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67章 大概就是命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有名堂?”

    任真有些恍惚,没有立即听懂。

    小和尚眼神幽深,说道:“如果钓小鱼,可以用蚯蚓或者虾米当香饵。要想钓大鱼,就得拿小鱼来作诱。鱼钩刺进腹里,那条小鱼即使能挣脱,遁入江海,你认为它还能活下去吗?”

    任真凝眉,揣摩着话里的深意,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

    现在他彻底听懂了。

    他就是那条小鱼,被南晋武帝当作诱饵,抛进北唐江湖里。而李凤首托玄悲前来,是想转告他,他体内应该被人做了手脚,就算能借用天眼神通,易容逃离江湖,恐怕也命不久矣。

    小和尚叹了口气,怜悯地道:“刚才这番话,并非我自己的解释,而是武帝在垂钓时,亲口对那老头所说。唉,看你的反应,大概跟我们想法一致。这下有大麻烦了……”

    任真没有说话,身体前倾,双手抱着脑袋,强迫自己克制住崩溃的情绪,浑身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

    如同被诊断出绝症一样,当得知体内潜伏着致命隐患时,无论是谁,都无法保持镇定。更何况,治病救命的药方又落在敌人手里,这更是天大的绝望。

    这些年,他被当成杀人工具来培养,从小饱受跟年龄不相符的折磨,活在他人监视的眼皮底下,就像缸里的金鱼,囚禁在金陵,始终不得自由。

    好不容易,他被放回江海里,以为已经得到自由,能无拘无束地畅游,按自己的心意活下去。尤其在杀死众多仇敌后,他心里如释重负,看到了美好生活的希望。

    他本以为,接下来只需操控朝政,稳住北唐局势,再伺机除掉那三个罪魁祸首,就能沉冤昭雪,摆脱笼罩在他头顶的阴霾。

    到那时,他权柄在握,不仅可以无视南晋的威胁,而且能倚仗北唐国力,日后挥师南下,攻破金陵,让亲手杀死父亲的元凶伏诛。

    先夺北唐,再灭南晋,是他早就定好的全盘大计。

    如今在北唐稳扎稳打,形势大好,前半部分计划眼看就快完成,他正得意地想着,接下来去前线战场,他为北唐立下汗马功劳,就会赢得朝廷的绝对信任,从此再也不必担心,南晋会泄露自己的身份。

    毕竟,谁会怀疑抗敌功臣是通敌奸细?到时候,世人只会认为,这是南晋的离间计,想借刀除掉劲敌而已。如此一来,任真就真正安全了。

    谁想到,就在意气风发的时候,这条噩耗如一瓢冷水,当头浇灌下来,令他如坠深渊,浑身冰冷。

    想借北伐南?不存在的。

    原来武帝早就在他体内埋下钓钩,虽相隔万里,始终牢牢掌控着他的命脉。天下再大,就算他能易容,会隐身,可以千变万化,又能逃到何处?

    诱饵终究只是诱饵,棋子终究只是棋子。

    无法抗拒的人生,大概就是命。

    任真猛然抬头,眼里充满对命运的愤怒和不甘,低声嘶吼道:“我命由我不由他,大不了拼得鱼死网破!”

    小和尚很理解他此时的悲愤心情,拍了拍肩膀,安慰道:“你还年轻,来日方长,有的是大好时光,何苦非要想着拼命呢?”

    虽然嘴上这么劝说,他心里也莫名凄凉。南晋那位可是九境之人,拥有五百年寿元,他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躲在深宫里耗着,谁又能活得过他?

    被天下第一扼住咽喉,还有比这更绝望的事吗?

    任真神色阴沉,紧攥着衣襟,寒声道:“我心里一直有个疑惑,以曹春风的特殊身份,为何亲自陪我多年。以前我认为,他是器重于我,才亲自教我,现在我终于懂了,我体内的名堂就是他弄出来的!”

    小和尚闻言,眼前浮现出那道状如幽鬼的身影,感慨道:“那个活死人,的确精通此道,所以这事很棘手,想通过别的方法,破解他苦心精研的鬼门道,恐怕异常困难。”

    任真感到绝望,沉默一会儿,说道:“咱们甚至都不清楚,他在我体内设下的是什么东西……”

    小和尚凛然道:“这正是我亲自赶来的用意。武帝派人来袭,曹春风白天就在城里,我担心他会对你不利,才主动请求同行。”

    任真闻言,目光不由一颤,想起了白天的情形,“你们在城外激战时,不知为何,我感到心神不宁,总觉得此事跟我有关。如此说来,难道是我体内那东西,对附近的曹春风产生感应?”

    小和尚凝重地道:“若果真如此,那就更糟糕了。眼前的当务之急,是尽快确认你体内的隐患。李老头请我下山,另一个目的就是,让我动用佛门秘法,来检查你的身体,争取能根除威胁。”

    任真眼眸微亮,盯着外表活泼可爱的小和尚,心情稍微缓和,“谢天谢地,幸亏当年认识了你,不然,我可能就稀里糊涂地死了。”

    小和尚傲慢一哼,一副不屑的样子,嘴角却微扬起来,“行了,别婆婆妈妈了,咱们赶紧动手吧!”

    说罢,他走到任真身后,运足真力,一掌拍在任真的背上。

    金光如潮水,顿时湮没整个房间。

    滔滔佛力将两人裹挟在内,此时,小和尚阖上双眸,面色沉凝,没有半点平时的滑稽,在佛光映衬之下,显得无比庄严。

    与此同时,任真也没闲着,将左手按在胸膛上,运行天眼神通,开始坐照内观,窥视自己的五脏六腑,试图找出症结所在。

    夜色寂静,时间缓缓流逝。

    紧闭的房间里,只有道道风声。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都满头大汗,皱着眉头,看表情似乎并没有进展。

    “不行,这样消耗太大了,”任真收起神通,沮丧地道:“京城凶险,你还得连夜离开,要是为了我精疲力尽,只怕出城时会有麻烦。”

    小和尚也很无奈,只好撤回佛力,坐在椅子上呼呼喘息,说道:“出城倒无妨,老子跳出尘世内,不在五行中,区区一座朱雀阵,还无法捕捉到我的气机。”

    白日里,曹春风曾对萧铁伞说过,至少有三人能自由进出,此言诚然不虚。他自己是活死人,形如干尸,不会被大阵识破行踪,另外两人,就是指任真和玄悲。

    任真有天眼,可以隐身匿迹,而玄悲小和尚,则是转世重生之人,身世渊源极深,不受俗世羁绊。

    任真知道他并没吹牛,放心一些,擦着汗说道:“不知你想过没有,武帝素来谨小慎微,缄默寡言,为何会将秘密泄露给李老头?是绝对信任,还是无心之失?”

    小和尚答道:“我在路上想过这点,大概是他有恃无恐,认为就算你知情,也绝对无法破解那鬼门道吧?”

    任真眯着眼眸,幽幽地道:“没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