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45章 太学的伎俩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全场鸦雀无声,众人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五首?看这架势,真能把写诗当成拔萝卜一样,想拔几根就拔几根,都不用动脑子的么?

    谁也无法预想到,在夏侯霸一口气连吟四首之后,居然还有人敢出来叫板,令玲珑宴的首轮斗诗就达到如此夸张的地步。

    包括夏侯霸在内,所有人愕然盯着何晏,看他如何兑现自己的豪言。

    何晏满面春风,“我们这些心无旁骛的儒家弟子,怎能输给三心二意的半吊子?诸位且听我吟来!”

    夏侯霸闻言,神情剧变。他敏锐机警,隐隐意识到,何晏的话里另有玄机,似乎不仅冲着他本人,更是在讽刺任真推崇的儒剑同修。

    何晏脸上泛着笑意,开始了他的表演。

    帷帐后,任真侧坐在食案旁,一手托腮,另一只手把玩着玉杯,目光则刺射向帐外,心思在疾速运转着。

    “在限定内容的前提下,世上无人能临场作出五首诗。何晏念的这些诗,肯定是事先写好的。他既不像我一样,是穿越而来,拥有前世的丰富学识,又非钟情于剑,为何会准备好这么多咏剑的诗?”

    任真陷入沉思。他不相信,何晏真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从对方刚才春风得意的表情来看,这里面一定藏着某些名堂。

    “既是有备而来,莫非……他早就知道题目,提前做好了准备?”

    想到这种可能性,他眼眸一亮,“主持玲珑宴的是太学博士,负责今晚的出题,他若想关照太学弟子,事先泄题给何晏,合情合理。如此一来,门生大出风头,太学一脉也会脸上增光。”

    至此,任真豁然开朗,渐渐推测出事情的真相。

    “若在往年,朝试主考官由京城名儒担任,那些人老于世故,跟权贵势力牵涉太深,很容易被疏通关节,所以考生们犯不着对玲珑宴作手脚,承担日后被无情拆穿的风险。”

    任真思绪急转,盯着场间滔滔不绝的何晏,眸光湛湛。

    “但今年不同,西陵党看得清形势,恐怕猜到我要培植党羽,不会卖给他们面子。所以,他们想借玲珑宴,提前宣扬门生的才名,到时候,我便不敢无视公论,让这些人名落孙山,跌出榜单。”

    杨德祖和何晏都出自太学,太学以袁白眉为首,所以,太学的幕后其实是西陵党。面对咏剑这种冷僻题目,他们露出成竹在胸的姿态,显然早就串通一气,来演这场戏而已。

    刚才夏侯霸挑明立场,不仅没有吓退何晏,更让对方看到立威的机会,想胜过夏侯霸,趁机证明他们才是儒学正统,而吹水党只是“三心二意的半吊子”。

    主意是好主意,可惜,用得有点太急了。

    想通所有关节后,任真侧身看向神色焦急的崔鸣九,鼓励道:“有老师在,今夜绝不会输。不就是六首诗么,包在我身上!”

    “真的?”崔鸣九半信半疑。

    那毕竟是六首诗啊,在场的众多才子,连一首诗都还没写出来,任真就一口气吐出这么多锦绣诗篇,接下来还要再做六首,这真的现实吗?

    任真笑道:“不必惊慌,用心记好就是。”

    说罢,他开始向崔鸣九传授诗句。

    宴席间,何晏顾盼神飞,声情并茂地吟咏着诗作,心里则懊恼不已。

    确如任真所料,他收到太学泄露的题目后,便连夜召集家里的长辈,绞尽脑汁共写出十首诗,又费力记忆下来。

    他原想着,凭借手头充足的存货,今夜必会连连告捷,一口气登上两三层楼,俯瞰群雄。谁想到,居然有人能连写四首,逼得他被迫现身,倾出五首,才艰难登上一层。

    早知如此,他哪还顾得上担心露馅,绝对一开始就锋芒毕露,抢先登楼。

    现在倒好,剩下的五首诗已经废弃,毕竟下一个登楼者要连作六首,即使无人跟他匹敌,他尚缺一首,也甭想更上一层楼。

    五首诗念起来并不容易,他边想边念,一句一顿,完全念完时,半柱香的功夫已经过去。而在另一边的帷帐里,崔鸣九也在争分夺秒地背诗。

    何晏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转身看向夏侯霸,眼神里充满挑衅意味,“五首诗毕,侥幸胜过夏侯老弟一头。我猜,你很不服气吧?”

    夏侯霸脸色冷峻,却又无法反驳,心里暗暗祈祷着,蔡老师,你可千万别江郎才尽啊,这一仗咱们不能输!

    何晏嗤笑道:“还是一心攻读圣贤书吧!儒剑同修,说穿了就是学业不精,吹水侯能做到,莫非你以为,你也是他那样的天才?”

    这话既在恭维任真,又不耽误贬低儒剑同修,是想警告所有儒生,别被任真的主张蒙骗,可谓用心歹毒。

    夏侯霸反唇相讥,“你有什么好神气的?从不修剑的人,反而能一口气连写五首咏剑诗。我很怀疑,你是剑道的叛逆余孽,一直做贼心虚,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

    “你……”何晏怒气上涌,寒声说道:“是非自有公论,我不跟你胡搅蛮缠。要是不服气,那就作出六首诗来!”

    夏侯霸哑口无言。

    何晏的叫嚣还在塔里回荡。

    此时,崔鸣九迈步而出,回敬道:“你有什么好神气的?不就是六首诗么,我们今夜奉陪到底!”

    何晏脸上的傲慢表情陡然凝固,看着负手走来的崔鸣九,不知如何是好。

    夏侯霸则松了口气,激动得险些泪奔,老师,你特么太牛逼了!

    所有人注视着场间,震撼无言。

    何晏代表的太学正统,跟任真奉行的儒剑同修,两方借助斗诗,展开正面交锋,**迭起,攀升至连赋六首,堪称历年玲珑宴之最!

    崔鸣九冷冷瞥视一眼,生怕强记的诗句会突然忘掉,不敢再跟何晏斗嘴,径直吟诵起来。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

    “宝剑不可得,相逢几许难……”

    “灵剑经年匣,决云谁为高……”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崔鸣九闭目而吟,嗓音连绵,这最后一首《侠客行》,写的不仅是剑,字里行间更透着剑客的一腔豪气。仗剑而行,任侠使气,其精神饱满,每一字仿佛都蕴藏锋利剑气,震荡人心!

    任真最喜欢的是这首,崔鸣九刚才听到这首时,也深深沉醉在它的豪迈意境里。这正是无数剑修毕生追求的精神境界所在。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正当他徜徉其中,纵情长吟时,旁边宴席里,有人勃然而起,大声斥责道:“这首诗不是你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