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64章 忽如一夜春风来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任真独坐在坛上。

    遵照他的意思,听课的儒生们早早散去,改日再来。

    此时,他正眺望着南方天际,神情变幻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顾海棠站在讲坛前方,摩挲着腕间那道红艳剑镯,看似漫不经心,实则警惕地感知四周,如临大敌。

    以两人目前的修为,还不足以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感应到城南的实时情形。但是,要猜出真相并不难,能将三大巅峰强者都吸引走,无外乎一种可能。

    南晋的强敌来了。

    既是这种可能,就意味着京城正面临无尽的凶险。对任真而言,则是始料未及的变数,相应地,也在考验着他对形势的判断。

    顾海棠站了一会,没有回头,问道:“你打算帮哪一方?”

    任真如今的立场极为微妙,跟北唐亦敌亦友,跟南晋藕断丝连,被夹在中间,正是左右为难的时候。

    若想帮南晋,那么,趁着三大强者被调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城外,他可以冒险进宫,跟顾海棠联手,伺机抹杀女帝,挑起皇城内乱,从而报仇雪恨;

    若想帮北唐,他只需按兵不动,置身事外即可。毕竟,这里是京城长安,禁军和强者无数,要是连京畿防卫都抵挡不住,他出手与否都没有太大意义。

    事发突然,南晋事先没跟他打招呼,李凤首又没通风报信,眼前局势瞬息万变,机会稍纵即逝,他必须当机立断,作出最正确的选择,否则就会前功尽弃,毁于一旦。

    他目光闪烁,幽幽地道:“如今双剑合璧,咱们的极限在哪里?”

    顾海棠闻言,盘算片刻后,答道:“遇到八境下品,能全身而退。”

    进京城之前,两人在斜谷外迎战梅煜,将七境强者抹杀,当时,她的修为还在五境。现在她成功破境,两人联手的战斗力明显有提升。

    但是,“全身而退”跟“正面迎战”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受限于任真的修为,要想跨越境界鸿沟,立即匹敌八境,等于天方夜谭。

    这样的答案,显然无法令任真满意。

    如果只能自保,无法谋求胜利,冒险出手就没有意义。更何况,董仲舒和萧铁伞都是八境中品,就算能杀死女帝,到时他们火速回援,恐怕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任真心思急转,迅速想通,这样做孤注一掷,希望渺茫,会将苦心经营的大好形势断送,殊为不智。

    而且,女帝暴毙,群龙无首,北唐社稷大乱,黎民将陷入水深火热。这样的局面,并非他想看到的,他更不想当这个千古罪人。

    如此一来,他最稳妥的选择,还是作壁上观,不插手这场决斗。

    顾海棠略微思索,补充道:“皇宫不同于大臣府邸,那里强者密布,还有不少隐秘机关。想火中取栗,只靠咱俩,还远远不够。”

    任真起身,走到高坛边缘,说道:“所以我刚才在想,南晋的计划应该不简单。只靠巅峰强者还不够,或许城里藏有他们的暗招。”

    他很了解南朝武帝的性情,对方心思缜密,谋定而动,绝非一时兴起、异想天开之人。这场奔袭,很可能还会有变数。

    顾海棠若有所思,转身看向他,“你是指绣衣坊的人?”

    任真没有回答,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忧虑地道:“他们明明是来刺杀女帝,但不知为何,我总有一种预感,此事仿佛是冲我而来……”

    顾海棠一怔,觉得这种预感太自恋,微嘲道:“你想多了。”

    任真有些失神,喃喃地道:“但愿吧……”

    ……

    ……

    吹水居位于城东。

    同样是在城东,数里之外的陋巷内,一名中年男子踽踽独行。

    此人异常高大,蓬乱长发遮掩面容,穿一条半阴半阳的古怪长袍,由于身材枯如竹竿,衬得袍子犹为肥大。

    他步伐轻浮,身姿摇摆不定,从远处看,更像是飘在半空中。

    确切地说,形如幽鬼。

    此时,若有修行者路过,看到这一幕,必会惊愕万分,忍不住吐槽一句“活见鬼”。

    因为这人浑身毫无生气,死物一般,如果不用肉眼去看,根本感知不到他的存在。

    这名鬼一样的男子,有一个好听而阳光的名字,曹春风。

    为了形容他的神出鬼没,南朝还专门有一句好听的诗,忽如一夜春风来。意思是,就如黑夜降临,没有任何征兆地,他的身影便飘落敌人身后。

    好听归好听,只有死人最明白,这名字和这句诗何其狰狞可怖。

    在城南爆发大战之际,这位新晋的风云第九,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城东,离吹水居不远的地方。

    他以独门功法,屏蔽了浑身气息,一路闪烁不定,按理说神不知鬼不觉,不会引起京城强者的注意。

    然而,在他行将走出巷口时,一名黑衣男子出现,堵住了他的去路。

    他微微侧首,从污发缝隙里透出一道幽冷目光,冷得没有生机。他盯着对方手里的黑伞,生硬地道:“你有这么强?”

    他对自身实力很有信心,所以,他有些意外,不相信凭萧铁伞的境界,能迅速感知到他的存在,将他拦在这里。

    萧铁伞面无表情,答道:“在长安城,我能掌控一切。”

    借助朱雀大阵的加持,他的神识空前强大,扫过的区域比寻常八境更广阔。

    刚才他就在不远处的吹水居,心意微动,察觉出此地异常安静,没有气机波动,隐隐透着古怪。

    当时他只是看出端倪,却没想到,竟有一位巅峰强者潜入蛰伏。

    曹春风听懂了,忽然一笑,白皙的脸庞反倒更加阴森,“口出狂言。天下之大,至少有三人进城,你就无法感知到。”

    他并非信口胡诌,除自己以外,另外两人他都认识,有天眼神通的任真,便是其中之一。

    萧铁伞神情微变,不愿跟他在这里费话,冰冷说道:“我是不是口出狂言,你马上就会知道。”

    说罢,他踏步向前,持伞刺向曹春风。

    在朱雀大阵里,他有绝对的信心战胜曹春风。这时候,他也猜出大概,城南那两人是明面上的主攻,这曹春风无声潜入,应该就是南晋派来破除朱雀阵的暗招。

    曹春风并不惊慌,脚尖一点,身形微颤,整个人宛如无骨的柳絮,柔软至极,以鬼魅而夸张的弧线避开铁伞,同时飘上虚空。

    萧铁伞看在眼里,震惊不已。此人的身法着实古怪,竟能施展超出人体极限的动作,仿佛不受自然定理拘束,真是武学奇才。

    不仅如此,他以神念催动朱雀大阵,试图引来阵道的雷霆之威,却惊悚地发现,大阵竟无法锁定气机,浑然察觉不到曹春风的存在。

    难道他是鬼?

    曹春风没把萧铁伞放在眼里,身形疾速后掠,望着前方,悠悠叹息,脸上浮出一抹惋惜之情。

    “本想来看看,果子熟了没,终究还是差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