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42章 你们太菜,欣赏不来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袁天罡,听名字就知道,肯定也是袁家的心腹。显然,太学已经成了袁家的一言堂。

    袁天罡徐徐说道:“诸位想必知道,今年的会试规则有所变动。所以,今晚玲珑宴也实行合宴,先夺灯,后赋诗。”

    循着他抬手所指,众人仰头望去,只见在中空的塔内上方,大概是在第七层的高度处,一盏大红灯笼悬浮在那里,未被点亮。里面藏着的,就是这场盛宴的第一道题目。

    袁天罡抬起的手并没放下,继续说道:“想要夺灯的才俊,现在可以出列准备了。”

    下方人群闻言,顿时骚动,不少人冲进宴席间的空地,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帷帐后的贵宾席里,任真则拿起酒壶,从容斟满酒杯,期待着激烈争夺的开始。

    众目睽睽下,袁天罡的手猛然挥落,“开始!”

    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火石间,只见有七八道身影倏然暴涨,激射向上空,凌厉到难以置信,将反应稍迟钝的众人甩在后方。

    “快看,那是莫家的莫染衣!”

    “还有范东流!”

    “太学翘楚解三千,他果然也在那里!”

    下方响起阵阵惊呼。

    沉浸在紧张的氛围里,大家都莫名感到亢奋,仿佛自己也冲在前方,置身于强势碰撞中,心潮澎湃。

    这俨然成了一场百米飞人大战,而这些人,是真的在飞。

    第一梯队的领头羊们身手敏捷,赢在起跑线上,但并不意味着,只靠速度就能斩获胜利。

    玲珑塔雄伟高大,塔内空旷无物,有足够宽敞的空间,供他们在疾速攀升的同时,展开厮杀搏斗。

    当掠到第五层时,跟灯笼距离渐近,这些人心照不宣,几乎同时朝旁人出手,试图将竞争者打落下去。

    很多起跑稍慢的武修趁机赶上来,加入战局。

    轰、轰……

    强大的气浪在塔内掀起,人群昂首去看时,上空已乱战成一团。

    看情形,只要没展现出超群的实力,谁也别想浑水摸鱼,偷偷抢到灯笼,先拔头筹。

    观众们纷纷起身,哪有心思饮乐,都凝神仰视着上空,欣赏这场精彩的大乱斗。

    此时,崔鸣九侍立在任真身后,忍不住赞叹道:“他们真强!”

    夏侯霸情绪受到感染,闻言说道:“是啊,还好咱们有自知之明,没上去凑热闹,不然只会沦为别人的陪衬。”

    刚才先声夺人的那拨天才里,修为最弱的都在四境上品。

    而这两人还太年轻,一个二十三,一个十八,明显没到出人头地之时,现在强行出头,等于自取其辱。

    任真眼眸微眯,凝视空中那些闪转腾挪的身影,脸上没有多少震撼之意,反而怅然若失。

    在这群人里,修为最高的当属莫染衣,在五境上品,固然算是惊艳天才,但也得看跟谁比。若是拿来跟任真比较,自然算不了什么。

    任真如今的眼界,已不再停留在年轻人身上。

    他更期待看到的,是那些迈进六境的中年强者。他们修行多年,根基深厚,拥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在他们手里,境界修为才能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给敌人构成致命威胁。

    尤其是雄踞云榜前列的成名强者,哪个不是身经百战,栉风沐雨,才成就如今的排名和威望。

    实力跟天赋是两回事,同时身负这两种资本的人,都是真正的强者,也是任真必须重视的对手。

    可惜,仅从现在的局面来看,那些云榜强者似乎没来赴宴,只有一群富家子弟在酣斗。

    这让他有些意兴阑珊,感慨道:“我虽然跟你们同龄,然而身份实力摆在这里,更像是在看晚生后辈表演……”

    俩弟子哑然无语。

    他们看得情绪激荡的较量,却入不了老师的法眼,看来这代沟是真实存在的。

    任真继续说道:“不知你们有没有发现,以武力夺灯,这本应是兵家武修的强项,但是此刻出手的人里,却没有几人修炼刀剑。”

    崔鸣九闻言,再次留神观察,这才意识到,情况确实如此,于是说道:“北唐的剑修不计其数,他们这次没有露面,想必还是有所顾虑,担心朝廷随时变脸,再次镇压放逐兵家。真正有胆量应试的,也只有少数权贵子弟。”

    话音刚落,任真努了努嘴,笑道:“真让你说着了,看看那是谁……”

    崔鸣九望去,只见一名青衣少女持剑而入,虽然以轻纱笼面,但他还是隐约猜出了她的身份。

    “薛清舞?”

    任真点头,“你们二人是剑圣的弟子,才刚入门不久。那位薛姑娘,却追随剑圣五年,第一女天才的名号,不是白来的。”

    崔鸣九神情凛然,“听说她回京城后,修为陡增,即将迈进六境,着实厉害得紧。老师若是跟她交手,不知胜负几何?”

    任真不假思索,答道:“两成。”

    夏侯霸愕然,“这么低的胜算?老师是否太悲观了?”

    任真摇头,“我说的是她。”

    俩弟子同时沉默,嘴上不说什么,心里都充满怀疑,暗道:“你这么厉害,咋不上天呢?”

    任真知道他们不信,也不打算解释,只希望以后能有机会,跟薛清舞当众交手,验证一下自己是否高估了她。

    三人说话的功夫,上空的夺灯大战已经分出胜负,最终,是修为更高的莫染衣眼疾手快,惊险地抢到灯笼。

    再稍晚片刻,或许获胜的就不再是他,而是范东流。

    尘埃落定后,其他人纷纷落回一楼。莫染衣则站在二楼,当众从灯笼里取出木牌。

    木牌上写着的,正是这一轮赋诗的要求。

    他还没念出口,袁天罡便走出来,抢先说道:“诸位饱读诗书,寒窗多年,以前都写过或看过不少诗词。但玲珑宴考察大家的敏捷才思,不允许拾人牙慧,所以,稍后你们吟出诗作,如果被他人道破出处,不仅判作无效,而且会被剥夺入席资格。”

    人群连忙应声称是。

    任真听到这条规则,不禁嗤然一笑,腹诽道:“我只是不想参加而已,否则随便照搬几十首诗词,你们能知道谁是李太白,谁是杜工部?”

    这时,莫染衣念道:“第一轮的题目是,咏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