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35章 红衣笑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京兆府尹,官拜正四品,虽然品秩不高,却是朝廷里极为特殊的存在。

    这一官位的职责在于,治理京畿地区,维护长安的秩序。如果放在今天,就相当于首都的市长,地位可见一斑。

    京官遍地走,能震慑住龙蛇混杂的京城,获得无数权贵认可,京兆尹绝不可能是庸碌卑微的小角色。

    女帝轻语道:“他来做什么?”

    她心生疑惑,吩咐宣莫问天进来。

    很快,一名穿大红官袍的中年男子迈步而入,朝女帝行礼,虽然低头躬身,魁梧身材仍然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女帝坐在书案后,笑道:“赐座。”

    任真见状,审视着莫问天的身形,暗暗诧异。

    区区四品京官,就享受到御前赐座的礼遇,实属罕见。这位京兆尹,果然很不一般。

    他正这样想着,莫问天抬起头,朝书案旁的另外几人行礼。

    “下官见过萧大人,二先生,小先生。”

    拱手看向任真时,莫问天嘴角微扬,看似是敷衍一笑,瞳眸里却掠过一抹隐晦难明的意味。

    任真心神一颤,盯着莫问天的非俗仪态,表情异常精彩。

    怎么会……是他!

    鲜艳红袍,锐利鹰眸,雪白长眉。

    京兆尹莫问天,正是他当初见过的红衣鹰首!

    他难以置信,红白紫黑,经略鹰视堂、侦查北境的莫鹰首,其明面上的身份竟是京城父母官!

    难怪莫鹰首能悄然蛰伏多年,既对北唐情报了如指掌,又从未招致怀疑和暴露。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原来他一直隐藏在北唐朝廷里。

    凭他的京兆尹身份,可以自由巡查长安,谁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任真对眼前的事实震撼无语。

    那夜去见绣绣姑娘,听她说出“莫鹰首真的姓莫”后,他只是隐隐预感到,或许鹰首跟豪族莫家之间有关联。

    未曾想,这两者岂止有关,还潜藏着如此惊人的真相。

    京兆尹不必早朝,若非任真今天刚好在场,不知还要被蒙在鼓里多久。

    女帝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误以为猜到其中缘由,解释道:“不必惊讶。若没有强大修为,莫大人如何镇得住京城这潭水?”

    莫问天境界高深,处在七境上品,关于这一点,不止是女帝,朝廷里的大人物都知道。

    他们对此从未生疑,是因为莫问天从小到大,都生活在长安,是土生土长的唐人。而他身后的莫家,底蕴悠久,是当年北唐开国的中坚力量之一。

    有如此强大的家世作掩护,他无疑很安全。作为京兆尹,他通吃京城黑白两道,又充分利用手里的鹰视堂,掌握着无数信息和资源,堪称京城一霸。

    女帝对他犹为忌惮,以至于每次召见他时,都会让萧铁伞或者元本溪暗中护卫,提防他图谋不轨。

    任真迅速回神,趁机佯装醒悟,“怪不得,莫大人刚一进来,我就有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他的气息幽深莫测,实在佩服!”

    莫问天坐到椅子上,笑容温和真诚,“多谢侯爷谬赞。不知为何,我一看到您,便觉得特别亲切,仿佛神交已久。”

    其他人不以为意,只当两人在客套寒暄。

    任真却是目光微凝,立即听懂这话的用意。莫问天分明在暗示他,自己已经知晓他的真面目。

    那晚在拍卖会上,任真编出一系列说辞,足以骗过无数人,却无法逃过莫鹰首的眼睛。毕竟,他一开始就知道,北归的剑圣是假的,那些说辞根本不成立。

    所以,他能猜到蔡酒诗也是假的,也就不奇怪。

    任真付之一笑,没再说话。

    彼此知根知底,等于互相要挟,也就不必担心对方泄密。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或许还能结成最密切的盟友,不用害怕背叛。

    女帝问道:“你有何急事?”

    莫问天答道:“昨天夜里,发生了两起命案。刑部侍郎廖青山,太常寺卿欧阳钦,都被杀死在自己家里。”

    “你说什么?!”

    在场几人闻言,都心脏一颤。

    一夜之间,两名朝廷大员遇刺身亡,此案传扬出去,足以轰动京师。是谁敢公然蔑视朝廷威严,犯下如此胆大包天的大案!

    女帝有些失神,或许是想到什么,脸色尤其苍白。

    元本溪眉头紧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沉声道:“你先把情况详细说一遍。”

    莫问天点头,“今天一大早,两位死者的家属去我的府衙报案,说他们老爷遭人谋杀,离奇地死在家中,夜里并无半点动静。”

    说这话时,他随意地瞥了任真一眼。他当然猜得到事情的真相。

    “臣当即赶往现场,勘察寻找破案线索。廖青山一案,现场没有任何异样。他被一刀封喉,毫无挣扎搏斗迹象,甚至面容平静,仿佛死在梦中。”

    被隐身透明的顾海棠杀死,死得稀里糊涂,能有机会反抗才怪。

    “倒是欧阳钦,虽然同样被割破喉咙,没能来得及反抗,但他的表情异常恐惧,应该是在临死前经历过某些可怕的事情。”

    任真默默听着,知道这是因为,顾海棠按照他的委托,试图从欧阳钦嘴里逼问出襄王血脉的线索,所以让对方多活了一会儿。

    御书房里气氛死寂。

    元本溪沉默片刻,分析道:“也就是说,刺客的实力或者手段很强大,让这两人无从察觉,无力反抗。”

    “不错。”

    莫问天又看任真一眼,继续说道:“现场没有其他线索,反倒是凶手本人,猖狂至极,在现场留下了两张字条。”

    诸人目光再次一震。

    刺杀朝廷命官还不罢休,居然敢留字示威,这个案子越来越扑朔迷离。

    莫问天从袖里取出字条,分别摊放在他们面前的书案上。

    “替天行道”

    “明净高悬”

    盯着这八个字,他们神色困惑,开始揣摩其中的深意。

    元本溪聪慧过人,他的脸色率先变了。

    紧接着,女帝的脸色也变了。

    然后是萧夜雨。

    这三人都是当年那两桩旧案的策划者,结合死者曾经的身份,他们很容易猜到真相。

    “替天行道”,里面藏着“天行”二字。

    “明净高悬”,故意写错的“明净”,是“澄”的意思,再加上后面的“高”字,正是襄王名讳。

    惩奸除恶,替天行道。

    天理昭彰,明镜高悬。

    显然,有人要来翻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