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73章 你们偷水晶!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任真指的是中路那名精瘦书生,手摇折扇,看外貌没有奇特之处。但从对战一开始,此人就引起了任真的注意。

    他始终守在莫染衣身旁,并非场间杀伤力最强的人,但他一直挥动折扇,释放出大量的寒冰真气,阴煞刺骨,是令范东流头疼不已的苦主。

    若按角色划分,他应该是法师,还是最难缠的冰冻系。

    海棠刚才也留意到这人,见任真把他当作突破口,不禁说道“不错,有此人在旁辅助,范家在中路吃尽苦头,的确应该先解决掉他。只是,范家只有两人,实际操作起来,绝没那么简单。”

    任真明白她的意思,微笑道“我选他当目标,不仅因为他很难缠,还因为他是全场防御力最差的一个。你没看到,他一直躲在莫染衣后方,不敢露面么?”

    柿子当然要挑软的捏,在实战对决中,能力均衡最为重要。法师和射手的威力固然很大,但他们偏科严重,往往防守很差,容易被敌人针对,轻松抹杀。

    就像木桶容量取决于最短的木板一样,在对面五人都很强的情况下,谁的弱点相对更明显,谁就会首当其冲,被当成打击的目标。

    话虽如此,海棠说得不无道理。对方有自知之明,始终藏在后面,即使想主动攻击他,在僵持情势下,操作起来也很困难。

    任真点头,目光落在范东流身上,悠悠说道“所以,这就考验那小子的能力了。穷则变,变则通,眼前他们陷入挣扎,唯有主动求变,才可能捕捉到一丝战机……”

    他前世打过不少游戏,在游戏里,遇到逆风局时,最好的选择是稳住不慌,通过打野来发育,积蓄实力,等时机成熟后再发起反击。

    可惜,这只是模拟游戏,并不具备野怪这种存在,所以,范家的选项里并没有这一条,只能寻求变通,险中求胜。

    海棠若有所思,忽然联想到,如今南北两朝开战,北唐不正像范家一样,处于不利局面么?

    如果任真出现在战场,又会带去怎样的变数?

    任真没有看她,望着窗外说道“那夜在拍卖会上,我很欣赏范东流的表现,不急不躁,沉稳果决。后来翻看猫扑堂的密档,发现这位范大公子跟我有些神似,在修行领域也是不拘一格,博览众长。”

    “所以,你看好他能逆转局势?”

    任真不置可否,继续说道“时至今日,诸子百家大多消亡,范家能坚守法家理念,在朝堂上艰难立足,殊为不易。我很钦佩范家父子,所以,你应该理解成,这场对决是我设下的收徒考验。”

    海棠看着任真,有些诧异。她听出来了,范家和莫家的揭幕战原来是任真一手安排的,用意在于考验范东流。竟有人能打动他,让他愿意主动收徒!

    此时的范东流,正在战台上卖力挥剑,艰难招架对方的猛攻,还不明白这一战,全是拜他未来的老师所赐。

    但他也意识到,再这么下去,他们俩迟早会被对方攻破,中路一旦崩溃,这场对决就结束了。

    “不行,必须要镇定下来,想出瓦解对手的策略。”

    他咬牙盯着面前一脸冷漠的莫染衣,心里的焦急情绪平复,开始冷静分析敌我态势。

    某一刻,他脑海里灵感乍现,顿时计上心来。

    他忽然侧身,朝下路大喊道“三哥,拐了啊!”

    先前在组队时,他们就商量好行动暗号,这句“拐了啊”,有着特定的指代意义。

    莫染衣三人闻言,微微一怔,有点不明觉厉,然后便发现,范东流以最快速度冲向下路,而那个三哥也变换线路,同时朝中路奔来。

    上中下三线之间的距离并不远,只是一恍惚的功夫,莫染衣眼睁睁看着对面完成了一次换线。

    他反应过来,冷笑一声,眼神里充斥戏谑的意味,“雕虫小技,换人又如何?连你这千年老二都招架不住,别人来了也是送死!”

    说罢,他浑身战意余盛,全力朝那位三哥袭杀而去。

    他跟范东流是发小,从小便在同一座私塾念书,每次他的成绩都比范东流更优秀,略胜一筹,但又拉不开差距。这么多年,范东流一直屈居第二,被他占尽风头。

    正因如此,京城赌客们都乐于看到,这对渊源极深的天才上演宿命对决。或许也正因如此,任真才会授意让他俩交战。

    莫染衣说得没错,范东流是范家战队的最强主力,连他都无法以二敌三,换谁来中路都照样被吊打。所以,单纯的换人并没有任何卵用。

    倒是作壁上观的任真,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我这未来的徒弟,想法挺不错,接下来就赌你的速度了……”

    他隐隐猜出范东流的用意。

    果然如莫染衣所料,范东流离开后,范家在中路的实力更弱,雪上加霜,那两人节节败退,眼看快要败下阵来。

    范东流见状,被迫无奈之下,只得再次喊道“三哥,拐了啊!”

    然后,他又迅速返回中路,准备吃这回头草。

    一回生二回熟,莫染衣这次听懂暗号的意思,知道范东流准备回来,哪能任由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他身形激射而出,如猎豹扑食,无声而迅猛,偷袭向跑往下路的那位三哥背后。

    出其不备,他果断出击,似乎发现了锁定胜局的良机。只要一掌重伤对面一人,接下来就是五打四的局面,莫家就能初战告捷。

    “聪明反被聪明误,范东流,你这是自取……”

    他面带狞笑,傲慢地瞥范东流一眼,笑意瞬间凝固。

    他默然察觉到,在他冲向三哥之后,范东流并未赶来救援,而是半路调转矛头,径直杀向后方的那名寒冰法师。

    原来,范东流之所以去下路,并不是真的只想换人,而是敏锐地发现,那寒气法师的站位不仅靠后,而且更靠右一些。

    他选择去右翼下路,再从右翼无功而返,这样能让莫染衣放松警惕,更关键的是,在返回途中,他就能离那法师更近一些,便与他出其不意,突然发起偷袭,拔掉这根肉中刺!

    令他喜出望外的是,莫染衣竟然冒进,离开原先的位置,如此一来,那法师失去最强大的护卫,他再突袭铲除,就变得更容易了。

    就算以一换一,用可怜的三哥换那碍事的法师,这波操作也稳赚不赔!

    莫染衣大惊失色,那还顾得上三哥不三哥,仓皇往后倒退,失声喊道“快去保护四弟!”

    随着他的暴喝,莫家另外三人来不及思考,迅速听从口令,同时朝那位法师四弟收缩而去。

    场面顿时大乱。

    范东流手持长剑,一往无前,面对行将合围的莫家四人,脸上毫无惧色。他不仅不退,反而更决绝地杀向那名法师。

    “我来拖住!”

    “你们偷水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