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80章 朝试改变人生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六月初一。

    云顶赌坊开业,一炮而红,长安城万人空巷。

    柜台账面盈利两百万两,创下赌博行业历史之最。

    初二至初六。

    云顶赌坊热度不减,英雄联盟如火如荼,**迭起,一直成为街头巷尾的热议话题。

    “今天你买哪家赢”取代“吃饭了没”,变成街坊邻里见面时必说的打招呼用语。连很多曾对赌博嗤之以鼻的妇女,都忍不住开始关注赛事的进程,甚至偷偷跑去赌坊,为自己最倾慕的英俊公子买一注。

    任真勇立潮头,通过改革玩法,成功让博彩业赢得民众的认可,对他而言,最直接的回报,就是那一箱箱白花花的银子。

    今年夏天,长安热,博彩更热。

    任真并未稍富即安,让银子躺在仓库里睡觉,而是趁着这股热潮,乘胜追击,在东西南北四方城区又盘下几家铺面,开起连锁分店,拉开S2赛季的帷幕。

    于此同时,任真推出新玩法,征战新赛季时,先在四大城区进行海选,激烈角逐出进入总决赛的队伍。

    如此一来,不仅能增加比赛名目,而且会让各个城区的居民把它们当成主队,倾注热情,密切关注,支持当地主队战胜其他队伍,最终夺魁。

    推陈出新,才能维持热度,任真此举更加成功,令英雄联盟大红大紫,真正融入到基层群众里,被广泛认可,进一步成为大众娱乐。

    与之相应地,则是居高不下的收入额。任真走进银库,看到架子上堆满的银块金条时,脸都笑成了花,眼睛眯得快睁不开。

    现在,他是名副其实的京城富豪。

    这些天,他宅在家里没有露面,一边琢磨着,以后要不要推广足球,真的办届世界杯,一边则开始计划着,在京城内外开设粥场,学学前世的社会名流,多做一些慈善。

    只赚不花,不愿回报社会,这样不仅会遭人嫉妒,长此以往,更容易被朝廷盯上。缴纳赋税倒还好说,任真深谙女帝的性情,到时见财起意,拿他抄家充公,这种事她绝对做得出来。

    所以自古至今,做慈善都是破财消灾、讨好掌权者的有效途径,同时也能让为富者赚点好名声。..

    而在眼前,开场施粥,有更实际的社会意义。

    自南晋入侵,沿岸城池沦陷后,战火在北唐疆土蔓延,无数百姓流离失所,被迫大规模北迁避难。一路向北,生灵涂炭,哀鸿遍野。

    早在半个月前,就有一部分难民到达长安,然而,为了维护京城秩序,防止引发暴乱和瘟病,朝廷下达命令,将他们拒于城外,置之不理。

    城里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城外难民遍地,风餐露宿。

    这副画面对比鲜明,让人不忍直视。

    连天子脚下尚且如此,北唐各州郡的情形,可想而知。

    任真知道这些情况,也知道相关奏章都被女帝选择性无视,更深知,只要战火不熄,两朝继续打下去,只会有越来越多的难民涌来,无法安抚。

    他能做的,就是尽快随大军出征,将南晋打回江南,而在眼前,他只能慷慨解囊,用自己的积蓄来广开粥场,让更多的难民填饱肚子。

    好在最近赌坊生意红火,他手里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撑他做这些善事。

    国难当头,民不聊生,他只希望尽可能救活一些无辜百姓,至于乐善好施的美名,相比之下就微不足道了。

    一边赌坊赚钱,一边施粥花钱,外面的世界很喧嚣,他心如止水,安静地蛰伏在家里,等候沐楚的消息。

    从自身利益出发,他只想掌控朱雀大阵。

    然而,沐侯府迟迟不见动静,这几天沉默下来。

    面对云顶赌坊的大肆扩张,银钩赌坊选择避让,并未暗中作梗捣乱,还是如往常一样经营。彼涨此消,沐家的生意就大不如从前,门可罗雀,赌坊里再看不到多少主顾,全都被吸引到任真旗下。

    人们无暇在意沐家的隐忍,但任真在意,他知道,沐楚一定寝食难安,陷入痛苦的挣扎中,只是不知道,还会挣扎多久。

    交出赌坊,不等于完全交出朱雀阵,毕竟,核心阵眼还在萧铁伞手里;但是,得不到赌坊,就一定无法触碰到朱雀阵的边缘,更休想彻底掌控它。

    所以,任真只能等。

    初七。

    举世瞩目的大日子终于到来。

    足以改变无数人命运的大朝试,正式拉开帷幕。

    天刚破晓,任真便穿上官服,早早启程进宫。按历年规矩,朝试首日先进行文试,地点设在宣文殿内,他身为主考官,必须提前赶去,主持考场准备工作。

    跟往年不同,今年的规则又有些变动,所有考生都得参加文试和武试,不过侧重点有所不同。

    以文试为主的考生,只需通过武试的简单考试即可,无需经历重重比试,获得优异成绩。

    而以武试为主的人,也得一同进宣文殿,做一份容易许多的文试卷子。当然,里面的题目重在考教儒学常识,不会真的为难所有人吟诗作赋。

    所以,开考第一天,所有考生都要到宣文殿前报到。

    熹微晨光里,任真骑着骏马,走在长安街上,看见诸多外地考生从客栈里走出,结伴走向皇城,当地人则由父母陪同,送往考场。

    更多的是为大朝试服务的生意人,考生要吃喝拉撒,那些卖豆浆油条的、卖瓜子水果的摊贩,起的明显更早,仿佛自己也要去应试一般,说不出的瞎激动。

    还有一些,则是凑热闹的观光者,但又不能说,他们跟大朝试无关。关于朝试名次,赌坊早就开出赔率,利用这个大热点赚一笔,很多人心系赌注,哪还睡得着觉,都想赶往考场外,及时掌握考场动态。

    一大早,街道上便络绎不绝。

    此情此景,让任真不禁想起前世。说巧不巧,地球上的中国高考,恰好也在六月七号到九号,开考第一场也是考语文。在同样改变命运的日子里,那时的热闹程度远比眼前夸张多了。

    “知识改变命运,朝试成就人生?呵呵,放在前世,我得乖乖坐在考场里答题,让阅卷老师毁灭我的人生。这下好了,你们的命运都在我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