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71章 雏形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这里原先是戴春林的脂粉铺,铺面不算太大,但在店后附带一处很宽敞的四合院,为赌坊改造工程提供了足够的空间。

    赌坊里拆分成无数嘉宾包间,并排在一起,此时坐满了人,都隔着珠帘,望向院后的巨大战台,等候这场匠心独运的团队竞技开幕。

    在大堂柜台后方,竖立一块粉白石碑,上面用炭笔写满了首轮的对阵名单,以及相应的押注赔率。任真派数名心腹守在这里,负责管理赌客的下注筹码,同时更新每轮的对阵次序。

    刚才进门时,众多豪客便一掷千金,提前买定首轮的胜负。他们虽不熟悉全部参赛团队,但对一些京城天才早有耳闻,将筹码押在久负盛名的大热门身上,胜率总比那些外地考生更靠谱。

    除此之外,盘口出现的另一种情形,就是赌客更支持自己家族的青年。

    按事先定下的规则,这次竞技跟大朝试一样,只允许三十五岁以下的人参加,俨然变成朝试的预演。诸多望族不甘人后,都花费重金聘请打手,当族内后辈的队友,既能助其大出风头,又让他们在赌桌上春风得意,可谓一举两得。

    对于开盘的形势,任真早有预料。作为庄家,盘口赔率直接决定这笔生意的收益,他当然不敢托大。

    院子东厢房的门紧闭,里面响着密集的啪啪声。

    十余名账房先生在疾速打算盘,持续进行大量运算,根据盘口不断变化的下注情况,算出令庄家稳赚不赔的适宜赔率。

    这些人手指如飞,额头渗出汗珠,也顾不上去擦。时间紧,任务重,他们要帮东家算无遗策,才能赢得过这座京城。

    西厢房里更是挤满了人。所有参赛选手都在这些歇息,等候登台比试。

    关于报名队伍,赌坊并非来者不拒,而是经过严格筛选,最终只录取三十二支战队。

    毕竟,后台的博彩是重头戏,赌客们想看到有名望有实力的天才碰撞,这样才有期待和刺激感,吸引他们下注。所以,赌坊不能让默默无闻之辈混进来。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任真从中赚了一大笔手续费。想赢取极品剑经,又想不付出任何代价,这还有王法吗?

    而在战台北面,也就是四合院的正房,两位庄家对坐在窗前,侧身注视着外边的热闹,宛如超然世外的高人。

    一个月前,那场拍卖盛会轰动京城,幕后的主使就是任真。如今,这场豪赌盛会再次万人空巷,引领潮流的人依然还是他。

    再擅长利用规则,也比不过擅长制定规则。而任真,始终是规则制定者,是操控整个大局的主宰。所以对他来说,赚钱轻而易举。

    如今,顾海棠对他的能力再无怀疑,她早就明白,绝不能拿这个十六岁的少年当小孩子看,他比所有中年人的心性更成熟。

    在她的潜意识里,两人之间早已没有年龄代沟,抑或是障碍。

    “咱们就这么看着?”

    她渐渐习惯了放下修行的生活,经常跟任真相处,也会生出想跟他聊聊天、试图了解这个人的念头。

    比如此时,她就觉得有些无聊,觉得人生如果太容易成功,反而失去很多乐趣。

    任真托着下巴,瞟她一眼,“要不然?让你不劳而获,坐着数钱,这都不乐意?”

    她打了个哈欠,表情有些索然无味,“你精通易容,不如扮成不起眼的小角色搅局,以黑马姿态爆冷夺魁?如此一来,咱们赚得会更多。”

    “还是消停点吧,”任真明白她的意思,摇头说道:“你没玩过这种游戏,还不知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就算我的实力再强,也很难靠单打独斗获胜。”

    海棠有点不信,“有这么夸张?”

    任真想起前世玩游戏时的暴躁心情,无奈苦笑,“队友神坑,谁都带不动。我如果打排位,去哪里凑四个给力队友,来辅助我上王者?”

    海棠一脸茫然,“神坑?排位?给力?王者?”

    任真叹了口气,情知解释不通,只好说道:“五人团战,最重要的是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我办这场竞技的用意,就是想让新人们觉醒团队意识,找到适合搭档的队友,未来在战场上得心应手。”

    海棠有点懂了,却不关心他的用意,锲而不舍地问道:“如果出战的是你,你需要四名什么样的帮手?”

    见她难得好奇,他解释道:“首先,这取决于我的特点。我精通剑术,杀伤力惊人,所以在团战时,我的策略是尽快杀掉对手的核心威胁,而不是被防御力极强的人缠住,无法发挥特长。”

    海棠点头。

    “说到这点,就引出我需要的第一位队友。此人必须肉身强横,擅于防守,能够挡在前面扛住对手的攻击,为我突袭刺杀提供机会。我喜欢把这种人叫做坦……罢了,这个词你也听不懂,就叫战士吧!”

    海棠若有所思,开始回忆自己认识的人里,是否有这种类型的强者。

    任真继续说道:“谈到防守,就必须提起一个词,墨守非攻。所以,让我任意挑选的话,我肯定先选一名墨家的高手。”

    说这话时,他脑海里迅速想起李慕白的身影。若是由墨家巨子出马,这位国服第一坦克充当保镖,那简直美滋滋,一路顺风顺水。

    “有队友贴身肉搏,与之相对地,就需要有队友隔空骚扰,凭借强**力,破坏对方的阵型。只是,这类队友内力消耗过大,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无法随时发动。”

    海棠心思机敏,脱口而出,“你是指儒家强者?”

    任真点头,笑道:“不错,儒家的本命字强则强矣,但是从凝聚到爆发,需要一定的时间酝酿,而且很忌惮被人欺身厮杀。在五人团战里,儒修的缺点能最大化弥补,扬长避短。”

    海棠问道:“莫非你想联合诸家,构成一队强大的人马?”

    任真不置可否,“儒家的修行法门决定了,他们不适合战场上真刀实枪的厮杀。而兵家却相反,他们修炼的是器,不是气,不需要耗费太大真力,就可以发起迅猛攻击。”

    “十八般兵器,各有所长。我需要的第三位帮手,是兵家的暗器高手,最好是名神射手,能利用强弓利箭破开对手防御。”

    墨家,儒家,兵家,任真需要的队友出自不同家派,果然很难同时聚齐。

    “战场之上,流血负伤在所难免,谁能尽快恢复,再次投入战斗,谁就有更强大的力量辅助。所以,还需要医家圣手参与,才能实现完美协作。”

    说罢,他想起自己体内的未知秘密,不禁神色黯然。

    目前为止,他一筹莫展,还没想出能解救自己的那位神医。

    他罗列的四个伙伴,又都在哪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