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62章 四强聚首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城南,宣武门外。

    一对老少从远方群山里走出,只在须臾间,便倏然来到护城河外,身上透着淡淡灵气。

    老的头戴斗笠,布衫芒鞋,装扮朴素,左手挽着拂尘,后背一柄木剑,显然是名道士。

    小的约莫十来岁,五官匀称,生得极俊俏,只是脑门刮得锃亮,九点香疤分外醒目。他胸前挂着偌大一串佛珠,手敲木鱼,是个小和尚。

    佛道殊途,这两人却联袂而来。既是同伴,他们又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互相提防。

    走到护城河旁,两人心照不宣,驻足而立,抬首凝望着眼前这座巍巍雄城。

    北唐以儒剑为主,南晋奉佛道为尊,看这对老少的身份,似乎是从南方来,不打算贸然进城。

    沉默良久,老道士抻了抻斗笠,侧身打量着小和尚,肃然说道:“临行前,贫道收到消息,说是佛家会派强者同行。本以为是方寸大师亲临,想不到,前辈竟愿意来凑这场热闹。”

    论年纪,老道士不知比小和尚超出几何,却甘愿称其为前辈,这真是奇哉怪也。

    小和尚闻言,嘿嘿一笑,双眸精光湛湛,“长生真人,我来陪你玩玩,比那老秃驴有趣多了。再说,我从不屑于欺负后辈,你大可放心。一路上老是偷偷掐手印,你难道不嫌累?”

    见自己的戒备被说破,长生真人波澜不惊,微笑道:“他如果肯来,我能理解。倒是玄悲前辈,向来无欲无求,这次怎会乐意来蹈红尘?”

    这小和尚,竟是风云榜上新晋的第十一位,传说中的玄悲大师!

    既能跟玄悲并驾齐驱,这位长生真人也绝非等闲之辈。

    玄悲眨了眨眼,望着前方城墙上攒动的人影,叹息道:“我啊,就是爱看热闹。上次他们在斜谷打群架,我没能赶上,好生惋惜,这次说什么也不能错过……”

    长生真人目光微凝,提醒道:“你既然应允陛下,奔袭千里,赶来偷袭长安,光看热闹可不行。那位前去破阵,咱们负责主攻,你选择缠住萧铁伞,还是想杀进皇城?”

    原来,这一僧一道的意图,竟是要出其不意,闯进皇城刺杀女帝!

    南晋大军已然入侵,此时若能杀死女帝,北唐必然爆发内乱,再无力抵御外敌,在内忧外患中覆灭。这场偷袭,似乎挑的正是时候。

    玄悲敲了声木鱼,满不在乎,“好说好说。”

    长生真人看在眼里,顿时感到不安,摘下斗笠,郑重地道:“咱们以身犯险,稍有疏忽,就会陷入绝境,到时都难逃脱。唇亡齿寒,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他有些担心,这小和尚只想来玩玩,会在关键时刻袖手旁观,把他抛下不管。

    若真是如此,就算他和另外那人能全身而退,辛苦跑这一趟,也徒劳无功,白白错失偷袭良机。北唐有所警觉,日后再想偷袭就难上加难。

    玄悲歪着脑袋,看破他的心思,笑嘻嘻地道:“你是不是在想,如果来的人是方寸,那就好办了。他敢不听话,朝廷可以派人把灵台山的秃驴都杀了,对不对?”

    长生真人语塞,捋着胡须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所以我才想不明白,你何苦要冒这趟险?就算你是孤家寡人,无欲则刚,只要敢激怒陛下,就不会有好果子吃。”

    玄悲嗤之以鼻,傲然道:“陈长生,你是在威胁我?”

    长生真人表情复杂,苦口婆心地道:“不敢。你想贪玩胡闹,回去后有的是机会。南北不两立,你两世为晋人,总该出份力才好。”

    玄悲见他态度软下来,没有一味用强,这才感到满意,傲娇地道:“那好吧!你去引开萧铁伞,我来……”

    话音戛然而止。

    小和尚的脸色忽然绿了,仿佛活见鬼一般。

    只见前方城门大开,两人并肩而出,正是儒家二圣。

    长生真人心神大骇,忍不住问道:“你们为何会来长安!”

    由于朱雀大阵的缘故,八境强者都不愿进京,这些年,只有萧铁伞一人坐镇,儒圣师徒从没来过。所以,南晋在谋划偷袭方案时,并未把这俩人计算在内。

    若在往日,一人破阵,一人斗铁伞,一人火速弑君,这份方案出其不意,都能顺利实施。偏偏在今天,二圣被春秋真解引来,令他们的偷袭落空。

    董仲舒手持戒尺,隔着护城河望向玄悲,问道:“你就是排在第十一那位?”

    玄悲置若罔闻,懒得搭理董仲舒,侧身对长生真人说道:“有点意思。咱们大老远跑来,不能空手而回,总得打过一场才行。”

    长生真人皱眉,说道:“他们占尽地利,一旦纠缠下去,咱们无法赚到便宜。此事恐怕有蹊跷,还是立即撤退,回去查查是谁走漏了消息!”

    玄悲不乐意了,讥笑道:“亏你还是道祖,刚见到儒家圣人,就想灰溜溜逃走。这么怂包,难怪你始终是千年老三,以前被儒圣压着,现在连他的徒弟都怕。”

    斜谷会战后,风云榜排名发生变动,儒圣董仲舒由于堕境,从第二的宝座上跌落。为了维持南北平衡,挽回北唐的颜面,琅琊阁无奈之下,只好让文圣颜渊接替老师,登上第二位。

    所以,道家圣人长生真人,也就是南晋的道祖,一直被压制在第三位,无法更进一步。他若心有不甘,想证明自身实力,现在正是大好的机会。

    颜渊就在眼前,只要打败他,长生真人就能顺理成章地成为天下第二。

    长生真人沉默不语,显然有些心动。

    玄悲见状,在一旁怂恿道:“打吧打吧!我有个朋友以前跟我说,你只会些鬼画符的本事,不值一提。我也正想开开眼界,看你是不是配得上天下第三!”

    长生真人神色微变,沉声道:“你休想激我。稳妥起见,咱们还是赶紧撤吧!”

    “嘁……”玄悲鄙夷地撅了撅嘴,嘲讽道:“要是当缩头乌龟,才能得长生,这长生我还是不修了吧!”

    说着,他背过身去,作势要往回走。

    “对了,我朋友的母驴快临产了,回去以后,你记得帮我画张母崽平安符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