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74章 沐侯而冠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莫过于此。

    莫家几人深知那名法师的重要性,断然不能失去他,更知道他的防御力很差劲,弱不禁风,若是被范东流欺身缠住,恐怕无法幸免。

    听到莫染衣的高声示警,他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顾不上判断和犹豫,都以最快速度朝中路靠拢,决然要保住法师。

    面临火速驰援的敌人,范东流此时孤身犯险,如果选择尽快撤退,放弃偷袭对方法师,不是不可以,但会前功尽弃,让对手缓过这口气,见识到这种套路后,后面再想偷袭就难了。

    他清醒地知道,这是范家翻盘的最后机会,就算身陷囹圄,他也不能贸然撤退,让希望彻底破灭。所以,他选择豪赌一把,将自己当成诱饵,趁对方的阵型被扰乱,指挥队友们前去偷水晶。

    兵法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最初,他的换线是虚,偷袭是实。此时形势变幻,偷袭又成了虚,调虎离山变成真实的杀招。

    范家另外四人情知,范东流心意决绝,不顾自身安危,也要拼下胜利,便狠下心不去支援,同时从两翼扑向莫家的大本营。

    莫染衣见状,脸色霎时苍白,万万没想到,对方会继续玩这一招。他心里懊恼,都怪自己懈怠大意,低估了范东流的求胜意志。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

    “你们保护老四!”

    喊出这句话时,他头也不回,已经拼命冲向自家阵营,想以最快速度拖住对方四人,争取一线希望。

    只要他能及时赶到,就会跟范东流一样,都处于以一拖四的绝境,谁先崩溃下来,谁就会成为输家。到时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只是,他还来得及吗?

    战局风云突变,两名天才的决断都在一念之间,双方都争分夺秒,眼看就要分出胜负。

    场外,刚才还慵懒侧坐的赌客们,感受到激烈的战场气氛,神经都紧绷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场内,生怕错过任何一丝精彩的情节。

    至于范莫两家的长辈,此时哪还坐得住,都站在包间的窗口,神情忐忑不安,额头上渗出汗水。

    尤其是莫家的人,心脏砰砰狂跳,直直盯着莫染衣的背影,恨不得他能插上翅膀,立即出现在水晶前,挡住对方的猛攻。毕竟,这局不仅关系到莫家的颜面,更将决定一场千万巨资的豪赌。

    有位长老恨铁不成钢,气得一拳砸在墙上,发出低沉的嘶吼。

    “快啊!”

    而在北屋窗前,任真和顾海棠并肩而立,同样注视着莫染衣,替范东流捏着一把汗。

    “我现在认同你的观点了。五人团战,确实更依赖策略和配合,只靠一人之力赢不下来。”

    海棠目光闪烁,感慨道:“范东流的实力,最多跟莫染衣打平。再比较另外四人,范家明显处于下风,按理说胜机渺茫。”

    任真闻言,面带笑意,“但是,范东流凭借他的智慧,声东击西,引蛇出洞,巧妙创造出了眼前的局面。能实现这点,足以证明团队协作的重要性。”

    海棠点头,继续道:“我也赞同你刚才的说法,从他身上能看出一些你的影子来。所以,你收他为徒,是很明智的选择。”

    冷静、睿智、果断,同时有大局观,不因个人得失葬送全局,这些不仅是范东流展现出的优点,更是任真能一路走到今天的最大倚仗。

    确切地说,这才是他的金手指。

    他沉声说道:“所谓大朝试,只靠一份卷子,几场比试,就能甄别人才的优劣吗?当然不能。既然由我主考,就要追求最大限度的公正。像范东流这样的人,才应该出现在北唐朝堂上,出现在两国战场上!”

    在他眼里,真正的大朝试已经开始。

    而刚才这一局,结果并不重要,范东流通过优异表现,获得任真的认可,这就足够了。即使他在考场上大失水准,任真也会徇些私情,甚至替他舞弊,只为不让人才埋没。

    只要结果美好,无愧本心,任真并不介意过程肮脏。

    海棠眉头微皱,话音里透着一抹忧虑,“你难道不觉得,你已经在朝廷里树敌不少么?众怒难犯,只按你心里的准绳去考量,维护公正,恐怕接下来的敌人会更多……”

    任真没有说话。

    强极则辱,此言不虚。为了尽快攀上顶峰,掌控北唐局势,这一个月里,他表现得确实太强势。别的不论,光是东西两党,就统统被他得罪干净。

    而数日后的大朝试,更像一块巨大的蛋糕,等着众多权贵去分配。他如果真的秉公监考,遴选精英,驳掉那些望族的面子,到时候,绝对会遭满朝记恨。

    人言可畏,这样做固然对北唐有利,对得起良心,但对他日后行走官场,真的有利吗?

    任真坐回席位,陷入沉思。

    房间寂静。

    海棠依然立在窗前,某一刻,忽然说道:“你看那人。”

    任真走过来,循着她手指的方向,视线落在院子入口,眼眸顿时眯了起来。

    一名既矮且胖的男人走进来,衣衫华丽,手里拄着一根金灿灿的拐杖,左脚始终没有着地,显然是瘸子。

    他步伐极缓,走进院子后,没有侧头看战台哪怕一眼,只是沉默前行,看方向,正是直奔任真所在的北屋。

    在他身后,两名枯瘦老者相随,一人腰别玉箫,一人背负古琴,俱是披头散发,看不清面容。

    见此光景,顾海棠神情微异,说道:“江湖多奇人,这三位虽气息普通,似乎道行不深,但你最好别轻视他们。”

    任真捏了捏蹙起的眉峰,说道:“我哪敢轻视他们?麻烦找上门了。”

    顾海棠听出异样,问道:“怎么,你能认出他们的身份?”..

    “是啊,”任真苦笑一声,解释道:“我又不是瞎子,当然能看见那胖子戴了顶高高的帽子。这顶高帽,就是明显的身份标识。”

    顾海棠一直在云遥宗守阁,极少来京城,对俗世之事漠不关心,不认得这个俗人,也很正常。

    但任真身为绣衣坊主,掌握天下情报,又岂会认不出,是大名鼎鼎的沐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