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85章 暴怒的牧野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大殿很安静,这句话就显得格外刺耳。

    很多考生停笔,向牧野投以嘲讽的目光,仿佛是在说,难怪你交了白卷,原来你只能交白卷。

    这让牧野尴尬至极,方正脸庞憋得涨红,硬着头皮争辩道:“我昨天才来长安,听说今天所有人都要进宫,哪知道……是这么回事!”

    任真恍然,看着白卷上歪歪扭扭的名字,沉默一会儿,说道:“我明白,你进京一趟不容易,但规矩就是规矩,不能为你一人破例。还是早些回去吧!”

    嘴上这么说,他心里生出疑惑。

    观牧野的言谈举止,憨厚老实,不像在伪装,多半真是目不识丁的庄稼汉。这就蹊跷了,此人如何能有强大修为,而且获得朝试名额?

    牧野听懂了,任真这是要赶他走,顿时又气又急,猛然一跺脚,激动地咆哮道:“凭什么!武试比的就是拳脚功夫,你们这些瘦弱书生,打得过我吗!”

    他眼眸通红,如一头暴怒的蛮牛,死死盯着任真。

    他不甘心啊,他为武试而来,自信满满,凭什么要因为区区一支笔杆子而被淘汰。

    这一跺脚、一咆哮,皆是他的情绪自然宣泄,无意中迸发出强大的神念,如潮水般扩散而出,竟令很多修为偏弱的考生猝然晕厥,连整座宣文殿都随之震颤!

    这股神魂冲击,太恐怖了!

    其他还清醒的考生勃然而起,倒退到数丈以外,紧盯着牧野的健壮背影,表情异常凝重,哪还敢有半分嘲讽之意。

    任真离牧野最近,就站在他面前,对这股念力感知得最真切,因而最清晰地意识到,这个被人嘲笑不识字的青年,实力究竟有多强横。

    他注视着牧野,脸色平静,正准备说话,牧野却以为,他还是无动于衷,想让人轰走他,怒气狂涌之下,竟轰出那只沙包大的拳头。

    “你要是真汉子,就接我三拳!招架不住,就允许我考试,怎么样!”

    这只拳头呼啸生风,却并未真的攻向任真,而是在他胸前强行停滞,正对着他。

    牧野竟要向他宣战!

    全场一片哗然。

    考生当众挑战考官,千百年来,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形。

    面对牧野的挑战,任真波澜不惊,拍了拍那只拳头,示意他先放下,有话好好说,然后走向他身后,看着躲避到远处的众人。

    “牧野的实力,诸位已经见识到了。如此勇猛,若不能为国效力,未免太可惜。我想,不妨给他一次表现的机会,你们看如何?”

    众人闻言,不由怔住。听这话的意思,任真是想接受他的挑战!

    他们旋即想通,反正待会挨打的又不是自己,看热闹不怕事大,他们干嘛要阻止这场挑战?

    你蔡酒诗不是很嚣张么,既然自不量力,就让六境的牧野修理你一顿,把你打得鼻青脸肿,看你还有何脸面,坐在这里监考我们!

    “我们支持您!”

    “侯爷大公无私,真是胸襟宽广!”

    “不错,侯爷都不跟他计较,我们怎会反对!”

    ……

    吹捧声如潮,众人幸灾乐祸,存心想看任真的笑话,都爽快赞成他的提议。

    任真点头,没有转身去看牧野,而是走向殿外。

    “替朝廷选拔人才,正是本官的职责。我并非拘泥死板之人,也自问是条汉子,想打赢我,那就来吧!”

    牧野闻言,紧攥着拳头,气势汹汹跟了上去。

    此时还在考试时间内,众多考生自然无法跑去围观,他们坐回座位,却哪还有心思答题,纷纷转身看向殿外,翘首以待。

    监考的官员们见状,苦笑一声,都无可奈何。今年这场文试,注定是要载入史册了。

    广场上,两人隔空相对。

    明知对方是六境强者,任真并不惊慌,淡淡说道:“我虽不清楚,你是真的恼羞成怒,还是演戏想引开我,但是,你的天赋不错,我不忍心错失你这样的人才,所以情愿包容你的委屈,跟你一战。”

    牧野对任真的话似懂非懂,但情绪沉静许多,真诚地道:“感谢大人给我证明的机会。不过,为了我的前途,我只能使全力,不会手下留情。以后我会向您赔罪,任由您责罚!”

    任真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做了个请的姿势。

    手下留情?谁给你这么大的信心?

    这时,只见牧野的高大身躯跃起,没有立即冲向任真,而是凌空擎起那只拳头。

    他的臂膀上肌肉耸立,血管如蛇般暴动,紧接着,道道恐怖真力澎湃而出,在拳头处凝成一个不大不小的光圈。

    这光圈急剧压缩着,散发出的光芒愈发精纯洁白,显然在疯狂汇聚力量,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这一拳砸下来,寻常武修势必会筋骨尽断,当场吐血而亡。即便是知命境,恐怕也会本命破裂,十天半月内下不了床。

    这个牧野,是真真正正的强。

    任真看在眼里,心中暗暗惊叹,此人究竟出自何方门下,动作也不含糊,一挥之间,召出半片**剑,握在右手里。

    “来吧!”

    他将剑一拧,大步而行,如同提着烧火棍一般,以宽厚剑身迎向牧野。

    牧野爆喝一声,身躯向前俯冲,并未采用任何花哨招式,那道拳芒便裹挟着劲爆气浪,强势碾压而来。

    轰!

    一拳一剑,在半空中相遇。

    纯粹的真力碰撞,掀起阵阵狂澜,竟将白玉石砖卷飞无数,震出老远,在地面冲击出一个巨大的圆圈。

    广场上狼藉不堪。

    烟尘散去后,一道身影持剑而立,岿然不动。

    “你现在还觉得,需要向我赔罪么?”

    任真笑意不散,凝视着前方的牧野,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日后也要把此人收到麾下。

    牧野闻言,并不气馁,而是豪爽一笑,回应道:“是我小瞧大人了!大人最好小心,刚才我只是用蛮力,现在要动真格的了!”

    话音未落,还是那只拳头,他再次以同样的姿势擎起。

    然而,任真敏锐察觉到,一股野蛮不羁的气息从牧野体内喷薄出来,而那道拳芒,迅速变成血一般的猩红,极为暴戾。

    “就是这种力量!”

    任真神情骤凛,心跳加速,用力握紧了右手的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