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92章 文学大师

作品:文坛救世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卖萌无敌小小宝

    曹修文用手抚了抚鼻梁上面的老花眼镜,他动作有些笨拙的操纵鼠标查看着学生发过来的一篇短小的诗歌。

    “这是谁写的?相当有趣啊!”

    作为复旦大学中文系资深教授,曹修文在文学方面的造诣相当高,作为一个快六十岁的新潮派,他懂电脑,也愿意上网,知道一些流行的东西。

    眼下这首无名小诗用轻松诙谐的口吻描述着那个家喻户晓的故事,虽然里面的意向都是西游记里的东西,可字里行间都透露出孙悟空对质朴、单纯而只有人生的向往。

    “好一座花果山!面朝东海,春暖花开。”

    曹修文赞叹起来,这民间果然是卧虎藏龙,随便一首小诗竟然能写得这么贴切,五百年前大闹天宫、桀骜不驯的孙悟空内心竟然是这样一个敏感、乐观的形象。

    隐隐约约有种反差萌,曹修文反复观看起来,随即用手指头慢慢戳起键盘来,他询问着谢雨桐来,“这是谁写的内容?还有后续吗?”

    此时谢雨桐根本没想到往常忙碌的导师会这么快回复,她正在浏览着张楚这条微.博下面的评论。

    看到曹修文的邮件后,谢雨桐赶紧回答写道:“这是今年江东省的高考状元张楚写的,他还写过《赤兔之死》,暂时好像还没有后续,只是刚刚发在微.博上面。”

    “原来是这样。”曹修文有些遗憾,这首诗用各种积极、欢乐的词语跟情感,掩饰住了孙悟空被西游生活所羁绊,那些都是猴子向往的理想生活。

    联系到人们解读西游记的种种黑暗,这恰似在黑暗里寻求光明的寄托,曹修文想了想,他将这首诗发给了自己那些老友。

    ……

    当微信大行其道的时候,曹修文这帮老伙计还停留在QQ时代,当张楚这首无名小诗出现在他们这群里的时候,睡不着的老爷子们立即就有了话题聊。

    不显山不露水的QQ群里面只有三十多位成员,如果是对中国文学有了解的话,那这些人的名字会让他们有种朝圣的感觉。

    任何一个名字说出来都是响当当的,要是去搜索一下他们的名字,估计会被其中那些作品给吓住。

    “嗬,老曹。你什么时候也会写这么有趣的东西?”

    晚上九点还没睡觉,马启伟现在是越老睡眠越少,快速浏览完曹修文发出来的东西之后,他立即说道:“有没有兴趣发到我们《诗刊》上面?”

    马启伟跟曹修文不同,他用的是手写板,有时候写字太飘逸的话,手写板无法辨认出来,只能用比较标准的正楷。

    饶是如此也比打字要快一些,他们这老一辈的人都不大擅长使用电子设备。

    “启伟兄,这可不是我写的。”

    曹修文赶紧解释着,他这种人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把别人的作品据为己有,算是真正的文人。

    马启伟身份可不简单,自己是散文作家,结果却跑去《诗刊》当了主编,如今即将退休。

    他还在写字准备发出去的时候,另外一个老伙计史成业倒是抢先说了出来,“那这首诗是谁写的?”

    “你们猜。”曹修文倒是玩心大发,想要这群老朋友们好好猜测猜测。

    马启伟将那些熟悉的名字在脑袋里面想了想,“这首抒情诗看起来很诙谐幽默,但骨子里还是有一定的底子。这是老洪写的吗?他这人孩子气很重,说不定会写出这样的文字。”

    “要不然就是叶温纶,这老家伙最喜欢装新人,上次用个新笔名就差点把我骗过去了,要不是他忘记修改投稿邮箱。”

    “我倒觉得有点像陶博,他最喜欢就是这种意向。”

    “为什么不能是一个新人吗?”突然有人开口讨论起来,“我们这些老家伙思维都被固定过了,谁会想到用西游记里面的孙悟空写这些啊!”

    一个个名字被他们提出来,但都被曹修文无情否认。

    从文坛大咖到崭露头角的新人,或者是当今诗坛的中坚力量,都被猜了个遍。

    最终马启伟实在猜不到了,他立即了当的说道:“老曹快公布答案吧,我还等着邀请他把这首诗刊登在我们《诗刊》上。”

    “省省吧,你们《诗刊》那么保守。这首新潮的诗歌应该来我们《诗歌江湖》,我们这儿可是先锋诗歌的大本营。”陈波抬杠着说道。

    这个群里杂志编辑可不少,但这俩人一见面就针锋相对,是几十年的老冤家。

    “谁说我们《诗刊》保守?那些脍炙人口的现代诗有一半以上都是从我们这里出去的!”

    马启伟是真的挺喜欢这首小诗,虽然看起来有些过于通俗,可这也不是大毛病,有时候反而是优点。

    曹修文这时候才冷不丁的回答道:“我只知道这首诗是江东省高考状元张楚写的,敢在高考场上写《赤兔之死》的猛将。怎么联系他,就要看你们自己的了。”

    “什么?《赤兔之死》竟然也是他写的?”

    “看!我说什么来着,果然是年轻人吧。只有年轻人才有这么活跃的思维,写出这么有趣的东西来。”

    “他啊,我孙子特别喜欢他,整天都是抱着手机看什么破案小说。”

    “这是谁啊,为什么你们都认识?”

    “还真有点意外,这孩子刚刚写的《赤兔之死》其实内容一般,不过形式挺新颖,主要是在高考场上临时写就才变成了神话。后来他就跑去写什么悬疑推理小说,现在应该是回归正途吧。”

    “哈哈哈哈,陈波你就省省吧。刚刚我查了一下,这张楚小同学已经被燕京大学录取了,我可是燕京大学中文系的客座教授,我去找招生办那边要联系方式了!”

    “那只是你运气好,也不见得人家愿意在《诗刊》登,你可别威胁别人。要是不刊登在诗刊的话,你就不让他及格。”

    一群老家伙写字速度都非常快,聊起来倒是没有什么阻碍。

    远在江城空调屋里的张楚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根本不知道究竟是哪些人在讨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