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33章 百将争雄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自从昨天接到圣旨,夏侯淳就一直在思考这道难题。此刻被元本溪问到,他稍微思忖,进行作战会议的首次发言。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次南晋大兵压境,我朝全力以赴,双方已没有秘密可言。以正合,以奇胜,初期形势还不明朗,咱们只能先匹敌对手,遏制住他们进攻的锋芒。”

    元本溪没有说话。

    这些道理他怎会不懂,他想听的是具体战略部署。

    “敌方分三路进军,上路白启攻桐城方向,中路陈庆之取道濮阳,下路赵阔进犯长平。相应地,我军也应该分三路迎击。”

    夏侯淳躬身,不时以手指向地图上的几处关隘,有条不紊地阐述自己的计划。

    “跟早年交战不同,南晋这次偷渡骊江天险,而且已占领沿岸城池,可以说根基稳固。我军的思路应该是,不惜放弃部分城池为诱饵,诱敌方孤军深入,再借助地形优势剿灭他们!”

    另外四人默默听着,神色凝重。

    南北交锋,以往的主战场在骊江之上,以水战为主。但这次,南晋开战的时机巧妙,又有吴道梓里应外合,导致骊江一线失守,故而战火在北唐境内燃烧。

    形势空前严峻。

    夏侯淳看向女帝,温声说道:“作为主帅,臣理应率军去会会白袍。至于另外两路副将的人选,需请陛下钦定。”

    主帅之位确定下来,副将就容易筛选许多。毕竟,朝廷一旦启用某一方势力的将领,副将也应从该阵营里挑选,各路兵力才能配合呼应,避免发生各自为战、见死不救的内乱。

    夏侯淳出自兵家,由任真举荐,那么,另外两路大将也得如法炮制,不能再以儒家的人辅佐他。

    女帝沉默。

    这只是夏侯淳的个人看法,她未必会真的采纳,还要听过其他人的意见再做决定。

    元本溪淡漠说道:“以正合,是在双方旗鼓相当的情况下。你的部署平淡无奇,不会收到多少效果,因为对方很有耐心,而我们拖不起。”

    他没有点破,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不仅是因为粮食,更因为两朝国力已不对等,消耗战只会让步步为营的南晋进一步扩大优势。

    “而且,最近的情报你也收到了,南晋的两翼进攻很稳健,密切呼应,从不轻兵冒进,你想引诱他们深入,只怕是一厢情愿。”

    他面无表情地反驳夏侯淳,大战在即,根本无暇顾及对方的个人感受。

    “至于最致命的中路,更非嘴上说说这么简单。我不想打击你的信心,但是,千军万马避白袍,若没有布置精妙战法,你打不过他。”

    你打不过他。

    元本溪平静说着,夏侯淳平静听着,脸上看不出半点尴尬情绪。

    他知道,元本溪不并非刻意贬低他,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千军万马避白袍,陈庆之太可怕了。

    “所以,你只说对了一点,我们必须分兵迎战。”

    夏侯淳无言以对。

    元本溪话锋虽盛,表情却古井无波,继续说道:“我不出战,派谁去抵挡陈庆之,区别都不大。你的任务不是求胜,而是缓败。”

    换句话说,别输得太快。

    夏侯淳听懂了,用力点头,“我会尽可能拖住他,为另外两路争取时间。”

    女帝看着元本溪,终于开口,“所以,另外两人是谁?”

    以下驷对上驷,夏侯淳的任务固然艰巨,但那两位副将,才是这场浩大战争的主角。

    元本溪的部署,是想剑走偏锋,先打掉两翼,让陈庆之的中军孤立无援。

    面对女帝的询问,元本溪凝眉思索,没有立即点将。兹事体大,他其实也没想好。

    空气突然安静。

    萧铁伞望着地图,忽然说道:“白启的战法偏守,应该派个擅攻的大将去打他,才能压制住。”

    听到他的提议,女帝和元本溪对视一眼,都表示认可这个思路。

    “论攻城拔寨,非血侯闵染莫属,由他领兵前去最合适。只是……”

    话音戛然而止,元本溪转头,看向一直沉默的任真。

    夏侯淳是兵家代表,闵染也出自兵家。前不久,他被调离京城,此时还在西南边陲屯田,估计正憋着一肚子怨念。

    要把他调回京城,必须得保全女帝的颜面,以名正言顺的理由启用他。这份差使,当然得落在任真头上。

    任真会意,“我回去后立即写信,劝他抽空多读读四书五经,平心静气,顺便请缨出战。”

    女帝微微一笑,容颜无法倾城,但看起来很真诚,“像你这种没立场的人,能随心所欲地应变,反而比有立场更风生水起。”

    任真笑而不语。

    萧铁伞冷哼一声,将话题移开,“下路的情况相反,赵阔攻强守弱,若是碰上坚韧防御,被拖进泥潭里无法抽身,实力就会打折扣。”

    元本溪接话,“不错,敬侯李存啸,或者贞侯黎靖,都是合适的人选。”

    夏侯淳说道:“这么说的话,主攻点应该是闵染,要把最精锐的主力交给他。中下两路负责拖住,不能使对方赶去救援。”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要成功缠住陈庆之的主力大军,是很多将领想都不敢想的事。

    元本溪答道:“闵染有多大胜算,还要打过才知道。好在他那一路上,本就有十万守军,到时合兵一处,有充足的底气跟白启较量。”

    女帝点头。

    萧铁伞点头。

    夏侯淳点头。

    初步的作战部署就此确定。

    元本溪的眉关并未舒展,因为还有一道很大的难题没有解决。

    “我最担心的一点,还是在粮草押运方面。毕竟,敌方已经侵入境内,他们若派轻骑兵绕到后方,断绝我方粮道,局面会失去控制。”

    不止是他们,相信敌方也都了解,北唐受制于粮食危机,软肋尤为明显。只要骚扰粮道,再毁掉一部分粮草,北唐大军就会陷入绝境。

    萧铁伞嗓音沙哑,摩挲着手里的伞柄,“明知对方可能试图劫粮,攻击最薄弱的环节,咱们就得提前布置好。这位运粮官,会成为左右全局胜负的关键。”

    夏侯淳问道:“那么,谁来运粮?”

    ………………………………

    很多人可能没留意目录,这盘象棋里,车马象士将炮皆有特定的指代。

    这一章写完,“有百将争雄”,陈庆之等人呼之欲出。至于其他棋子对应的人物,大家都可以剖析猜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