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38章 貌离神合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庸王府的马车一路呼啸,疾驰着冲出南城。

    车厢里坐着一名肥胖的中年男子。

    可惜却不是庸王本人。

    城外一条乡间小道上,穿粗布衫的高基搀扶着大腹便便的父亲,走得不急不缓。

    看他们行走的方向,应该是往南,而非北海所在的北。

    烈日炎炎,才走一小会儿,年轻力壮的高基,就已大汗淋漓,庸王反而气定神闲,那身赘肉没有令他感到燥热。

    高基抻了抻头上的斗笠,一路上喋喋不休,显然对父亲的选择极为不满。

    “我知道你怕死,但是这也太过头了!放着舒适的马车不坐,还要拉我一块步行,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看着高基愤懑的眼神,庸王哈哈一笑,本就细小的眼眸眯成一线,流露出宠溺之情。

    “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一些总是好的。你不了解那个女人,她可不管什么君无戏言,说不定中途就回过味来,再派人将咱爷俩拦回去。”

    不得不说,他的这个预判极其精确,而且很关键,挽留了父子俩的性命。

    此时,萧铁伞正御空南奔,气势汹汹,要亲自将他抓回去处刑。

    他俩走得匆匆,还不知道昨夜京城发生的杀人案,否则他们肯定吓得心惊肉跳,绝不敢在这节骨眼上,惹出畏罪潜逃的嫌疑。

    这件事巧就巧在时机。如果莫问天上朝,早一步禀报案情,那么他们就彻底跑不掉了。

    高基不以为意,讥笑道:“你整天忌惮那女人如何如何,她有那么可怕吗?或许是你太怕死,高估了对手的实力。”

    庸王伸出手指,抹着八字胡,认真地道:“你爹胆小,这是真的,那女人心狠手辣,也半点不假。若非如此,以你伯父的才智,当年也不会死在他手上。”

    “又来!”

    高基叹了口气,踢飞地上一块石子,无奈说道:“你怎么老是把高澄挂在嘴上?别跟我说手足情深,名门望族从来都不兴这套!”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斗,就有尔虞我诈。尤其是那些豪族内部,因为继承家业等一系列的纠纷,亲兄弟反目成仇的情形不胜枚举。

    更何况,还是冷酷的帝王家,在至高无上的权力诱惑面前,什么夫妻情,兄弟情,都只是假惺惺的冠冕堂皇而已。

    庸王也不反驳,悠悠说道:“前车之鉴,让人警醒。这些年,我时时刻刻想着高澄,就是在不断提醒自己,永远别活得太天真。”

    “嘁……”高基不屑地道:“你倒是不天真,问题是,你不觉得自己活得太窝囊么?”

    庸王唏嘘道:“我不算窝囊,他才窝囊。我们兄弟三人里,就数他最有才华,偏偏他又淡泊名利,追求什么虚名,结果倒好,不争的人成了逆贼,死不瞑目……”

    高基停下脚步,用力拍着父亲的肩膀,凛然说道:“无论造不造反,都会被那毒妇杀死,所以,咱们必须要反!”

    庸王不置可否,望向前方的群山,眼神深邃,仿佛已经看到千里之外。

    “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现在还没到揭竿而起的时候,撕破脸皮为时尚早。还是耐心等吧!”

    高基神情焦急,催促道:“你还要忍到何时?咱们已经安全逃离,接下来只要赶回南陵山,率领蓄养的甲士北上,趁着南北战乱,突袭长安,北海那群老家伙们见风使舵,自会遥相呼应,形成夹击之势,到时光复大业可成!”

    庸王嗤笑一声,没有收回视线,“你比高澄还天真。凭种云烟茶的三千死士,就想让天下响应,赢粮景从,你以为你是太祖再世?”

    高基哑然无语。

    庸王负手前行,“举世讨武,最大的关键不在于,谁来振臂一呼,而是如何掌控军队,攻城险地。”

    说到这里,他眼神嘲讽,“民心能值几文钱?你跟高澄一样,都太看重所谓的民心。老百姓只管自己饥饱,哪在乎谁坐江山?先得到天下,才有机会骗得民心!”

    高基闻言,沉默一会儿,不甘地道:“那得等到猴年马月?武家肯定不敢让咱们高家的人执掌兵权!”

    庸王神情渐冷,“那就让掌兵的人倒向咱们。”

    “谁?”

    “何必着急?咱们作壁上观,先等南北两朝打完这一仗再说。谁有本事击退敌军,军权就会落在谁手里。”

    高基若有所思,“经此一战,一些先前被罢黜的兵家将领重回军队,他们肯定心怀怨念,到时咱们应该大胆争取一番。”

    庸王侧身看着他,意味深长地道:“年轻人最缺乏眼力。换句话说,总是把复杂的事情想得简单,又把简单的事情想得复杂。”

    高基一怔,“什么意思?”

    庸王不想多做解释,叹息道:“今天早朝,你真是白去了。”

    高基语塞。

    每次见父亲认真起来时,他都莫名崇敬,甚至感到恐惧。

    庸王转而问道:“你确定自己没听错,蔡酒诗真说过云雾缭绕这个词?”

    高基用力点头,明白父亲为何关心这个,“不错,通过他的言谈举止,我敢肯定,他已经猜到真相了。”

    云烟茶得此名号,是因为茶树生长在云雾缭绕的山巅,终年汲取缥缈灵气。

    而南陵山意境空灵,四季清凉,正是种植云烟茶的绝佳之地,每年从这里运往京城云烟坊的茶叶不在少数。

    只要确定,云烟坊的真正主人是庸王,就能瞬间想明白,南陵山是庸王的秘密据点。

    他酷爱喝云烟茶,哪是因为消脂减肥,其实是在通过云烟坊,暗中经营南陵山的局势。

    他主动提出去南陵山,哪是因为不愿回北海,此举才是包藏杀机,为起兵谋反做准备。

    昨天下午,任真刚试探过云烟坊,看出破绽,所以很容易推测出真相。

    与之相应的,通过茶楼掌柜汇报,庸王知道任真去过云烟坊,也就等于知道,任真看破了云烟坊的幕后勾当。

    那么,任真还敢站出来,替他在女帝面前求情,放虎归山,就足以说明问题。

    “那个年轻人很有意思。可惜咱们仓皇逃离,不然,我一定要去会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