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46章 故人来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这一声怒斥,如惊雷炸裂,打断了崔鸣九的吟诵,将所有人的视线吸引过来。

    只见一名年轻书生拍案而起,阔步走向场间,朝崔鸣九瞋目而视。

    他峨冠博带,器宇轩昂,看起来很有气度,不知为何,他的清逸眉眼间流露出一股怒意。

    崔鸣九神色微慌,这首诗确实不是他做的,难免会有点心虚。但在这种场合下,势成骑虎,他断然不能老实坦白,将幕后的老师供出来。

    “阁下是何人?为何出言不逊,污蔑我的清白?”

    他很困惑,这首诗是任真刚才当面相授,没有外人在场,这书生是如何识破的?难道,《侠客行》并非老师所作,他也是抄袭别人的不成?

    一想到这点,他心里忐忑不安,虽然不愿接受,但隐隐感觉到,真相或许正是如此,否则,如何解释老师能不假思索,赋诗如流?

    何晏见状,喜出望外,对突然闯出来的书生点头示意,笑眯眯地道:“师弟果然博学,竟连这么冷僻的诗篇都曾读过,愚兄实在钦佩!”

    他以为,《侠客行》出自某部名不见经传的冷僻诗集,鲜有人知,故而被崔鸣九盗用后,在座众人都无从察觉,幸亏有师弟博学多识,站出来指证。

    崔鸣九沉默,心里陷入绝望。此人被何晏称作师弟,肯定又是太学的门生,要是当众道破出处,真相大白,那么自己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老师抄诗帮我扬名,想不到,竟落得如此下场……”

    他没猜错,任真的诗确实是抄的,却非抄袭这世间任何人的作品,而是源于另外一片大陆上那个叫做李太白的谪仙人。在这片大陆上,断然不可能出现作品完全雷同的情形。

    既然如此,这书生又何以断定,此诗是抄袭他人呢?

    难道他也是穿越而来?

    那是不可能的。

    帷帐后,任真面带苦笑,凝视着外面那个怒气冲冲的书生,无奈地叹了口气,“原来你也在这里……”

    这时,只听那书生愤然说道:“诸位有所不知,这首诗的作者,是我的同窗好友,也就是如今的儒家小先生,蔡酒诗!我曾当面听他吟诵过此诗!”

    话音刚落,满座哗然。

    在众人看来,真相实在太意外了,此诗的作者居然是吹水侯!

    场间另一侧,崔鸣九却是傻了眼。苍了个天的,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啊!

    “我就是受老师所托,站出来念诗,你又替他打抱不平,以为我在剽窃他的智慧,这特么算哪门子事!”

    他恨不得冲上去揪住书生,暴打一顿。

    夏侯霸站在任真身后,同样哭笑不得,问道:“老师,那人真是您的朋友?”

    任真一脸沮丧,点头说道:“不错,他叫付俊杰,是我在西陵书院的师兄。以前,我经常骑牛卖酒,有次喝到兴起,在他面前念过这首诗。想不到,他居然记住了!”

    当初,他刚顶替真正的蔡酒诗,混进桃山,借着酒意吟诵此诗时,路过付俊杰所在的梅园旁,还受到对方的一顿盛赞。(第77章,走牛观花)

    他清晰地记得,当时付俊杰还开玩笑说,要拾他牙慧,拿这首诗充当自己的大作传扬出去。

    没想到,一语成谶。付俊杰进京赶考,今夜恰好在场,见到有人偷诗,这叫他如何不愤怒,义愤填膺地站出来,替好友讨回公道。

    于是,酿成了现在这场闹剧。

    付俊杰不明就里,盯着欲哭无泪的崔鸣九,怒斥道:“连侯爷的诗作都敢公然抄袭,简直胆大包天!你休想抵赖,现在就跟我去找他对质,真伪自现!”

    何晏幸灾乐祸,趁机发难,“既是抄袭侯爷的大作,不能算数,按玲珑宴的规矩,理应取消蔡酒诗的资格!付师弟,你快带他去见吹水侯吧!”

    他心里窃喜,腹诽道:“抄袭抄到自家人头上,反倒被外人识破,吹水党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席间众人纷纷出言声讨,斥责崔鸣九的卑劣行径,要将他赶出玲珑塔。

    “这……”

    崔鸣九进退两难,情知付俊杰的本意并不坏,但在这种时候站出来搅局,无疑是在为西陵党推波助澜,偏偏自己又无力反驳,毕竟他说的是事实。

    形势发展到如此地步,已不是他能摆平的。

    此时,一道淡漠话音幽幽飘出,令众人心头一震,“对质就不必了,本人就在这里。”

    大家循声望去,只见任真掀开帷帐,走了出来。

    这一刻,所有人心脏抽搐,脸上都浮出异常精彩的表情。这场晚宴为朝试考生准备,结果主考官也来到这里!

    僵滞片刻后,他们总算缓缓过神来,陆续起身行礼。

    “晚生拜见蔡侯爷!”

    偌大玲珑塔里,回荡着同样的声音,震撼人心。

    任真漫步在躬身的人群间,负手走向场地中央,说道:“本来我不想现身,破坏诸位的兴致。但是涉及到一名考生的名誉,本侯不得不出面说两句。”

    全场寂静,无人敢出言回应,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崔鸣九和夏侯霸两人,刚才都坐在那方雅间,此时吹水侯又从里面走出来,很显然,他们三人是一伙儿的。既然同行,当事人都在场,还谈什么抄不抄袭?

    任真走到付俊杰面前,眼里带着会心的笑意,“付师兄,许久不见,没想到你依然记得这首诗,师弟心里很是感动。”

    付俊杰连忙行礼,同样面带笑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如今您已是小师叔,不可再如此称呼我。咱们西陵,这次来了不少你的熟人。”

    说着,他朝宴席一隅招手,数名青年迅速起身,朝任真颔首示意。

    为首那人高大健硕,威风凛凛,正是当初格竹的卓尔。

    赵千秋死后,他被放了出来,眼前换上鲜亮衣衫,穿戴整齐,浑身透着逼人的英气。

    旁边的冷雪、蓝玉等人,任真先前也都见过,算是旧相识。

    而在卓尔身旁,赵香炉一身白衣如雪,跟任真隔空对视,笑意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