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83章 天大地大,公平最大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盯着任真手里那份清单,很多人神情剧变,意识到大事不妙。

    刚才他说那番话,原来是在演戏。先将赃款充公,再当众把清单拿出来,这是干什么?这是要当众揭发,将行贿舞弊的考生一锅端啊!

    如果他们所料不错,接下来,就该是宣读名单,逐一抓人了。

    纵观古今,大朝试徇私舞弊之风盛行,屡禁不止,早已成为权贵们约定俗成的潜规则,诸多流程都只是走个过场。难不成,今年要爆发科考舞弊案?

    若真是如此,势必会将满朝文武牵涉进来,群臣身上都不干净,仅凭吹水侯一人,真敢激起众怒?尤其是在南晋入侵的危急关头,他蔡酒诗真敢挑起内乱?

    众人想着这些,心脏砰砰直跳,仿佛已经看到,一道阴沉可怕的乌云降临北唐上空,就要掀起狂风暴雨。

    任真居高临下,眯着眼,看见不少人心虚,脸色苍白如纸,不由冷笑。竞相行贿,肆无忌惮,朝试早无公平可言,直到今日,你们终于怕了。

    “现在好了,我分文不取,悉数交公,就不必再担心你们反咬我了。不过如此一来,我什么好处都没得到,只能秉公主考,绝不会受制于人,徇私枉法!”

    人群噤若寒蝉,依然紧盯着他手里的清单,暗暗叫苦。事已至此,他们哪还在意朝试的结果,不敢奢求任真关照,只求他别把清单抖搂出来,引爆京城官场,就谢天谢地了。

    很多外地考生闻言,则忍不住拍手称快,精神振奋。

    放在八方诸州郡里,他们也都出身豪绅官宦之家,若非如此,几乎不可能得到应试名额。然而,在京城望族眼里,他们不过是一群乡巴佬、土包子,根本不值一提。

    即使这些人有行贿之念,也苦于门路不通,更担心自己的心意会变成绣花针搅水缸,翻不起多大浪花,不够人家考官塞牙缝。

    所以,同样是贵族,对多数外地人而言,其实在京城讨不到好处,他们更期望看到的,是真正的选拔公平,让所有人凭真才实学竞争。

    放在以前,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三甲前列,都是板上钉钉的关系户,普通人无出头之日,最好不过是混个末席,然后再疏通吏部关节,争取分配到相对富庶的郡县,担任品秩低微的小吏。

    然而今天,他们从这位同龄的年轻主考身上,似乎看到一线希望。莫非他真能革除朝试弊端,做到一视同仁,量才而取?

    他们窃喜之际,任真的清亮话音再次响起。

    “行贿这条路走不通,我猜此刻,有些人已经在打作弊的主意了。作弊手法层出不穷,防不胜防,这一点本官是知道的。我又是首次主考,确实缺乏经验。嗯,这有点难办。”

    他皱了皱眉,若有所思,挥手说道:“本官懒得逐个搜身,索性就撒手不管了,你们都进去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稍后在考场上,要是被我抓个现形,别说我吓唬你们,后果你们承担不起!”

    此言一出,众人如临大敌,站在原地没敢动弹。连他身后的其他监考闻言,都心头一震,不明白他指的后果是什么,会让人承担不起。

    任真看破众人心思,转身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懒洋洋地道:“法不责众,关于行贿名单,我没打算交给陛下,算卖诸位一个面子。但是,名单上的人若不识趣,还敢当场作弊,那就休怪我无情,将这两笔账一起清算!”

    听到这话,纸上有名的那些人神情复杂,五味俱陈。任真没把名单公布,固然是幸事,但看他此时表现,拿名单要挟别人就范,又成了巨大威胁。

    看来,他们还是老老实实,别想在朝试上耍弄手段了。

    旭日东升,阳光照射过来,任真下意识地眯眼,侧着脑袋说道:“至于名单之外的人,我想,你们总归属于某家书院,哪方门派。本官好歹是小先生,只要我开口,让书院开除你们,扒光了游街,应该问题不大吧??”

    作弊被抓,当众出丑,丢人的不仅是考生,更让书院丧失颜面。如果任真开口,那家书院必然将该考生扫地出门。

    扒光衣服游街,这下场何其凄惨,不止是跟仕途无缘,而且有辱斯文,注定遭别人唾弃,此生甭想再抬起头来。

    广场一片死寂。

    任真看这光景,知道火候差不多了,适可而止,便指着殿门口的箩筐,微笑道:“我给你们悔过的机会,把夹带的小抄丢进里面,我既往不咎。如果还心存侥幸,也无所谓,正好让大家见识本侯的手段!”

    众考生一寒颤,哪还敢犹豫,一拥而上,趁着人多眼杂,一股脑往箩筐里丢东西,然后跑进大殿里。

    片刻功夫,刚才还拥挤的广场顿时空荡,只剩远处的少数家长。

    箩筐里却堆成小山,臭鞋纸屑,遍地都是,乌烟瘴气。

    更恶心的是,箩筐顶上赫然覆着一条内裤,居然有人把小抄缝在里面,刚才惊慌失措,一时撕扯不出,干脆把内裤都留了下来!

    杀人诛心,足见任真这番敲山震虎,在考生心里产生多么深的阴影。尤其是他那副眯眼的微笑,看起来越和善,说出狠话时,反差就越鲜明,越让人毛骨悚然,直冒冷气。

    想作弊?不存在的!

    把这群年轻人吓唬住,任真负手走向大殿,经过让开道路的监考官们身边时,他忽然停下脚步。

    “行贿、作弊,这两项罪名不算太大,充其量只是丢官、丢人而已。但是,身为监考官员,胆敢渎职枉法,以权谋私,下场可就凄惨多了。诸位大人都是行家,应该明白其后果。”

    一众监考连忙俯首称是,手心里攥着冷汗。

    这位吹水侯是圣人亲传,又有文武双职在身,根本不会忌惮他们,要是真想惩治下属,他们拿什么跟他斗?

    “不瞒诸位,我怀里还揣着一份名单,由梁王亲自举荐,甚至不惜以未来储君之威压我,逼我就范。可惜,本侯不吃这一套。所以你们得明白,这次我当主考,天大地大,公平最大!”

    说罢,他不理会别人的反应,大步迈进宣文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