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43章 吹水党的锋芒(上)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很多文人才华横溢,能即兴当场赋诗,率性发挥,这不算很罕见。

    但如果由别人命题,而且刻意出冷僻的题目,再想出口成章,其难度就会爆炸性增长。要想再写出脍炙人口的名篇,非天纵奇才不能为。

    古有曹植七步成诗,回应兄长的咄咄相逼,为万代传颂,今天这场玲珑盛宴上,是否会诞生那样的千古名诗?

    莫染衣念出题目后,在场的所有才子都搜肠刮肚,绞尽脑汁,在腹中构思酝酿诗作,各自脸色凝重。

    第一道题目很难,恰好出在大家吟诗的盲点里。

    众所周知,当代北唐儒剑争锋,文人儒生素来对剑道不屑一顾,平时吟诗作对,他们的注意力往往不放在剑上,更热忱于那些风花雪月。所以,想要套用以前的旧作,几乎不可能。

    在这种比拼速度的关键场合,又出现冷门题目,难度可想而知。偌大玲珑宴,此时鸦雀无声,大家凝眉沉思,气氛变得愈发紧张。

    任真安然高坐,自顾饮酒,仿佛置身事外。

    崔鸣九不通诗文之道,百无聊赖,见老师如此怡然自得,忍不住问道:“老师,您是否已得妙笔?”

    话刚说完,夏侯霸冷哼一声,驳斥道:“这话是你该问的?老师身为主考官,岂会落了下乘,屈尊跟一群晚辈后生争强斗胜!”

    他为人圆滑世故,情商明显比崔鸣九高。他虽然也想知道答案,但清楚这样发问,会将任真置于难堪的境地。

    若是胸有成竹倒也罢,否则,无异于逼老师承认,自己腹里没有多少墨水。

    任真淡淡一笑,并没有觉得尴尬,反而更欣赏崔鸣九的直率性情,说道:“我儒剑同修,终日以诗酒剑为伴,难道会写不出区区几首吟剑的诗来?”

    夏侯霸闻言,眼眸豁亮,吹捧道:“题目刚出,老师就已成诗,不愧是儒圣嫡传,果然才气盖世!”

    崔鸣九微微皱眉,对夏侯霸的谄媚姿态感到反感,不过还是喜形于色,“反正还未公开身份,老师何不隔着帷帐吟诵出来,让世人都惊叹于您的敏捷才思!”

    任真笑着摇头,“还是算了。”

    夏侯霸见状,深深看崔鸣九一眼,眼神嘲讽,心道:“真是愚不可及!老师碍于颜面,吹吹牛而已,你何必非要拆穿他的谎言,惹他恼羞成怒。”

    崔鸣九心性纯良,哪有他这么多丑陋心思,正欲再说话,任真抢先问道:“莫染衣抢到灯笼,已经登上二楼,难道下一轮比试时,他会从二楼起跳,比大家领先一步?”

    夏侯霸以为他是在引开话题,急忙答道:“那倒不是。每轮吟诗的时间较长,在此期间,大家可以停在各自楼层里歇息。但下一轮开始时,公平起见,所有人必须都回一楼。”

    任真恍然点头,若有所思,“为了减少上下楼的麻烦,参与者是否可以始终留在一楼,只是让自己的位次朝上移动?”

    “当然可以,”夏侯霸意外于他的问题,“才子们争芳斗艳,只为脱颖而出,扬名立万,谁会在意是否真能登上顶楼?宴席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比试。”

    任真释然,拊掌一笑,说道:“那就好办了。不如这样,你俩一直留在我身边,我在幕后作诗,你们出面吟诗登楼,如何?”

    “这……”

    崔鸣九和夏侯霸闻言,俱是一怔,没想到会有这么奇葩的提议。

    “我不便出面,跟一群晚辈争较长短,但是我的门生,总不能甘于人后,躲在幕后怯不敢战吧?既是儒剑同修,就得拿出真才实学,而非徒有虚名,为师可丢不起这面子。”

    任真语重心长,认真地看向两人,颇有师长仪表,心里却打着算盘。

    “今夜我帮这俩人作弊,让他们一夜成名,朝试时再稍微关照一番,世人也没话说。过后,师徒名份就顺理成章,省得引起非议,被人怀疑我跟两家暗中勾结。”

    夏侯霸听懂了,老师是在刻意提携自己,为新崛起的吹水党树立威名,又岂有拒绝之理,惊喜地道:“老师愿意成全,学生感激不尽,日后必定……”

    任真打断他的套话,爽快地道:“就这么说定了。”

    见崔鸣九还犹疑不定,他狠狠瞪一眼,说道:“小崔,你要听好了。”

    崔鸣九反应过来,急忙躬身垂首,聆听老师的赐诗。

    “我有昆吾剑,求趋夫子庭。白虹时切玉,紫气夜干星。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倚天持报国,画地取雄名!”

    这首诗当然非任真所作,作者是唐代的李峤。身在异世,他信手拈来,无须担心被其他人识破。

    崔鸣九拜谢,由衷赞叹道:“此诗豪气干云,如利剑出鞘,酣畅淋漓,实在是绝妙!老师大才,学生佩服得五体投地!”

    任真被夸得不自在,摆了摆手,“废话少说,赶紧出去吧!”

    崔鸣九转身,正欲撩起帷帐,迈步而出,目光忽然一颤。恰在此时,场外宴席间,有人捷足先登,开始当众吟诗。

    也就是说,第一个吟诗的登楼人已经诞生。接下来,只有作出两首,才有资格登楼。

    崔鸣九转过身,朝任真摊了摊手,沮丧之情溢于言表。

    “不碍事,”任真笑道:“为师最擅长的就是赋诗填词,不过是再多一首而已,不在话下。若非如此,我岂敢让你俩出头!”

    崔鸣九咋舌,感到难以置信,“真的?”

    “宝剑出昆吾,龟龙夹采珠。五精初献术,千户竞沦都。匣气冲牛斗,山形转辘轳。欲知天下贵,持此问风胡!”

    任真朱唇轻启,娓娓道出,随口又念出一首诗,一气呵成,没有经过丝毫的停滞和思考。

    崔鸣九目光一僵,震撼之情无以复加。

    如果说,第一首诗是任真才思敏捷,临场一蹴而就,那么这第二首没有半点酝酿的时间,除了提前写出以外,崔鸣九想不出别的可能性。

    夏侯霸此时也感到惭愧。

    刚才他还在妄自踹度,老师明明写不出诗,却强撑颜面,转移话题,没想到,老师不仅出口成诗,胸中更藏着深不可测的才华。

    现在他信了,任真真能凭一人之才,帮他们俩同时吟诗登楼。

    任真对此不以为意,只当是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边抬手拿起西瓜,一边头也不抬地道:“去吧,小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