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100章 不被批评的作家不是好诗人

作品:文坛救世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卖萌无敌小小宝

    歌张楚从来都不算是诗歌爱好者,他看过的诗歌并不多,都是最出名的那种。

    在中学语文课本之后,最多也就是从朋友圈或者新闻里面了解点好的诗歌,一直都没有主动去了解过。

    现在他已经成为了全国诗人以及诗歌爱好者的眼中钉,似乎他这首小诗将《诗刊》的格调都拉低了!

    但诗坛真正的大佬们却根本没有发话,谁年轻的时候不曾写过这种类似的诗歌?

    现在诗词越发凋零,有年轻人愿意写诗是好事儿,而且写出来也像模像样的,而且还经得起深层次的推敲。

    如今为什么说诗词都是无病呻.吟,因为现在的诗歌根本没更深层次的意义,纯粹是文字跟意向的堆积,就算大家想要挖掘,也挖掘不出来什么。

    张楚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结合《西游记》的背景,再跟孙悟空的个人经历结合起来,当孙悟空踏上西行道路的时候,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

    花果山就成了他心灵的寄托,成为理想的家园,不过在张楚的《西游日记》里面,孙悟空可没有落个好下场。

    要是看完了《西游日记》全文,再回过头来看这首诗歌的话,那种悲哀的感触就越发深刻。

    跟海子一样,在小说里面的孙悟空为了找回记忆、为了脱下金箍,他选择了自杀,这段情节很虐,但跟小说最前面的那首诗前后照应。

    一个永远都不曾妥协的齐天大圣,如今迷茫的活着,倒不如自由的死去。

    这首改编的诗歌原本就是为了整部小说的剧情服务的,如今脱离小说光谈诗歌的行为无疑是耍流氓!

    然而这个世界上看完了小说全文的,也就是张楚一人而已,《西游日记》是笑料包裹着悲情,每看一遍都会有不同的感受。

    谁知道唐玄奘带经书回大唐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故事呢,不管孙悟空到没到灵山,反正官方故事上面就是他们师徒几人一起取经成功。

    越是欢乐的作品,转折起来越是催人泪下,让人揪心不已。

    张楚也看完了那些批评,不过他并不为意,时间会证明究竟谁才是目光短浅的人,而这并不会太迟。

    更何况,《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不是好作品也不是这些人说了算,这是在地球上面得到公认的作品。

    ……

    “老马,听说你们《诗刊》最近很火啊?”

    全国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上,国内著名的散文大家刘斐章熟稔的开玩笑说着。

    他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从上个世纪就认识,那时候双方都只是初出茅庐的青年作家而已。

    马启伟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说道:“这哪里是火啊,是被骂。人家小张写得还挺不错的,可那些人偏偏抓住西游记跟孙悟空不放。吴承恩的《西游记》里面还不是有很多诗歌,只不过没现代诗而已。”

    刘斐章赞同道:“我也看过那篇诗,但总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是不是还有东西没写出来啊?”

    “现在的年轻人思维很活跃,张楚这首诗怎么看起来有点忧郁悲伤?”袁琇随便提了一句,他也没有多加思考。

    一边的马启伟倒是听了进去,回答道:“张楚这孩子看起来挺有活力的,而且也很幽默搞笑。”

    “这可不一定,很多喜剧演员相声演员都有忧郁症。”

    “大概他是想要写孙悟空的那种心境吧,不得不说这个孙悟空的形象很饱满。”

    这会儿一众文艺工作的大佬聚在一起,竟然是讨论张楚的那首诗。

    很多信息跟不上的人则懵逼了,这到底是什么火热的诗歌,大家竟然都在聊?

    ……

    “老张,快看今天的南方都市报!你们家小张被批评啦!”

    张博文刚刚才将书店的大门打开,旁边商店的邻居就拿着扫帚走了过来,飞快的提醒着。

    “额,好嘞。”张博文弯腰将地上扔进来的报纸拿起来,每天早上六点多钟送报纸的邮差就把报纸从卷帘门的门缝里面扔进来。

    作为书店一般也是要进报纸的,不管是拿来自己看还是销售,张博文从一大堆报纸当中找到了邻居说的南方都市报。

    “在后面这一页,我帮你找。”

    邻居万睿非常积极,他可是一直都有关注张楚的相关消息,毕竟因为张楚拿到状元的关心,他们家的房子都升值了不少!

    很多迷信的江城人都在打听,张楚家的房子卖不卖,张楚邻居家的房子卖不卖?

    毕竟是状元府邸,大家都想沾沾光。

    万睿飞快的找到那页报纸,然后指指点点的说道:“这些人也太守旧了,你们家小张写得很好。”

    张博文并没有回应,而是自顾自的看起来。

    这篇名为“当下诗歌为何总是闹笑话”的文章直接把炮火集中在张楚身上,作者朱子庆干脆把它看成是笑料。

    【诗坛乱象源于自由。

    味同嚼蜡的大白话、梨花体、口水诗都不能算是诗,只能是诗歌界的闹剧和笑话。

    在百年新诗的作者行列中,写诗掉链子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就近距离,则有一个年轻的学生用狗屁不通的话写了一首所谓的诗,这首诗竟然登上了《诗刊》,有同行讽刺这根本不能算是诗。

    糟蹋经典,毁掉名著,编排孙悟空形象,张楚哪里算得上什么诗人?

    他会推敲平仄对仗、起承转合吗?

    这种没有规则的新诗没有任何文学价值。

    ……

    如今进入互联网新媒体时代,传媒的猎奇、凑热闹本性也着实鼓励了新诗的丑陋!

    网络上面,网友们竟然纷纷夸赞起这篇不值一文的诗歌,觉得很有趣很贴切,这是时代的落后,是诗歌的没落!】

    张楚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他从张博文手中拿过报纸,笑着说道:“文学嘛,肯定是要被批评的,谁也写不出来那种全世界都喜欢的作品。不被批评的作家不是好诗人,他这是在帮我扬名。”

    有批评才有关注,本来张楚也觉得这首诗有点争议,换成原版的话,估计大家就要迅猛夸赞了,改编毕竟损失了相当一部分韵味。

    南方都市报发行量那么大,就算是丑闻,也得增长声望值。

    况且批评张楚的人多了,这朱子庆算哪根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