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68章 说走就走的一日游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高手博弈,不会走毫无意义的废棋,尤其是武帝这样老谋深算的对手,肯主动吐露玄机,自然有他的用意。

    任真揣测道:“大概有两种可能。其一,这是在试探李老头的心意,看他到底站在哪一边。毕竟,我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小和尚点头,“不错,有这种可能。你知道真相后,必定全力尝试破解玄机。一旦被南晋的人察觉,便说明李老头已经泄密,不再可靠,他就会遭到毒手,从武帝身边消失。”

    回想起那天老头离开时的佝偻背影,任真沉声道:“所以,我只能秘而不宣,悄悄寻找出路,以防打草惊蛇,这样才能保他安全。”

    小和尚提醒道:“不止如此,在未找到出路前,你也别再做可能激怒南晋的事。否则,你体内的火药就会被引爆!”

    “你说的是另一种可能。他故意道破玄机,其实是想借李老头之口,向我传递死亡威胁。我知道这件事后,只能任由他摆布,再不敢生出反叛之意。”

    说这话时,他忽然醒悟过来,李老头在武帝眼里不足为虑,这第二种可能,多半就是此举真正的意图。

    尤其是这节骨眼上,他在北唐的权势越来越大,过不了多久,还会担任粮草转运使,亲赴前线战场,将直接左右战局,决定天下大势。

    为了这次北伐,南晋苦心绸缪多年,志在吞并北唐,一统天下,绝不能容许失败。如此宏图大计,要是毁在自己培养的奸细手里,那将沦为千古笑谈。

    或许,武帝正是基于此,才提前泄露底牌,牢牢扼住任真的咽喉,想迫使他就范。

    对任真来说,这就意味着,他必须抛弃原先的计划,在两朝战场上,绝不能露背叛南晋的迹象,否则,付出的将是生命代价。

    如此一来,他的行动难度将无限增大,被夹在两朝中间,既不能损害自身的军力,又不敢挫败南晋,这可真是瞻左顾右,左右为难。

    此时,他开始后悔,早知会有此劫,他绝不敢再把军情提前泄露出去。本想着引蛇出洞,没想到,反而成了拥蛇入怀。

    小和尚没考虑这么深远,忧虑道:“以陈玄霸的狡诈心性,这甚至会是一箭双雕,同时在试探你和李老头。接下来,这将真正考验你的心意。”

    所谓心意,无非是在南北两朝之间抉择。以前,任真打算借北伐南,以后他还敢这么做吗?

    任真越想越乱,感觉脑袋都快炸了,索性不再去想,烦躁地道:“既然身不由己,那就活一天算一天。即使有再大的麻烦,也等到时再说吧!”

    小和尚见状,说道:“离开金陵前,李老头让我提醒你,好好修炼那部《两仪参同契》。他说,一大把年纪,就只能为你做这么多……”

    说罢,他站起身,向任真告别。

    “此间事毕,我也该回去了。日后,你重回南晋时,记得去灵台山找我。”

    任真不由一愣,“灵台山?你要跑到那里?”

    他分明记得,玄悲是在雪窦寺修行。

    小和尚叹了口气,“说到底,谁叫方寸老秃驴非认为,你跟佛门有缘呢?上次为了帮你救活剑圣,他元气大伤,至今还出不了寺。唉,他帮你,我再帮他,都他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孽缘!”

    他转过身,不再唠叨,深深看了那堵墙壁一眼,便扬长而去。

    任真走出门口,望着那道身影消失在夜幕中,眼眶早已湿润。

    李老头,方寸大师,玄悲小和尚,他在南晋的朋友总共就这么几位,都愿意舍生忘死,鼎力助他,怎能不叫他感激。

    得知己如此,夫复何求?

    一袭白衣出现在身后,静静陪他站在夜色里。

    “这条命是我欠的,你不需要内疚。”

    ……

    ……

    哪怕即将世界末日,生活总得继续。

    任真彻夜未眠,在会客厅里枯坐了一宿。天亮以后,他便带着顾海棠出门,离开东城。

    既然知道了某些事情,那就不能坐以待毙,要为之做些事情。

    两人先是去了城西,在闹市里漫无目的逛半天,又沿着城墙根,徒步走到城北,匆匆吃了碗臊子面后,再踏上纵贯长安城南北的朱雀大道,一直走到最南端的宣武门。

    最后,他们还没打道回府,天色已黯淡下来,夜晚将临。

    简单地说,这对名义上的夫妇,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长安一日游。

    昨夜发生的对话,顾海棠在隔壁都听到了,所以一开始,她以外他是心情郁闷,想出来散散心,排解下愁绪,便没有说什么,默默陪在身边。

    然而,当任真沿着城墙量步数时,她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寻常。

    这绝不是散心,而是在有意识地做些什么。

    头顶着炎炎烈日,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任真负手前行,只顾盯着脚下的步伐,没有抬头,“偌大长安城,逛到现在,你可曾看出一些门道来?”

    顾海棠一愣,隐隐猜到话里的深意,摇头道:“没有。你有收获吗?”

    任真闷声答道:“我也没有。”

    顾海棠顿时恼火,只是考虑到他突遭变故,难免情绪失常,便没有发泄出来,耐着性子问道:“还要逛下去吗?”

    任真沉默一会儿,忽然说道:“囚禁猛虎的笼子,有一天破开了缺口,老虎随时可能钻出来咬人。你说,该怎么办?”

    顾海棠再次愣住,无言以对,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任真均匀地迈着步子,又说道:“不知道就算了。”

    陪女人逛街,居然是这么个逛法,活该他上辈子孤独一生。

    顾海棠忍无可忍,这次终于丧失耐心,寒声道:“咬死活该!”

    她转身就要离去。

    任真这才抬头,拉住她的胳膊,将话题移开,“刚才咱们走过很多地方,你觉得哪处的人气最旺?”

    顾海棠白了他一眼,随口敷衍道:“城北,钟鼓楼附近。”

    任真眯着眼,略微回忆片刻,恍然道:“就是咱们路过戴春林时,你偷偷瞄过几眼的那地方吧?”

    戴春林,是享誉南北的百年老店,从事的是脂粉香件生意,相当于异世地球上的迪奥香奈儿,素来为女子所青睐。

    顾海棠被一言戳破,迅速背过身,雪白面颊上罕见地漾出微红,这副画面美到了极点。

    任真仿若未见,眼里却噙着笑意,径直走向城北。

    “我去把整个铺子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