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51章 恶人先告状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北唐五日一朝,平时不上早朝,女帝往往会在清心殿下榻,起得稍迟一些。

    由于是女人的缘故,她登基掌权后,后宫彻底闲置,不存在嫔妃侍寝一说。前几年,民间还曾传过她私蓄面首的流言,甚至揣测她跟萧元二人之间有着不可言说的亲密关系。

    这些流言是真是假,恐怕只有当事人才清楚。至少在明面上,女帝宿寝清心殿,一人独居,这是宫里内监们司空见惯的常态。

    今夜是个例外。

    天尚未亮,她就已起身,没有吩咐侍女伺候梳妆,就这样身穿睡袍,脑后披散着细长青丝,在清心殿里来回踱步,面容冷峻如霜。

    很罕见地,萧铁伞和元本溪同时被召来,伫立在阶下。两人凝眉沉默,听着女帝的脚步声,焦虑情绪并不比女帝轻。

    除此以外,台阶下还跪有一人,战战兢兢。夤夜进寝宫面圣,足见事态之紧急。

    此人身材魁梧,一袭黑袍裹身,背负颀长铁剑,明显是名大修行者。只是,在三位屹立皇朝最巅峰的大人物面前,他心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额头冒出冷汗,准备迎接随时降临的雷霆怒火。

    二统领暗形,身手轻盈超绝,踏雪无痕,在雪影卫的地位仅次于萧铁伞,是备受女帝青睐的心腹爪牙。

    按先前的圣旨,他此时应该潜伏在城里,亲自指挥雪影卫保护一众旧臣。他火速进宫,就说明任真的行动得手,已然引起雪影卫的恐慌。

    雪影卫把差事办砸,萧铁伞身为大统领,同样无法推卸责任。见女帝备受煎熬,还在强忍着怒火,他心里感到内疚。

    他攥着一叠草纸,嘴角不断抽搐着,怒骂道:“若非擅离职守,在你们眼皮底下,目标怎么可能被人无声抹杀?都是一群没用的饭桶!”

    暗形闻言,身躯猛然战栗,将额头紧紧贴在地上,颤声道:“从凶手的作案手法来看,他们对目标的生活习惯了如指掌,所以才能出现在最恰当的时间和地点,发起致命一击。”

    他咽了口唾沫,见萧铁伞没再训斥,斗胆说道:“能做到这些,而且迅速杀死这么多人,足以说明对方实力强大,且蓄谋已久。并非属下失职,实在是敌明我暗,防不胜防……”

    萧铁伞正准备继续怒骂,元本溪憎恶地皱了皱眉,“事情败露,现在说这些还有何意义?一夜之间,这么多人被杀,形势已经到了最严峻的时候。纸里包不住火,还是先想办法化解危机吧!”

    上次顾海棠出手,杀人现场是在死者家中,事后目击者不多,所以消息没有大规模传播出去。但这次不同,她杀掉一些人,是在赌坊、妓院等公共场合,没过多久,就被外人发现,闹得沸沸扬扬。

    更关键的是,现场不仅写有“替天行道、明净高悬”的字样,还出现伪造好的口供状,将两桩血案的原委拆解成诸多环节,陆续呈现在外人面前。

    世人很快就会明白,降晋的任天行本无反心,只是功高震主,在女帝的计谋下被逼走上绝路,而襄王高澄,更非聚众攻打皇宫的真凶,其实是沦为武清仪弑君篡位的幌子!

    一旦真相大白,所有矛头都将对准女帝,激起强烈的民愤,不仅会失去本就不稳固的民心,更是给蠢蠢欲动的旧势力提供起兵名义,号召天下伐武复国!

    元本溪表情复杂,“前天那两人被杀,我就觉得不妙,却没想到,事态竟恶化成这种局面。人言可畏,复仇跟翻案结合在一起,这是想离间人心,恐怕会滋生叛乱……”

    萧铁伞目光骤寒,阴冷地道:“这件事怪我,没能把高瞻抓回来。难怪他迫不及待,想逃离京城,原来他蓄谋已久,早想好翻案造反的计划!”

    元本溪没再说话。

    此时女帝豁然转身,盯着跪倒的暗形,“你刚才说,今夜死了多少人?”

    暗形答道:“共计十六人。”

    女帝闻言,跟元本溪对视一眼,眼神晦暗,“也就是说,他们的计划还没结束。”

    他们知道,当年为了铲除那两位重臣,他们煞费苦心,纠集在一起的同伙远不止这些。既然对方没有全部杀掉,就说明接下来,京城还会继续爆发杀人案。

    萧夜雨捏着腰间的伞柄,寒声道:“我亲自去蹲点,蛰伏在暗处,这次一定要将逆贼揪出来!”

    元本溪摇头,“对方的杀害目标太多,你分身乏术,只会顾此失彼。事已至此,咱们不能再冒险了。跟抓住凶手相比,更重要的是,一定不能再有新案情被揭开,让矛盾更加激化。”

    萧铁伞莫名烦躁,反问道:“不抓住凶手,你如何阻止他们兴风作浪,继续杀人翻案?”

    元本溪沉吟良久,看向昏暗灯火下的女帝,狠戾地道:“既然死人无法避免,与其等对手翻案,咱们不如主动出击,抢先一步将剩下的人灭口!”

    女帝眉关紧锁,脸色变幻不定,“所有人都死掉,朝廷会伤筋动骨,出现巨大的官员空缺,届时内忧外患,大厦将倾,你想过没有?不到万不得已,我还是想保全他们,不愿成全那群逆贼的心意。”

    她擅长借刀杀人,当然明白,自己亲自出手,就会沦为别人的杀人之刀。

    元本溪叹了口气,无奈地道:“我何尝不知,这是下下策。但形势所迫,趁现在泄露的只是部分真相,没有和盘托出,亡羊补牢不算太晚。而且,咱们还有一招反手,或许能将形势扭转过来。”

    “哦?”女帝眼眸骤亮,仿佛看到了希望,急切追问道:“先生有何高见?”

    “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咱们抢先出手,把剩余的人抓起来,等于抢到话语主动权。至于抓人的名义,就说他们是高瞻的同党,策划这起杀人案,利用旧案构陷陛下,损害朝廷威严,以行聚众谋逆之实!”

    这是最典型的恶人先告状。谁先开口,先入为主,谁就成了无辜的原告,更容易获得旁观者的认可,占据言论优势。

    女帝幡然醒悟,“把他们当成凶手杀掉,可以了结已经发生的杀人案。日后再有人翻案,也会被默认为高瞻的同党,妖言惑众,扰乱民心!”

    以前,她投鼠忌器,担心那些同伙藏有后招,所以迟迟不敢灭口。如今,传言已起,她顺势杀人,反咬一口,也就不必再顾忌别人翻案。

    反正所有的锅,都由庸王高瞻来背。

    元本溪补充道:“这两起旧案,有一个共同的核心人物,献国公叶无极。所以他必须死,否则,一旦落在高瞻同党手里,他会将所有实情都招供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这时,萧铁伞忽有所思,“遵陛下旨意,雪影卫派叶明华在叶府卧底,担任大管家监视多年。他昨日密报,说叶家去拜访夏侯淳,想联手勾结,套取饷银。既然如此,索性杀掉这只硕鼠,抄没他家的存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