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53章 让流言飞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坏消息的传播速度总是极其惊人。

    不到半日,夜里爆发的一连串杀人案便轰动京师,闹得家喻户晓,一时甚嚣尘上。

    从市井百姓,到豪门显贵,朝野无不在密切关注此案,却又不同于往日的热议话题,大家都嗅到危险的气息,只是竖起耳朵,探听着外界流言,不敢明目张胆站出来,发表自己的见解。

    出现在杀人现场的供状,是本案最能看出端倪的突破口,同时也是让人感到震惊乃至惊惧的焦点,里面蕴藏的信息太过可怕,字里行间,隐隐在指向某人,却又未明确道破,耐人寻味。

    这就是任真的高明之处。

    他并未立即杀掉核心元凶,而是由表及里,像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给世人呈现出连贯周密的逻辑顺序。这样,大家不仅能明白死者的被杀之因,更能循序渐进,引导着他们的好奇心,一步步揭开谜团。

    眼看真相快浮出水面,最焦急的自然是罪魁祸首,任真这种遮遮掩掩的翻案手法,就是要让女帝备受煎熬,不得不抢先杀人灭口,从而落入他的彀中。

    借刀杀人,本是她的惯用伎俩,任真这次却要还施彼身,以最阴险的方式实现复仇。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辩得清真伪黑白。通过供状里丝丝入扣的合理陈述,他们渐渐意识到,或许那上面写的是实情。当朝两大逆案背后,其实是庙堂权力更迭的阴谋争斗。

    策划阴谋的胜利者,正是如今高高在上、执掌天下的当权者。以累累尸骨铺平道路,真相原来如此残酷。

    想明白这些,世俗在为两位冤死的忠臣惋惜之余,更对当前的朝廷感到心寒,敢怒而不敢言。

    皇城外传得沸沸扬扬,在皇城内,京兆府、刑部和大理寺的一干官员已尽数到齐,等候觐见女帝,禀报这起特大杀人案的详情。

    作为御用机构,琅琊阁和雪影卫也在殿外候旨,随时准备全员出动,应付流言四起的乱局。

    经过长达一天的朝议,最终,女帝圣躬独断,绕开所有办案部衙,将查案之权交给雪影卫,命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揪出幕后凶手。

    当然,夜里早有决断,这只是在群臣面前演一场戏而已。

    两日后,雪影卫上奏,宣称查出真凶,并列出一份合谋名单。得到女帝的默许后,这群鹰犬便使出看家本领,在京城里展开大规模缉捕。

    雪影卫嗜杀,以残酷著称,名声狼藉。他们一出手,城里顿时人心惶惶,居民们提心吊胆,生怕遭受牵连,沦为这场政治博弈的牺牲品。

    雪影卫的动作很快,一大批官吏迅速锒铛入狱,被扣上谋逆同伙的罪名,即日当街问斩。令人发指的是,连那些官吏的家属也没能逃脱,全家老小一概处死,不留活口,血溅菜市场。

    杀人案的死者,不过才十六人,而追查出的凶手,却足足有数十家,处斩者将近千人,这是一场何其血腥的屠杀!

    为防止真相泄露,事后再有人翻案,雪影卫宁枉勿纵,不惜滥杀无辜,这残忍手段超出了任真的预期,也再次唤醒世人对当年的记忆。

    任天行谋逆案、高澄谋逆案、北海檄文案,当年三大案爆发时,女帝也是大肆诛杀异己,血洗朝野,令北唐臣民闻风胆寒。

    今日这场血案,名义上是铲除高瞻同伙,情形与当年何其相似。世俗虽无法证明高瞻是冤枉的,那些供状也是假的,但通过现在女帝的强势回应,再次加深了对她的认识。

    看似温和可亲,如沐春风,微笑面容后,却藏着暴戾狠绝的心肠。斩草除根,赶尽杀绝,这才是她真正的面目。

    事已至此,人们已不敢再关心真相。即便知道真相,他们也无力改变什么,只想祈求风波早早消散,让女帝的雷霆怒火平息,让京城尽快恢复正常。

    然而,某些人注定不愿忍气吞声。

    女帝大开杀戒,让任真倍感愤怒。他原以为,面对重重舆论压力,她应该有所顾忌,不敢恣意妄为,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如此疯狂,竟视近千条人命如草芥。

    他感到愤怒,所以再次反击。

    那天夜里,在叶无极临死前,任真赶去见最后一面,从外公嘴里得知,叶家当年保留了不少信件,足以证明一干人犯下的罪行。

    当时,他答应叶无极,会收留表哥叶天命,将其护送出城,同时作为交换,他必须要得到所有证据才行。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叶无极对当年的罪行心生悔意,答应了任真的条件。于是,任真按他提供的地址,迅速拿到那些遗留的信件。

    如今,女帝指鹿为马,把高瞻拉出来当替罪羊,妄图颠倒黑白,他其肯罢休。

    他跟顾海棠誊抄旧信件,写成无数份,然后连夜散发出去,如雪片一般,展开传单轰炸,遍及长安城所有角落。

    第二天清晨,当市民们醒来,推开门时,铺天盖地,到处都是证据满满的信件。夸张的是,甚至连雪影卫刺客的家门口,都被塞满了传单,即使想收缴摧毁,哪还来得及。

    整座长安城,都沦陷在任真疯狂的传单攻势里。这一次,不再是循序渐进,娓娓道来,而是和盘托出,一股脑倒出真相,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元本溪苦心编织出的谎言,顿时不攻自破。

    这下,真相彻底大白,蒙尘多年的冤情终于得以昭雪。

    开国伊始,兵权掌握在忠心耿耿的任天行手里,效忠于太祖皇帝高觉。女帝武清仪等人企图篡位,但无法逾越任天行这道屏障,便合谋捏造出一系列伪证,构陷任天行,令太祖信以为真,这才下令围剿任天行,夺回兵权。

    绊倒庙堂的最大障碍后,还有高澄这座大山挡在前面,女帝依然无法窃取大权。即使她派人杀死太祖,凭高澄的贤王名望,势必会被北唐士子拥立,继承皇位,她依然无法得逞。

    于是,她串通高澄麾下的幕僚,趁其奉旨出巡时,假借襄王名义谋反,攻打皇宫。此举一箭双雕,不仅铲除高澄的威胁,而且里应外合,重伤太祖,为她的继位埋下铺垫。

    这两人含冤死去后,纵观北唐朝野,再无人能跟女帝朋党抗衡,权力完成更迭。

    太祖病发身亡后,东宫无储君,襄王已死,庸王又昏庸无能,除此之外,再无正统皇室血脉。于是,武党顺水推舟,将武清仪扶上龙椅,君临天下。

    时至今日,这两桩血案同时揭开,就意味着,所有北唐臣民都已明白,女帝武清仪登基,根本不是迫于形势的无奈之举,而是一场瞒天过海的篡位阴谋。

    当今皇帝,实为窃国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