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50章 京城流血夜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这首诗为杜甫所作,用以赞美诗仙李白。

    此时,任真独立塔顶,俯瞰京城,之所以改编此诗,一方面,是酒兴使然,想效仿李白的狂态,为这场千古风流完美收官。

    另一方面,他登高长啸,在浑厚内力激荡下,话音会传遍长安,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行踪,耳闻他的醉话。

    这样,有利于他接下来去做更重要的事,伪造出不在场的证据。毕竟,没人会怀疑到一个刚出尽风头、正酩酊大醉的人身上。

    这首诗吟罢,他没有从楼梯返回一楼大堂,而是纵声大笑着,弃众人不顾,踏空狂奔而去。

    胜负早无悬念,他相信,在无数人见证下,即使袁天罡没有老实换题,太学也不敢再肆意作弊,将脸面全都丢尽。

    今夜,他借酒狂吐诗篇,可谓名利双收,不仅拆穿太学蓄意造势的阴谋,还成功在世人面前证明了自己的才气,赢得诗仙的美名。

    当然在赴宴前,他并未萌生这个念头。他本想深藏身与名,躲在幕后成全弟子,没想到会因为付俊杰闹乌龙,被迫现身,成就这场风流。

    事已至此,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再来一副更大的手笔,双炮齐鸣,让明日的京城彻底炸开锅。

    他高调踏空,故意在空中呼啸而行,好让不少人亲眼目睹到,他已酒醉回府。

    踉跄走进书房后,他迅速收起伪装的醉态,在书桌前奋笔疾书,匆匆写着些什么,看起来精神抖擞。

    一炷香时间过后,书房的门被推开,顾海棠走了进来。

    任真抬头,看着她一如既往的清冷神情,知道暗杀顺利完成,笑道:“明天我做东,好好酬谢剑圣大人。”

    顾海棠无动于衷,向来这般不食烟火,目光落在书桌上,问道:“下次出手的时间提前了?”

    任真正在写新的口供状。

    他沉声道:“我在玲珑宴上弄出大动静,刚好能吸引注意力,是不错的幌子。索性今晚就大开杀戒吧!”

    顾海棠点头,拿起写好的纸条,默默读着。

    任真笔走龙蛇,一边交代道:“要杀的仇家很多,你一个人分身乏术,忙不过来。待会我也去,咱们分头行动,同时出手暗杀。”

    顾海棠侧头,看了他一眼,“你的隐身手法只对别人有效,你自己如何隐身刺杀?”

    “你用隐身,我用易容。伺机杀掉目标身边的下人,再易容靠近,不算棘手,就是多了一道程序而已。”

    “程序……是什么意思?”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速战速决。你在城西行动,我在城东行动。每隔一个时辰,咱们在城隍庙碰头一次。”

    天眼的隐身神通有时间限制,顾海棠无法一整夜都神出鬼没,必须重新加持。所以,准时碰面必不可少。

    顾海棠提醒道:“刚才暗杀那两人时,我发现了雪影卫的踪影。他们有所警戒,你要出手,恐怕并不容易。”

    任真停笔,说道:“那女人选择的余地不多,派雪影卫保护目标,不给我借题发挥的机会,算是一种相对温和的应变。”

    女帝不会怜惜被刺杀的旧日同伙,她对此求之不得,真正畏惧的是,他们会供出实情,让真相大白。

    她当然不知道,任真借助南晋的强大国力,耗费无数心血,早已将案情差得水落石出。复仇是真,所谓供状,只是在借死人说真话,说给蒙在鼓里的天下人听。

    顾海棠盯着纸条,问道:“我一直想不明白,她为何不抢先出手,把同伙都杀人灭口?这样的话,她就不用再害怕泄密了。”

    任真闻言,笑意嘲讽,不是在针对海棠,而是嗤笑那个只手遮天的女人,也会投鼠忌器。

    “要是敢这么做,她早就出手了,还会姑息养奸,拖到今天?该死的人太多,连根拔除,不仅令朝廷伤筋动骨,更会惹起无数怀疑。”

    他拿起纸条,吹着未干的墨迹,幽幽道:“牝鸡司晨,这些年来,她本就没能收服人心。贸然出手,万一有人狗急跳墙,再拼个鱼死网破,你说,那座龙椅能不烫屁股么……”

    顾海棠听懂了,“所以,她只能选择保护那些人,守株待兔,等咱们出手时,再一举擒住咱们。”

    任真心情压抑,联想着十六年前那个血流成河的杀人夜,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

    “咱们只有两人,势单力薄,今晚只杀三成,算是敲山震虎。至于剩下的,就借刀杀人吧!”

    ……

    ……

    杀人不是有趣的事情。

    尤其是复仇杀人,自身背负着太多血海深仇,就更不可能有趣,只会让人感到沉闷压抑。

    手上沾满鲜血时,复仇者往往体会不到快感,甚至看着倒下的尸体,会忍不住想要呕吐。

    所以说,复仇杀人,本无对错,更谈不上输赢。

    这是一条走在黑夜里、看不见光明的路。

    任真走上这条路,固然建立在“血浓于水”的人性伦理基础上,想替父母双亲报仇,但很大程度而言,他也是被逼的。

    他的灵魂来自异世,降临在婴儿躯体内,就意识形态而言,或许天性凉薄,最初只把自己当成游客,没把杀父之仇当回事。

    然而,从小到大,他一直生活在南晋的阴影笼罩下。自懂事起,他经历的所有苦难、被灌输的各种思想、被磨炼出的强大意念,皆是源于那桩血案。

    他的生活里,满满当当被人写满“复仇杀人”四个字,如蛆附骨,挥之不去。

    所谓借刀杀人,刀的存在,本就是被借以杀人的工具。

    他这一世的人生,从一开始就让他作呕,但别无选择。

    无论他是否发自肺腑地复仇,还是单纯地只想挣脱这朵巨大的阴云,最直接的解决办法就是,来到长安,复仇杀人。

    让该死的人死掉,这条夜路就能走到尽头,就能看到光。

    令他感到庆幸乃至感激的是,命运是相对公平的。他无辜饱受折磨,背负上任天行的血仇,与之相对的,他也从父亲那里得到了传承。

    手心里的天眼。

    如果没有它,或许他早就死了。

    如今有了它,他就有复仇杀人、安身立命的根基。

    感谢苍天,让他有眼。

    所以,当他出现在陌生的仇敌身后,一刀割破对方喉咙时,他的心里异常平静,没有任何悲喜。

    只是多了一声叹息。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以眼还眼,买卖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