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55章 百家讲坛?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离开枫林晚,任真心里放松一些。

    他总担心在关键时刻,南晋会从背后捅刀子,将自己置于绝境。虽然迟早要翻脸,但就目前而言,他的地位还是虚的,倚仗女帝器重,手里并未掌握真正的权柄。此时暴露身份,只会前功尽弃。

    有了这场重创北唐的杀人案,相信南晋对他放松警惕,暂时不会撕破脸皮。尤其是大战即将爆发,南晋需要他以转运使身份做内应,双方各取所需,相安无事,应该不成问题。

    至于在战场上,任真如何取舍,又如何对付南北两朝,都是后话。

    第二天清晨,吹水居门前热闹起来。府里的下人热火朝天,忙着搭建高坛,摆设桌案,准备迎接来旁听的儒生。

    按上次早朝的五日之约,今天正是任真兑现诺言的日子,他要登坛讲学,在京城群儒面前,讲解《春秋》精义,证明自己的儒学造诣。

    任真夜里美美睡了一觉,起床后精神饱满。洗漱完毕,他穿上一身整洁儒雅的书生袍服,头戴纶巾,气度翩翩,颇有名士风范。

    待到日上三竿,估计想要围观的儒生在外面到齐,他手持羽扇,大步流星走出府门。

    “好家伙,这么多人!”

    推开门,人山人海的大阵势映入眼帘,令他暗暗咋舌,“他们还真给我这个小先生面子,不知是来诚心求学,还是想看我当众出丑……”

    事实上,自从那日散朝后,任真筑坛讲春秋的消息便不胫而走,传遍整个京城。

    最初,人们对小先生的底细一无所知,只是报以好奇心,想到时凑凑热闹,并不认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真能成家立言,以独到见识开辟出新的《春秋》解法,肯定还会走上老路,拾起前人牙慧。

    然而,任真大闹玲珑宴,借酒赋诗,才气狂涌,一口气狂吐数十首,字字珠玑,惊为天人。尤其是在塔顶长啸那首,一举成就他的诗仙美名。自此,京城上下一片赞美,再无人怀疑他的才学。

    有喷诗在前,满城文人充满期待,很想见识一番,吹水侯是否学冠古今,在注解《春秋》领域也有真知灼见,振聋发聩。如果他真的高瞻远瞩,语惊四座,届时谁若错过,必会悔青肠子,成为一大憾事。

    所以此时,长安城万人空巷,吹水居水泄不通,有名望的群贤尽数到齐,所有人翘首以待,等候这场京城最大规模解经的开始。

    当任真的身影出现时,全场响起一阵欢呼,众多儒生齐刷刷行礼,山呼海啸一般。

    “拜见小先生!”

    在这种纯粹探讨学问的场合,没有身份贵贱,也没有官爵品秩,大家只尊敬博学鸿儒。在他们眼里,由衷敬重的是小先生,而非吹水侯。

    换句话说,如果待会任真没能拿出真才实学,令众人心悦诚服,他们也不会顾及他的颜面,嘘声四起,将任真轰下讲坛。

    众目睽睽下,任真阔步走向高坛,要说心里没有压力,那是假的,但他知道,此举意义深远,必会被载入青史,无论如何都不能出岔子,否则贻笑千古。

    站在高上,他居高临下,环视着四周密密麻麻的人群,凛然道:“文章千古事,重在载道,并非玩物或者游戏。小生今日之所以讲经,扬一家之言,不是为了哗众取宠,更不是沽名钓誉。我只想把自己的见解分享出来,抛砖引玉,为大家解读春秋提供一种新的思路和视角。”

    他侃侃而谈,语气平和而诚恳,这时候面对的,已不止是眼前的长安才俊,还有天下无数学子,乃至后世万代的读书人。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今日开坛讲经,是要传授真解,破开谜团,让所有人得以窥见八百载春秋的真实面貌。此举承前启后,继往开来,这份历史赋予的厚重感,已远远超出当代。

    “当然,治学者,贵在切磋琢磨,在讲经过程中,如果诸位持有异议,可以当场提出来,大家一起探讨印证,争取辨明正确的观点。唯有如此,今日之举才更有意义。”

    说这话时,他余光瞥向人群一侧,恰好看见袁崇焕和袁天罡二人,被一大群太学弟子簇拥在中央,神情冷峻。

    “所以我希望,这不是我一人的讲坛,而是百家讲坛。”

    这句话,则是名副其实的客套话。他当然有信心,自己的解法就是春秋真解,但他相信,无论如何,西陵党那群人都会寻衅滋事,故意当众刁难他。

    想找茬就来吧,我倒要看看,今天丢脸的人是谁!

    下方众人见他器宇轩昂,谈吐不凡,心里都生出钦佩之情。仅凭这份严谨治学的立意和胸襟,就配得上儒家小先生的尊崇。

    说完开场白,任真抬手打开面前案上的竹简,开始逐字逐句讲解起来。

    偌大场地间,唯有他一人的话音在回荡,虽然不够宏大,但坚定有力,飘进众人耳朵里,如清风拂面,似清冽山泉,让人感到舒爽悦耳,很难排斥和反感。

    众人都很专注,静静聆听着,随着他的讲解剖析,脸上浮出不同的神态。有的凝眉沉吟,有的面露疑色,有的豁然顿悟,还有的人望向任真,眼神里充满崇拜。

    连太学众人,都哑然无语,眼眸里噙着些许茫然意味。他们没想到,任真崭露出来的实力,竟如此强大。

    他不仅学问精深,而且表达能力极强,往往能鞭辟入里,深入浅出,将很复杂的道理以浅显语言阐述出来,通俗易懂,又不会让人产生歧义。

    面对强到这种程度的对手,就算想找茬,恐怕也很难啊。

    袁崇焕站在那里,脸色难堪,心里开始懊悔,早朝时自己太轻敌了,不该把争主考这种大事,草率地押在对方身上。看眼前情形,不仅没让任真出糗,反倒是会成就他的又一美名!

    “西陵那群饭桶,提供了错误的情报,这次可把我们坑惨了!”

    他心里兀自暗骂,只听高坛上的任真说道:“接下来,咱们再来讲解这句‘纪侯大去其国’。”

    这时,袁崇焕目光骤亮,嘴角挑起一抹阴鸷的笑意。

    发难的时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