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59章 儒圣降临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跟那夜玲珑宴不同,今天前来旁听的人群里,不止有参加朝试的年轻一辈,更有众多京城名士,其中不乏袁崇焕这样的高官,可以说是群贤毕至。

    敢目中无人,让大家统统滚蛋,来者是何方神圣?

    众人闻言,目光齐刷刷望向高空,然后同时僵滞,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一身青衣,面容清癯,手捏着戒尺,霜发里斜插竹簪,这副容貌装扮在他们脑海里异常熟悉,一眼就能辨认出来。

    北唐夫子庙无数,哪里没有这么一尊塑像!

    夫子云游天下,想不到今日会降临长安,出现在他们眼前。

    亲眼目睹圣人真容,众人将刚才的狂言抛诸脑后,震撼过后,不顾所处的位置,纷纷跪地叩首,诚惶诚恐,不敢抬头直视董仲舒。

    “拜见夫子!”

    自北方一统、大唐开朝后,儒剑二圣便不再进京,亲自出面干预政事。这样做,既为了成全皇室颜面,也是忌惮那座能压制八境的朱雀大阵。

    虽然,阵道由儒剑两家联手所布,毕竟它缺乏自主意识,无法识别来者的身份,就算是自己人,只要动用八境修为,同样会招致恐怖镇压。

    所以若非必要,八境轻易不敢闯长安。

    时隔二十年,儒圣终究还是来了。

    董仲舒漫步而下,负手走在跪倒一地的人群间,并未理会他们,而是望向高坛上行礼的任真,笑容和蔼可亲。

    “小蔡,你要开坛讲春秋,也不提前通知老师一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也想聆听你的高见啊……”

    他没说平身,众人谁敢自行爬起来,听到这句话,心脏不禁猛然抽搐,“什么意思?难道以圣人之尊,都推崇小先生的学识不成!”

    袁白眉同样跪在地上,顿时面如土色,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刚才他还声称,除了夫子,天下谁都不服,转眼间夫子来了,这场辩论的裁判也就有了。

    人还在空中,董仲舒就想独自听课,此时又说出“青出于蓝”的谦辞来,莫非是要力挺爱徒、驳自己的颜面?

    一念及此,他迅速跑过来,生怕对方再说出让自己下不了台的话,谄笑道:“夫子,多年不见,您依然……”

    啪!

    话还没说完,一道耳光声响起,在寂静的场间分外清脆。

    众人不明所以,抬头去看时,就见袁白眉已跌落在地,伸手捂着脸颊,嘴角血流不止。

    他们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情况,儒圣竟当众打袁老先生的耳光!

    董仲舒眼眸微眯,俯瞰着地上茫然无措的袁白眉,寒声道:“这些年,你狐假虎威,借我的名头在长安招摇,欺世盗名。我对你一忍再忍,没想到,你竟敢倚老卖老,欺凌到我的弟子头上!”

    袁白眉本就面容白皙,此时更是惨无人色。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这下彻底完了,夫子为了袒护爱徒,居然亲自出面收拾自己。

    他心里万念俱灰,怎么也想不明白,台上那小子究竟使了什么手段,能令董仲舒宠溺到如此地步!

    董仲舒的怒火并未平息,步步逼近袁白眉,训斥道:“你以宗师自居,连我的弟子都不放在眼里,你算什么东西!说穿了,你不过是伺候我的小小仆人,有何资格在他面前耀武扬威!”

    袁白眉一向以跟儒圣同窗为荣,这些年来,在公开场合,他时常拿夫子挚友的身份吹嘘,标榜自我,说他是狐假虎威,一点都不过分。

    他本以为,董仲舒四处云游,犯不着为了这点小事,专门来找他的麻烦,怎料到会有谎言拆穿的这一天。

    如今他被打回原形,落得这步田地,都是因为他招惹了任真。

    人群噤若寒蝉,听着董仲舒的训斥,心道:“都说夫子宠溺蔡酒诗,视如己出,从眼前情形来看,世俗只怕还是低估了小先生的分量!”

    高坛上,任真洞若观火,静静看着董仲舒的表演,将其中用意猜得一清二楚。

    “在这老狐狸眼里,最重要的事莫过于提升境界。他肯冒险进京,自然是为春秋真解而来。现在他当众示宠,装出替我撑腰的样子,还不是想骗取我的信任?”

    看破不说破,任真坐在那里不动声色,心说,你就可劲儿装吧,我要是主动说一句,就算我输。

    董仲舒偷瞟任真一眼,见他无动于衷,于是狠狠瞪视袁白眉,将火气都发在这老头身上。

    “小蔡不仅得我真传,其春秋造诣更是远胜过我,你这蠢货也配相提并论!刚才他据理力争,明明高下已分,你却仗势欺人,靠资历胡搅蛮缠,要强行拆他的台。如此厚颜无耻,还留你何用!”

    说着,他抬起戒尺,做出一副要清理门户的架势。

    身后的袁崇焕大惊失色,危急关头,他来不及多想,挺身挡在父亲身前,扑通跪倒在地,却不是跪向董仲舒,而是朝向任真。

    他反应很快,明白这场大祸的根源,就在于袁家招惹任真。要想平息夫子的怒火,唯一的办法是向任真赔罪,才能化解危机。

    面临圣人威压,只要能救父亲,他哪还舍不得脸面,颤声哀求道:“我等资质愚钝,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小先生。当着京城群雄的面,我愿向您赔罪,发誓绝不敢再与您为难。恳求您能宽恕我父亲!”

    说罢,他朝任真咚咚连磕好几个响头。

    他心里那个悔啊,早知今日,就算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再来聚众寻衅。谁能想到,眼看要让任真颜面扫地,却将圣人逼了出来,反而性命不保!

    此时此刻,他的第一念头就是,回去以后,一定要把提供错误情报的门人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

    董仲舒见状,脸上怒意消散,转头看向任真,温和地道:“徒儿,不必感到羞辱,有为师在这里,定会替你主持公道!”

    他又环顾四周,看着仍跪在地上的群儒,眼神淡漠。

    “我身为一家圣人,断然不会像这对父子一样,作出仗势欺人的行径。你们若心有不服,可以留下来继续听讲,看看我这徒儿的见识,是否高屋建瓴,独领当代风骚!”

    在这世上,只有他和廖如神知道,任真的春秋解法,就是最精准无误的真解。谁质疑任真,简直有眼无珠。

    所以,他打算让观众们都留下来,这样,任真就没理由收摊,只能在他面前继续讲经。这也正是他此行的目的。

    “至于袁家父子,徒儿,你想如何处置?”

    董仲舒笑眯眯看着任真,一脸慈祥。只要能让任真满意,他不介意杀掉这对父子,替任真当众立威。

    袁家父子闻言,肝胆俱裂,伏在地上失声痛哭。在儒圣面前,他们纵有通天本事,也无法抵抗。如今是死是活,皆在任真一念之间。

    任真暗自盘算着,要杀袁家父子容易,但没必要借董仲舒的手,欠下一个人情,否则日后对方提出条件,自己还真不好拒绝。

    于是,他说道:“还是算了吧。他们充其量只是来滋事捣乱,罪不至死,如果杀掉他们,天下人恐怕对老师有非议。”

    董仲舒淡淡一笑,还没开口回答,远处天边,再次有人呼啸而来。

    “敢欺负我师弟,怎么能就这样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