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86章 承让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刚才面对牧野的咆哮时,他便深切感知到,此人体内蕴藏着某种非同寻常的力量,炽烈而雄浑,让他心悸,甚至产生一股荒诞的错觉。

    他仿佛看到,正置身于远古荒原上,天风狂啸,大地苍茫,头顶有雷霆滚滚,正欲凌空劈下,令他血脉贲张,身躯抑制不住地颤抖。

    他博览群书,见识渊博,却辨认不出,这种野蛮力量究竟为何,也顾不得再想,眼见更狂暴的第二拳就要降临,他左手按剑向前,亮出自己的左手。

    天眼有诸般神妙技能,潜入北唐以来,他频繁使用的是易容和隐身,在不同局势里斡旋,很少施展其它威力。对于牧野的神秘力量,他不敢托大,决心挡下这一击。

    此时,那道血色拳影轰然砸来,如同一颗剧烈燃烧的天外陨石,煞气喷薄。

    它掠过之处,空间渐渐扭曲变形,竟生出丝丝明亮的裂痕!

    其力道之强悍,无以复加。

    大殿里,众考生哪还有心思答题,目睹这震撼一幕,都忍不住惊呼出来,“太强了!”

    一些监考官也看得失神,喃喃自语道“他是什么怪物……”

    他们神情惊愕,已经忘了惦记任真的安危。

    此时,任真站在拳影前方,承受着窒息的压迫力。他心脏狂跳,血液急剧流动着,仿佛快要破体而出。

    “妈的,这难道就是小说里的金手指?”

    他忍不住吐槽一句,脚尖猛然蹬地,如离弦之箭射出,与此同时,他挥动左掌,绽放出一团璀璨耀眼的金光,包裹向那道拳影。

    金光强盛,整座广场都被晕亮,如烈日坠落一般,让人无法直视。而那道拳影,也被湮没其中,不见踪影。

    除了徐徐风声,场间再无其他声音,更没有像拼第一拳时那样,掀起猛烈的气浪。

    安静得很诡异。

    金光很快退去,殿里众人眯着眼眸,再次看向广场时,只见任真高举左掌,正对准前方半空。

    那道拳影凝滞在空中,既没消散,也未炸裂,彷如被施了咒语,纹丝不动。

    一掌一拳,一小一大,隔空相对,恍惚有时间静止的既视感。

    “这……”

    牧野怔在那里,一脸茫然,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这个主考官使了什么神通,竟然能将拳威凝固,于无声处,正面化解他的恐怖一击。

    呆滞片刻后,他咽了口唾沫,一边挠头,一边嘀咕道“难道……他是我老乡?”

    这时,任真撤回左手,那道拳影失去封印,却也再无冲击力,好似镜面破碎,瓦解成一片片光斑,消散在风中。

    他呼出浊气,心里感慨着,这人的拳威太强,要想强行禁锢住它,远比当初对付夏侯霸的飞剑困难多了。

    “还有最后一拳。”

    他面带微笑,真诚注视着不远处的牧野,期待对方施展更强大的道行。

    牧野摇了摇头,沮丧之情溢于言表,没有刻意掩饰。

    他确实还有一些功法没用,但都建立在凶猛蛮力的基础上。任真既有神妙手段,能封印那股力道,在他看来,再出第三拳便没有意义。

    他微微垂首,黯然道“不必了,我……”

    “认输”二字还没出口,就被任真打断,“我刚才劝诫过你,不要轻言放弃。只有拼尽全力,战斗到最后一刻,你才能坦然接受结果,不留遗憾。”

    牧野明白,任真是在鼓励他,并没有恶意,犹豫一会儿,感激地道“大人愿意接受挑战,就是给我机会,我得领你的情。既然你这么说,好,那我就再来一拳!”

    说着,他攥紧沙包大的拳头,再次蓄力。

    然而这时,任真忽然叹息一声,摇头说道“你能跨过这道坎,重振起精神,就已经赢了。没必要再比了,我认输。”

    牧野闻言,眉头一皱,生气地道“我虽然技不如人,也不需要别人可怜我。你的用心不坏,但这样做是对我的侮辱!”

    他气冲冲走向场外,准备离开皇宫。

    任真大步走上前,拽着牧野的胳膊,不由分说,将他拉进宣文殿里。

    众考生连忙低头,装出一直认真答题的样子,不想让任真发现,他们刚才在看他的笑话。

    同时,他们也暗暗嘀咕,还有一拳未比,怎么就停下来了?

    任真坐回席位,咳嗽几声后,有气无力地道“刚才的情形你们都看到了,牧野拳力着实惊人,险些把我击溃。论体内真元储藏,他毕竟是六境修为,要胜过我这五境下品。”

    说着,他作出擦拭汗水的姿势,“我虽然撑过两拳,体力明显消耗过大。我的道法当然更强,但是,鉴于还得继续监考,第三拳嘛,就不用比了。”

    身旁下属见状,赶紧递上茶水。

    众人低着头,装作未闻,纷纷开始腹诽,打不过就是打不过,非要找这么多借口,没能看见你被打得满地找牙,真是太可惜。

    牧野怔在阶下,看着气喘吁吁的任真,有点不知所措,“我……”

    他不确定,该相信自己的判断,还是该相信任真认输的理由。不过有一点他很确定,这位大人真的对他很好。

    任真不耐烦地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算你过关,记得明天来参加武试!”

    牧野喜出望外,“真的?”

    他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表示谢意,似乎连作揖拜谢都不会,只好用力点头,憨笑道“感谢大人,明天见!”

    任真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哭笑不得,“明天见,明天见,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下方考生强忍笑意,要被憋出内伤。

    目送那道高大身影消失在殿外,任真叹了口气,心有余悸,“幸亏是我本人在监考,替身在考试。要是反过来,保证会被活活打死!”

    这时,一名考官凑过来,斟酌着措辞,低声道“侯爷,这人……”

    任真猜到他要说什么,漫不经心地道“弄出这么大动静,陛下肯定已经知晓。放心,过后我亲自去解释,这点人情还能求下来。”

    那考官谄媚一笑,附和道“这是自然,您尊为……”

    任真不胜其烦,抬手打断,嘱咐道“立即派人,去把牧野的档案取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