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59章 我的孙子是变态(求推荐)

作品:文坛救世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卖萌无敌小小宝

    龙沙镇的一处偏远农家小院内,张楚正坐在树荫下吹着徐徐凉风,这自然风吹拂起来可比空调舒服多了,凉得舒心。

    一边胖胖的橘猫睥睨的看了张楚一眼,这家伙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音很影响喵的睡眠啊!

    它有个可爱的名字叫贝贝,但在张楚看来一点也不可爱,贝贝总是仗着林老太的宠爱,在家里当起太上皇,整天作威作福。

    贝贝这会儿趴在枣树下面,它故作凶狠的喵喵叫了两声,似乎在控诉张楚扰喵清梦,大好时光都被打字声音给折腾没。

    “这秦牧还不依不饶了,哪里是教我写推理小说?明明就是打脸啊!”

    刚刚秦牧又发了条长微.博,“最近一段时间有很多新读者加入到推理小说当中,不过大部分人对推理并不是很了解。同时也有极个别的作者在对推理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开始写作。这是对读者极不负责任的表现,今天特意整理了一下推理小说的相关知识,跟大家稍微科普科普。同时也教教现在的年轻作者,到底如何写推理。@张楚记得一定要看完全文,这对你的写作有巨大的帮助!”

    表面上看起来这似乎是在给读者科普的同时又提携后辈,可任谁都能看出其中的嘲讽味道来。

    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前辈指导晚辈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下面的评论也基本上都是说秦牧大大教做人系列。

    张楚翻了个白眼,他在自己的微.博上面写道:“著名哲学家尼古拉斯-赵四曾经说过一句经典的话:Your brain has two parts. The left has nothing right, and the right has nothing left.毕竟咱们秦牧大大是数字界跟字母界的二把手,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很贴切。”

    原本他也不想太过于咄咄逼人,可对方愣是不肯放下来,公然发微.博挑衅,甚至还@自己,张楚当然要犀利的反击。

    很多关注他微.博的网友其实并没有看他的作品,而是热衷于他写出来的那些毒舌金句,似乎比段子有趣得多。

    果不其然,现在又有新鲜的句子冒出来,甚至还是中英文兼备的。

    “给老铁连续666,说得太棒了,原来英语也跟汉语一样博大精深啊!”

    “萌新弱弱问一句,尼古拉斯-赵四究竟是谁?哪里钻出来的哲学家?”

    “堂堂亚洲舞王,东北四大天王之首啊。”

    “张楚这还真是神句,就算我英语全部还给老师了,依然能get到点。”

    “瞎说什么大实话,你会挨揍的。”

    “数字界跟字母界的二把手?难道就是传说中的2B?”

    “这个吊炸天啊,神句2333”

    “有才华,给张楚拼命打电话!”

    “要领会到英语的双关才有笑点啊,可意会不可言传。”

    张楚狠狠的出了口恶气,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出作品来,在网上说这些都是细枝末节,只有拿出优秀的作品才能堵住秦牧的嘴巴!

    ……

    “乖孙儿,你帮奶奶去把那两头羊牵回来吧,今天风湿又犯了。”

    林老太从屋里走到院子里边,她用手锤了锤自己的膝盖,这走路都疼得很。

    张楚连忙站起身来,将林老太搀扶到椅子上坐好,他连声答应道:“好啊,那两头羊在什么地方?”

    他几乎没有什么放羊的经验,不过看到自己奶奶如此难受的样子,自然不可能让她去劳累。

    “你舅爷爷打电话说它们在东边的草地上,用绳子系在树上的。我们家的羊都很听话,养肥了过年宰了吃真正新鲜的羊肉。”

    “好嘞,您就好好休息,我过会儿就回来。”

    张楚拿上手机后,就朝着院子外走了出去,想自己堂堂一个高考状元,竟然变成了放羊娃,也真是够可以的。

    而林老太坐在椅子上无所事事,她看了看不远处栏杆上的橘猫,喊道:“贝贝,快来这边。”

    然而贝贝根本不理睬她,自顾自的用舌头舔了舔爪子上面的小肉垫跟毛发,然后再次闭上眼睛,揣着前爪睡觉。

    林老太变得无所事事起来,她看了看放在眼前的笔记本电脑,“这孩子,电脑怎么就放在外面,万一下雨或者被贝贝弄掉下去怎么办。”

    说完她就想把电脑搬回屋去,可是这会儿电脑屏幕上面赫然便是许许多多的文字。

    林老太知道自己孙子开发了作家的副职业,正好可以看看到底写的什么东西。

    她将随身携带的老花眼镜戴上,弯下腰认认真真看了起来。

    【2008年。

    潮湿闷热的天气已经延续了近半个月。时值中午,马路上空荡荡的,偶尔有几辆汽车飞驰而过,卷起沙尘和热风,呛进肺里辛辣无比。

    渝都麻辣烫里却热闹非凡,狭窄的厅堂里,几张油腻的餐桌前都坐满了人。食客们的后背大多被汗水浸透,却毫不影响他们对麻辣烫的偏爱,唏哩呼噜的吞咽声此起彼伏

    ……

    “你用不着钢笔水。”黑衣人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笑容。他站起身,按住对方无力的左腕,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手术刀。

    只是轻轻一下。短暂的刺痛之后,他就听到了类似水管破裂一般的嘶嘶声。

    血喷溅出来,他惊唿一声,本能地伸出右手去按住伤口。

    然而,即使右手腕上的铁链绷得笔直,两手之间还足有半只的距离。

    “别动别动。”黑衣人无奈地嗔怪,重新调整了小塑料桶的位置,“别浪费你的墨水。”

    喷出的血液落在桶里,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黑衣人按住还在挣扎的他,把钢笔重新塞进他手里,示意他蘸着桶里的血来写。

    他终于大哭起来,边哭边伏在地上,颤抖着写下第一道题的答案。鲜红的数字“45”在白纸上分外刺眼。】

    最前面这些看着很有生活气息,可是到了后面,林老太额头上面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自己孙子难道是变态?

    这写的什么小说啊,怎么刚刚开始就有黑衣人把一个学生锁在教室里让他回答问题?

    林老太别看年纪大了,但她每天都在看电视,对于社会上的种种现象都了解。

    张楚这篇文章看起来好像还没写完,但感觉也忒吓人了点,刚刚还在写学生做数学题,下面就死掉了,还描写得那么具体,让她这颗老心脏都差点停下来!

    “不行,我得赶紧打电话问问才行。”

    林老太拿出自己的老人机,慢慢找打到了儿媳妇楚岚的电话,然后拨通起来。

    “我说孩子他妈啊,你们到底是怎么教育孩子的?我刚刚看了他电脑上面写的东西,太吓人了。你说他该不会是连环杀手吧,我们要不要去自首?”

    楚岚正在拖地,她将拖把放在一边,完全没弄明白老太太到底什么意思,“妈,您慢点说,到底怎么回事呢!”

    林老太叹了口气,“这不是张楚写了很多字吗?我正好没事儿就看了一下,结果全是写犯罪的,写得特别具体。你说好端端的小孩子,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东西呢。他满18岁了吗?这肯定是他在学校看到的,要不然就是别人这么对他!”

    割开别人的手腕让他蘸血做数学题,林老太都着急得语无伦次。

    *************

    签约作者新书榜第三!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不过咱还有点贪心,想要在这个位置多坐几个小时。

    大家的会员点击、推荐票、收藏、打赏都非常重要,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