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78章 赌坊幕后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任真刻意无视沐侯的问题,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道:“这些年,女帝一直都知道,那孩子还活着,也是她唯一的骨肉。但沐侯并不清楚,以为孩子早被杀死,所以耿耿于怀,无法解开这道心结。”

    说着,他漫不经心地瞟沐侯一眼。

    “这桩旧事,更激发了他的信念,一定要把沐清梦培养成才,继承自己的爵位,然后就能在女帝面前替他炫耀。‘你杀死咱们的孩子,孤苦伶仃,我却还有一个很争气的女儿,’这应该算是报复心理?”

    说到此处,顾海棠终于理解,沐侯为何执意要让女儿继承爵位,原来是在跟女帝暗暗斗气。

    “至于女帝为何欣赏沐清梦,时常召她进宫相见,也就不难理解了。我想,她大概对前夫心怀愧疚,而且看到沐清梦跟自己有些神似,所以动过几分慈母之爱吧……”..

    顾海棠听着一系列分析,不禁点头,认可他的推论。

    任真怜悯地看着沐侯,微嘲道:“你看,只需交出三分之一的赌坊,就能实现夙愿,出掉这口恶气,多么划算的买卖。可惜,你却偏偏不听,非要选择更难的路。”

    沐侯的脸色渐渐缓和,此时哪还在乎任真说了什么,反复嗫嚅道:“我儿子在哪……我儿子在哪!”

    任真不温不火,“想知道这个秘密,至少需要一半的赌坊。”

    从见面到现在,他跟沐侯交锋数次,想得到的东西只有一样,就是沐家的银钩赌坊。不惜揭开当年的惊天秘闻,也都是为了达成这个目的。

    这时,沐侯忽然安静下来。

    他低下头,内心斗争良久,颤声说道:“除了赌坊以外,我愿用其他任何东西作交易,哪怕当牛做马都行!只求你告诉我,我的儿子究竟在哪里!”

    说这话时,他眼里已经噙着泪光,分明是在苦苦哀求任真,哪还有半分刚进门时的倨傲,显得极为可怜。

    任真叹息一声,知道他绝非在演戏,而是中老年人盼子心切,真情流露所致。唉,可怜天下父母心。

    “你我素无冤仇,我不想为难你,也无需让你当牛做马。我是个生意人,跟你做这笔买卖,就只想要你家的赌坊,其他条件都免谈。”

    顾海棠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沐侯再次沉默,只是这次思考的时间很短,黯然道:“事情重大,关乎沐家兴衰,我不能草率行事,容我回去斟酌几天,再给你答复,行吗?”

    任真点头,淡淡道:“可以,不过我奉劝你,最好别耍花招。否则激怒了我,不仅不会告诉你答案,还会让你痛不欲生。”

    他的话音很轻,意思却很狠辣,是在**裸地威胁沐侯。

    沐侯连忙点头,拄着拐杖站起来,转身走向屋外时,终于克制不住情绪,泪如泉涌。

    他做梦都无法想到,自己气焰嚣张而来,志在打压任真,最终离开时,却是涕泗横流,被任真治得妥妥帖帖,险些就要跪地乞求。

    吹水侯这潭水,太深了,他吹不动。

    屋里,任顾二人相对而坐,都在回想着刚才的情形,神情各异。

    “我越来越觉得,你这个人太可怕。连一个跟你素无交集的人,你都能捏住他的命门,让他意志崩溃,甘拜下风。或许,世上不该有无所不知的人存在。”

    海棠认真注视着任真,清秀眉眼间透着一抹难明的情绪。

    “这不是偶然,跟沐楚相见更非意外,一切早在计划之内。我知道,刚才看见他的泪水,你动了恻隐之心,不喜欢我这么做,但你想过没有,他是怎样的人,他那个儿子又是怎样的人,值得可怜吗?”

    海棠没有说话。

    任真说道:“真正可怕的,并不是我,而是将我培养成这样的人。我看似无所不知,手眼通天,实际上掌握的大多数情报,都是用来打击北唐,攻讦对手的弱点。说穿了,我就是别人手里的工具罢了。”

    老话重提,并不新鲜,海棠问道:“那你回答我,你的计划里为何要开赌坊,为何会针对沐楚,为何要煞费苦心,夺走他家的赌坊?别跟我说,你只是为了钱。”

    任真沉默一会儿,反问道:“你有没有想过,沐楚生性要强,把面子看得太重。他为何宁肯含泪哀求我,都不愿让出半数赌坊?你觉得他是视财如命的人?”

    顾海棠怔住。刚才她只是不忍看到,任真拿沐楚的儿子威胁他,却没有留意过这一层。此时听任真说出,她才察觉到一些端倪。

    “你苦心争的,是赌坊。他不肯给的,也是赌坊。赌坊究竟意味着什么?你那天所说的财气,又是什么意思?”

    面对她锲而不舍的追问,任真有些无奈,只好说道:“如果你很想知道真相,那我只能说,赌坊是沐家的,又不算是沐家的。”

    海棠表情错愕,“什么意思?”

    “赌坊表面上经营敛财,是沐家的产业,实际却凝聚长安城的气运,被别人当做它用,绝不止赚钱这么简单。沐楚有所顾忌,担心我接手后,会撕破赌坊的真实面目,所以不敢交给我。”

    赌坊多的是人,就有人气。

    赌坊多的是钱,就有财气。

    赌坊的人要想赚钱,得靠运气。

    所以,每家赌坊都是一座凝聚气运的气眼,将天机、地脉、人道合为一处。

    长安所有赌坊都被沐家掌控,星罗棋布,散落在四方各处,那么,从某种程度上说,沐家的银钩赌坊,背后实际是长安气运的监护者。

    任真想要赌坊,就是要监控住长安气运。

    “长安的气运……很有用吗?”

    任真听到这个问题,哑然一笑,知道再解释下去,就只能和盘托出了。

    “这座雄城的气运,就是维系朱雀大阵的力量驱动,而沐家的赌坊,相当于朱雀阵的无数枢纽。赌坊无处不在,所以,朱雀阵笼罩全城。”

    顾海棠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赌坊掩人耳目,藏在它幕后的,竟然是守城的朱雀大阵!

    财气通神,阵道杀神。

    任真争赌坊,其实是在夺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