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47章 吹皱一池春水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他乡遇故知,虽然以前谈不上交情,再次看到西陵这些人,任真还是感到莫名亲切。

    若非成为小先生,可以自立门户,按他最初的计划,此时应该跟这些人并肩而立,站在西陵党的旗帜下才对。

    可惜,世事难料,双方的立场已针锋相对。

    任真收起感慨,环顾四周宴席上的才俊,淡然道:“崔鸣九并未抄诗,确是原作者无疑。我跟他早有旧交,以前从他那里听过此诗,颇为喜爱,后来饮酒正酣,即兴在付俊杰面前吟诵出来。不想言者无意,听者有心,造成了刚才的误会。”

    说到这里,他转身打量着何晏,“事实就是这样,你可有异议?”

    何晏脸色一僵,面对任真古井无波的眼神,有些茫然无措,只好答道:“既是侯爷亲口所述,学生岂敢放肆置喙?”

    双方虽处敌对阵营,但地位差距太过悬殊,以何晏的太学弟子身份,根本没资格跟任真叫板,明知是党争之敌,他也不敢当面冒犯,只能退避锋芒。

    任真的现身,将西陵党打了个措手不及。毕竟谁能想到,他会亲赴玲珑宴。

    出头的何晏都没异议,其他青年岂敢多言,蠢到顶撞主考官的份上,场间立时寂静,气氛有些冷清。

    任真自知,既然被迫公开身份,就没必要留在这里,让所有人都不自在。众目睽睽下,再想帮两名弟子登楼,容易被人看穿,反倒自讨没趣,还不如见好就收,顺势离开。

    “我跟在座诸位,其实都是同龄人,只是身份略有不同。本想着凑凑热闹,免得年纪轻轻,就老气横秋,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抱歉,我就不打扰大家的雅兴了!”

    他神态温和,抱拳行礼,这几句话也说得诚挚恳切,没有丝毫公侯架子,传到众人耳里,说不出的舒服。

    众人纷纷起身,为吹水侯送别。

    任真走向门外,崔鸣九和夏侯霸见状,立即跟上去。

    便在这时,楼上传来一道不阴不阳的话音,“侯爷鲜衣怒马,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出席这种年轻人的聚会,再合适不过,何必匆匆离去?”

    任真闻言,转身望向二楼,说话的正是太学博士,袁天罡。

    袁天罡嘴噙笑意,眼神不善,挑衅道:“随你前来的这两名青年,都才华横溢,惊艳四座。您是儒家小先生,又是主考官,必不会输给两名随从,何不让这些后辈大开眼界,一睹您的才华!”

    这几句话的用意歹毒,句句堵住任真的退路,想把任真留下来,看他在众人面前颜面扫地。

    “对对,”何晏迅速反应过来,此时正是让任真出丑的良机,恭谨地道:“侯爷是这一届考生的座师,难得今夜相见,您若不题几首佳作,就此匆匆离去,会令学子们失望,以为您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放肆!”袁天罡大喝一声,假装怒斥,教训道:“侯爷深得圣人嫡传,自是名副其实的奇才,哪轮得到你来质疑!你如此胡言,难道还想讽刺侯爷华而不实,是个绣花枕头?”

    这两人一唱一和,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无非是想逼任真自证清白,留下来继续参与玲珑宴。

    如果任真不肯就范,选择扬长而去,等于印证了这两人的嘲讽,自己真是胸无点墨的草莽,不过凭借身份忝居高位而已,不能让人心悦诚服。

    任真何等精明,哪会看不透这点小花招,不由玩味一笑,顺水推舟,“袁大人既如此说,本侯便无顾虑,留下来继续宴饮便是。不过,诸位切莫顾忌我的身份,变得束手束脚。”

    他心里则冷笑不止,“我本来只想捧红弟子,没打算亲自装逼,既然你们非逼我出手,那就让你们见识见识,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

    于是,他率领俩弟子返回席位,这次没再放下帷帐,而是公然对饮。

    其他人看在眼里,不禁生出许多期待,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这边。他们很想目睹,吹水侯究竟会如何回应嘲讽质疑。

    作为师长,莫非他的才思真能胜过连赋六首的崔鸣九?

    宴席另一侧,赵香炉忧心忡忡,替任真捏了把汗。她看得出来,太学这群人有备而来,分明是想趁机羞辱任真。任真浑然不知,还敢留下来,多半会招架不住。

    身旁的付俊杰洒然一笑,把她的忧色看在眼里,宽慰道:“你就放心吧!若论诗文之道,这世上无人能胜过小师叔!”

    当初在格梅之时,他便领教过任真出口成诗的恐怖造诣,故而对此充满信心。他甚至已经猜到,那首《侠客行》很可能就是任真写的,只不过传诵给崔鸣九而已。

    这时,袁天罡站在二楼,说道:“第一轮咏剑,就到此为止。接下来是第二轮,侯爷难得有雅兴,不妨一试。”

    在高空处,又有一盏灯笼飘出。

    任真泰然自若,心道:“自我进京以来,从未当众出手过,就凭你们这群渣渣,还没那么大的面子。这盏灯笼,你们随便抢去吧!”

    随着袁天罡一声令下,无数人激射向上空,再次展开激烈的角逐。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鉴于第一轮获胜的是莫染衣,大家都心照不宣,无形中达成一种默契,先把莫染衣围困住再说。

    所以这一轮,他没能脱颖而出,最终抢到灯笼,再上一层楼的人是薛清舞。

    截至目前,处在第三楼的只有崔鸣九,第二楼的则有莫染衣、陆子涵、夏侯霸、杨德祖、何晏和薛清舞,共六人。

    薛清舞取出灯笼里的木牌,定睛一看,神情变得古怪起来。

    “第二轮斗诗,要求大家写闺怨诗。”

    “什么?”众人闻言,目光俱是一颤,“要不要这么开玩笑,前来应试的大都是男子,年纪轻轻的,怎么能写得出闺怨诗!”

    闺怨诗,顾名思义,主要抒写古代民间弃妇和思妇的忧伤,或者少女怀春、思念情人的感情,这类诗的风格幽怨凄婉,基本都是女子所作。

    让男子写闺怨诗,可以说是难度相当之大了。

    震惊过后,大家都保持沉默,不仅是因为陷入沉默,更有些沮丧。不少人准备放弃这坑爹的一轮,等待后续厮杀。

    这时候,任真站了起来,微笑说道:“这就巧了,我恰好填出一首《谒金门》,符合这一轮的要求,而且足以证明,我并非抄袭自他人。”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任真身上,流露出好奇之意,到底是什么样的词,居然还能验证作者的身份?

    任真微微沉吟,酝酿过后,抬首吟诵出来。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红杏蕊。

    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玲珑宴上,吹水侯填词赋诗,吹皱了这池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