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65章 再度联手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京城大地震动了足足两个时辰。

    萧铁伞对曹春风,董仲舒对玄悲,颜渊对长生真人,六大巅峰强者对决,声势浩大,威震百里。

    如同阔别重逢的小夫妻,时隔多年后,两朝巨擘再次大战一场,一上来就**,遏制不住心里的躁意,都毫不吝惜体力,爆发出强烈的求胜**。

    可谓**迭起,荡气回肠。

    最终,双方未能决出胜负,南朝三人各自散去。

    八境武修的共同之处在于,生命力都极旺盛,只要不被一击抹杀,就有足够的速度和耐力逃脱,即使存在上下品的境界差距,也能顽强存活下来。

    当日,剑圣以一敌四,尚且能落荒而逃,更何况这场偷袭战,还是势均力敌的三对三。

    所以,激战爆发后,京城群雄便大概预见到,若无新的强者入局,基本会以平局收场。这样的结果,北唐完全能接受。

    毕竟,南晋强者奔驰万里,贵在出其不意,偷袭京城皇宫。能粉碎他们的阴谋,使其无功而返,北唐已经算走大运,惊险过关,哪还敢不知足,生出更多想法。

    硝烟散去后,人们如释重负,都感到庆幸,多亏上天垂青,儒家二圣恰好正在京城,否则,那三名强者锐不可当,大唐朝就要亡了。

    相比之下,关于恶战的详细情形,他们无从得知,也没有兴趣去关注这点。

    北唐这边,只有二圣最清楚,大战绝非世人想象的那样,可以轻描淡写地用“平局”来形容。

    通过这一战,他们充分见识了对手的恐怖,也意识到两朝顶级战力间的差距,深切的危机感让人清醒。

    不过,最直接的结果却是,某人受了重伤。

    ……

    ……

    天色渐黑。

    吹水居里华灯初上。

    顾海棠没有像往常一样,躲在院后的阁楼里闭门修行,而是坐进一间厢房,出神地望着烛台上跳跃的火焰。

    她的注意力,全都用来留意着隔壁的动静。

    家里今夜来了一位客人。

    此时,任真坐在墙壁另一侧,面带笑容,正跟名义上初次相见的大师兄寒暄。

    颜渊造访,出乎他的意外。

    在他预想中,率先登门的人是董仲舒才对。毕竟夜长梦多,对方担心他再次逃跑,急于得到春秋真解,应该会夤夜前来求教。

    所以,他感到有些蹊跷。

    “虽然该称呼您大师兄,但您尊为一方圣人,师弟我如坐针毡,难免有些惶恐,您别怪我怠慢才好。”

    他笑容生硬,装出一副忸怩不自在的神态,心里则想着,颜渊人面兽心,是不折不扣的伪君子,最好有事直说,没事尽快把他打发走。

    颜渊坐在客位上,捧着茶盏,温文尔雅地道:“对外是圣贤,对内是自家人,用不着太客气。师弟比我早来长安,对这里的民风人情更熟悉,未来几天,还得麻烦你带我四处游览才是。”

    “好说好说。”

    任真嘴上应承着,心头疑虑陡生。

    听这话的意思,颜渊似乎没有立即离开的打算。一山难容二虎,一家难容二圣,莫非董仲舒会走?卧榻之侧,岂容猛虎酣睡,难道女帝会答应?

    颜渊仿佛看穿他的心思,品了一口香茗,慢条斯理地解释道:“南晋有位小僧,道法着实可怕,白天打伤了咱们老师。不出意外,他老人家会归隐山林,静养一段时间。”

    他说得比较含蓄,最直白的意思就是,董仲舒如今的状况很糟,更害怕他这位首徒,不得不远遁江湖,躲避他的追杀。

    任真闻言,神色微变,却不是惊讶于董仲舒被打伤,而是没想到,那个小和尚居然下山了。

    颜渊继续说道:“吃一堑长一智,发生这次偷袭,宫里警醒过来,认为京城的护卫还不够强,想请我留下来驻守一段时间,以防再次生变。”

    任真点头,明白了女帝的应变,转而问道:“老师人呢?现在何处?”

    颜渊随口答道:“他啊,素来最信任二师弟。在他眼里,仿佛只有那个迂腐的书呆子,才懂得忠孝礼义。若非如此,他怎会不来见你?”

    说罢,他漫不经心看任真一眼。

    任真没有说话,这时候忽然想起,当初在浔阳楼上,董仲舒略带醉意,点评自己座下的十哲时,确实曾说过,他最信任元本溪,视其为得力心腹。

    可惜,他此生最致命的错误,就是看错了自己的大弟子。

    颜渊放下茶盏,转身正视着任真,认真地道:“我今夜来此,是想问问你,你对师兄白天的处置可否满意?”

    他话锋陡转,看似突兀,其实不然。

    儒家最核心的四人,就是儒圣,大先生,二先生和小先生。老师跟老大争斗,既然老二选择站在老师身旁,那么,老大理应将任真拉拢过去。

    今夜颜渊登门,无疑是一种试探。

    任真心知肚明,满脸真诚,“我很感激师兄,替我当众化解尴尬。只是我担心,杀死袁崇焕,会给师兄添不少麻烦。毕竟太学和西陵,以前是支持您的。”

    颜渊笑容亲切,答道:“敢欺负师弟,我绝不答应。只要你能领情,即便失去太学那帮文人的拥戴,那又何妨?”

    任真闻言,眼神里充满感激,“最近我一直担心,师兄会因为我跟西陵文人的交锋,记恨于我,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当仁不让于师,以后若有需要我效劳之处,师兄尽管开口就是!”

    这次赴北,为了能达成目的,借刀杀人,他曾以剑圣的身份跟颜渊结盟,不仅从云遥宗之乱中浑水摸鱼,更是击碎了董仲舒独霸五百年的野心,屡屡得手。

    眼前颜渊送上门来,他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自己的作为无愧本心,就算与虎谋皮,利用那些伪君子真小人,又有何妨。

    颜渊笑逐颜开,拊掌说道:“好一个当仁不让,师弟果然深明大义!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做。至于皇宫那个书呆子,你以后还要胜过他才是……”

    言外之意,二圣之争,无需任真插手。任真需要做的,是在朝廷内部博弈,想办法打败元本溪,令儒圣失去朝廷的推崇。没有了官方认可,文圣才能取而代之,当上一家之主。

    战胜当今第一谋士,难度可想而知。颜渊别无选择,而且对任真颇有信心。自任真进京以来,一系列的举措足以证明他的智谋和能力。如此分工合作,双方正是势均力敌。

    任真说道:“以后若有倚仗师兄的地方,也得请您出面相助!”

    颜渊欣然应允。既是交易,双方自然各取所需。

    默契已经达成,他便不再逗留,起身告辞。

    临走前,他转身看向那堵墙壁,微笑调侃道:“剑意如此幽深,师弟难免要惧内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