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61章 高攀不起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萧铁伞和朱雀大阵,是长安城最大的两道屏障。

    朱雀阵本身的威力,足以匹敌任何一名八境强者,阵眼又掌握在萧铁伞手里,两者相得益彰,紧密配合,能轻松应对两名八境的挑战。

    再加上无数皇室强者、庞大的守城禁军,想要攻克这座雄城,除非北唐江山尽失,社稷倾覆,否则就是不可能实现的奇迹。

    这正是朝廷从不担心有大修行者前来偷袭的信心所在。

    半柱香前,董仲舒刚降落在长安城头,皇宫里的萧铁伞就有所警觉,暗中锁定其气息。随后颜渊赶来,让他感受到非同寻常的意味,亲自来查探。

    虽然儒家受朝廷尊崇供奉,应该不会有敌意,但二圣先后而至,架势太大,又意图不明,身为长安的守护者,为了谨慎起见,他不得不小心提防。

    此时,他出现在巷口,冷眼旁观,监视着二圣的举动。

    二圣明白他的来意,不约而同地朝他点头,表示友好的打招呼。

    任真眉峰微蹙,心里有些不自在。三大强者先后赶来,搅乱他的讲经授课,这是事前不可能预料到的变数。

    这三位来捧场,在外人看来,会当作是天大的荣耀,但对他而言,却是天大的麻烦。

    上次他不辞而别,趁着董仲舒跟李慕白酣斗的机会,逃之夭夭,势必会令董仲舒愤怒。待会散场后,他要先把这点解释清楚。

    然后,不可避免地,他得把春秋真解交出来,再无任何逃脱的机会。好在他早有心理准备,这次开坛讲经,本身就没打算藏私。

    最后,也是最棘手的一点,他担心二圣会逼他表态,在两者之间作出抉择。

    进京以后,他打着儒剑同修的幌子,自成一派,看似两不相帮,实则为了自身利益,将双方都一起得罪。二圣眼界高远,或许不会为这些事情计较,但也不会再放任他独揽朝政,占尽好处。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二圣自然明白这点道理,拱手让出核心利益,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随着他们降临,这些都成为任真迫在眉睫的难题。

    这几人各怀鬼胎,正心有所思,这时,袁崇焕激动申辩,打断了他们的思绪。

    “这天大的罪名,我万万不敢领受。当仁不让于师,为了抵御外敌,下官义不容辞,只能全力去争帅位。就算您不认同我的才能,非要治罪,也应该把举荐我的人算在内,把争执不休的东林群臣算在内!”

    眼看死到临头,他哪还顾及什么党争立场,为了保命,他只能当众顶撞颜渊,将一干群臣都拉下水,看颜渊还如何问罪。

    颜渊眼眸微眯,不复有平素的温顺神态,冷笑道:“好一个当仁不让于师!你说这话,是在讽刺我和夫子?”

    当仁不让于师,意思是,应当站出来承担重任时,即使跟老师相争,也不能退缩谦让。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在颜渊看来,这是在讽刺他跟老师争夺儒家大权。

    袁崇焕侧过头去,咬牙说道:“我不敢!”

    他料想,法不责众,在京城群儒面前,就算是儒家圣人,也不能以武力欺人,无理取他性命。

    可惜,他低估了颜渊的心性。今非昔比,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谦恭隐忍的大先生了。

    颜渊踏步向前,眼神锋利如刀,直刺向袁崇焕。

    “在我面前逞弄口舌,就是找死。你还没资格跟我辩论,谁若不服,咱们明日早朝时见吧!”

    话音未落,一股神圣威压迸发而出,洞彻袁崇焕的灵魂。他身躯瘫软,就这样一命呜呼。

    众人目睹着颜渊的强悍姿态,只觉毛骨悚然。

    袁崇焕毕竟贵为兵部尚书,就这样当众杀死他,未免太蛮横无理。果然,越擅长韬光养晦的人,一旦得势,原形毕露后,就会展现出越嚣张霸道的一面。

    颜渊并不在意他人的看法,仿佛什么都没做一般,转身看向任真时,脸上云淡风轻。

    “小师弟放心,师兄会为你撑腰。再有人敢打着我的旗号,为难于你,就是跟袁崇焕同样的下场!”

    他说这话,分明是不甘示弱,故意在董仲舒面前,跟任真示好。既然任真深得女帝倚仗,有成为第二个元本溪的趋势,他当然要尽量赢得任真的支持。

    任真没说什么,只是报以微笑,算作感谢。

    董仲舒看在眼里,极为不悦。他冷哼一声,正准备说些什么,忽然转身望向南方,神情凝重至极。

    紧接着,颜渊也迅速感知到异样,同样抬头南望,忍不住惊呼道:“他们来干什么!”

    他俩神念强大,都感知到了城南出现的剧变。

    又有人来了。

    见二圣反应异常,众人不明所以,都一脸茫然。

    而在街巷尽头,萧夜雨的身影消失,不知何时已经离开。

    ……

    ……

    西方,十万大山。

    秋暝山巍然耸立,直插云霄,渺茫不见峰顶。

    半山腰云雾缭绕,空气舒畅。一座别院里,两名黑衣男子坐在石桌前,凝视着桌上的棋局。

    奇妙的是,看这两人的容貌,应该都是在中年,却白发如雪,垂在肩后。

    由于爱妻早逝,李慕白当年心灰意冷,一夜白头。

    坐在对面的剑狂裴寂,则因为在斜谷决斗中败给假剑圣,十年心愿一朝破灭,同样心力交瘁,朝如青丝暮成雪。

    剑道结盟后,这两人聚在一起,如今守着秋暝山,清闲之余,又多了一项重要的使命。

    两人中间的石凳上,小不起捧着肿胀通红的小手,疼得眼泪快掉下来,又不敢哭出声,只好抿着小嘴。

    他可怜巴巴地盯着裴寂,怯声道:“裴叔叔,下次能不能别打手心……”

    “不能,”裴寂低头看棋,没有去看小不起,淡淡地道:“再有下次,少砍一根木桩,多打手心三下。”

    小不起这下再也绷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你是个大坏蛋!”

    整个小院里都回荡着清稚的哭声。

    李慕白放下棋子,看裴寂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伸手擦拭小不起哭花的脸蛋,心疼地道:“乖孩子不哭,义父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小不起闻言,哭声渐小,委屈地钻进李慕白怀里,一双大眼睛瞪着裴寂,“哼!等老爷回来,我让他打你十下!”

    李慕白哭笑不得。

    小不起吸了一口鼻涕,扭头扯着李慕白的衣襟,明眸里多了几分期待,“今天讲谁的故事?是我父亲的,还是我师傅的?”

    这时,表情古板的裴寂心意一动,抬头凝视着小不起,轻轻喃语道:“小高攀,快快长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