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44章 吹水党的锋芒(下)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崔鸣九推帐而出,走到场地中间,在无数炽热目光的注视下,微微一笑,神采飞扬,“清河崔鸣九,有两首拙作,请在座诸兄赐教。”

    此言一出,席间顿时喧哗四起,大家脸上浮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第一个人吟诗刚结束,崔鸣九就立即作出两首,紧随其后,这反应速度也太夸张了吧!

    崔鸣九清了清嗓子,环顾四周,趁着脑海里的记忆还未消散,朗声吟诵起出来。

    “我有昆吾剑,求趋夫子庭……”

    “宝剑出昆吾,龟龙夹采珠……”

    两首诗,赞颂的都是同一把剑,再从同一人嘴里念出,前后呼应,天衣无缝,自然不会惹人怀疑。

    吟咏完毕,满座皆寂,人群无不动容。

    他们本以为,匆忙之中,崔鸣九临时吟出两首诗,其韵律和意蕴必定都很牵强,谈不上文采可言。

    但从他口中诵出的这两首,大气磅礴,豪迈胸襟尽显,字句见流露着大家之风,不仅不是仓促应付的打油诗,反而是堪称惊艳的上乘佳作!

    须臾过后,人群从回味里缓过来,纷纷交口称赞,“好诗!”

    崔鸣九一鸣惊人,博得满堂彩。

    有些人认识崔鸣九,知道他是清河崔家的二公子,心里的惊叹之情愈浓,还以为他是真人不露相,将满腔才学深藏在腹里,专为今日诗惊四座,扬名京城。

    崔鸣九满面春风,向在座诸位行礼致意,心里美滋滋地想着,老师真是神通广大,傍到如此强势的靠山,自己何愁不会功成名就,成为人生赢家!

    满座赞美声里,一道沙哑话音忽然传出,格外刺耳,“哼,区区两首粗俗小诗,难登大雅之堂,诸位何必大惊小怪?”

    此言一出,立即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崔鸣九循声望去,只见一名锦衣书生,手摇折扇,从一方帷帐里走出,神情倨傲。

    “杨德祖……”

    崔鸣九眼眸微眯,迅速认出这人。

    太学有弟子三千,其中不乏饱学之士,杨德祖便是翘楚之一,在年轻一辈里久负才名。他的确才思敏捷,以恃才傲物著称,此时站出来叫板,莫非也有诗作写成?

    “杨德祖是第三个出列的人,他得一下子念出三首才行啊!”

    人群这样想着,不禁变得期待起来。有对立,有博弈,这场斗诗宴就会更加精彩。

    杨德祖昂首挺胸,撩着袍裾走到场地间,傲然道:“杨某不才,有诗三首,是否胜过崔兄,还请诸位听好了!”

    吟诗三首,已经够出风头,但杨德祖胸襟狭隘,对此并不满足,他素来迷恋虚名,岂容别人在他面前收获夸赞,故而非要踩崔鸣九一脚。

    崔鸣九眉头一皱,对此人的傲慢举止极为憎恶,恨不得立即再念四首,扳回一城,方能出这口恶气。

    便在这时,他的余光扫过一旁,看见夏侯霸从帐后走出,正朝他点头。他迅速会意,便不再逗留,走回帷帐后。

    帐子里,任真正浅斟低吟,对外面的情形浑不在意。

    崔鸣九有些不安,躬身问道:“老师,您能顶过这一阵吗?夏侯霸再想出头,就得赋诗四首了!”

    “四首?”任真欣赏着手里的白玉酒杯,喃喃地道:“很多吗?”

    外界,夏侯霸的清亮话音响起,在塔内回荡。

    “在下夏侯霸,幸会诸位俊杰,今夜也想吟诗四首,以襄盛宴!”

    惊呼声骤起,如潮般袭遍全场,达到前所未有的**。

    崔鸣九瞠目结舌,呆滞地盯着饮酒的任真,仿佛看到天神下凡,“老师真乃神人也!”

    他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外界观众只是听到连写四首,便惊为天人,又岂知这前后六首,皆是出自一人手笔,这才是真正的盖世奇才!

    “古剑诚难屈,精明有所从……”

    “龙剑昔未发,泥沙相晦藏……”

    “闻君得折剑,一片雄心起……”

    “拔剑绕残樽,歌终便出门……”

    场外,夏侯霸按剑长吟,慷慨激昂,抑扬顿挫。

    幕后,任真自斟自饮,自得其乐,畅然自足。

    “这小子的记忆力虽不错,也还是背错了不少地方。好在这种场合下,旁听者来不及深究,有点瑕疵倒无所谓。”

    这些牢骚,他当然在肚子里嘀咕,不会在崔鸣九面前说破。中华上下五千年,名诗绝句不计其数,随便搬出几十首,就足以碾压外面这一撮见识短浅的青年。

    他不担心自己词穷,只怕对手不够强,变成他一个人的唱诗会,就索然无味了。

    棋逢对手,方能成就千古名局。好在天公作美,没有令任真失望,给他安排了一群并不强大、但有备而来的对手。

    今夜的玲珑宴,注定永垂青史。

    当赞叹声此起彼伏,从四面八方涌向夏侯霸时,另一方的青色帷帐后,一名白衣秀士健步走出,气度雍容不凡。

    “我听说,夏侯老弟修剑,去年还曾拜入云遥宗门下,何时变得如此才华横溢,弹指间便吟出四首佳作,真叫人叹为观止!”

    白衣秀士走到夏侯霸面前,谈吐温文尔雅,但说到“云遥宗”时,却刻意提高了话音,透着讽刺意味。

    夏侯霸强行破境,导致修为尽失,此事早已传遍京城,沦为贵族圈里的笑柄。原先天赋耀眼的他,跌落凡尘后,遭受无尽羞辱。

    此人含沙射影,当众提起云遥宗的旧事,分明是要打压夏侯霸的势头。而且,他道破了很关键的一点,夏侯霸以前修剑,众所周知,此刻却吟诗如泼水,这里面恐怕另有名堂。

    众人闻言,若有所思,都听出此人话里的猫腻,转而望向夏侯霸,看他该如何解释。

    夏侯霸神情淡漠,说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离开云遥宗时,我的剑道修为虽然丧失,但也给了我一次重新修行的机会。现在,我已经转而修儒,准确地说,是儒剑同修。”

    他眨了眨眼,打量着白衣秀士,激将道:“何晏兄,难道这样做有问题?”

    他顺水推舟,将话题引到儒剑同修上,给何晏挖下陷阱。对方若是继续在这方面追究,就等于否定吹水侯的主张,踢到一块最硬的铁板上。

    同时,他的确没说谎,为了攀附任真的势力,他最近在努力研习儒家经典,争取成为名副其实的吹水党。

    借着玲珑宴,他恰到好处地泄露自己的立场,多少存着些耀武扬威的心思。

    何晏不是傻子,看出话里的玄机,温和说道:“既是儒剑同修,当然没问题,难怪老弟学问大为精进,让人刮目相看。”

    夏侯霸见他认怂,冷哼一声,没再说话。

    不料何晏并没打算就此收场,而是转身扫视向宴席间的众人,笑道:“儒剑同修固然精妙,不过,论诗文之道,当然还是专心治学的儒修更精通一些。作为太学弟子,小生不妨献丑,试试能否写出五首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