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134章 史上最短诗歌(1/10)求首订

作品:文坛救世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卖萌无敌小小宝

    以物美为中心的寝室楼群看起来整齐划一,每个窗户外面都有空调外机的身影,这让学生们不至于在夏日被炎热袭击。

    今年中文系男生所在的宿舍就是45乙号楼,位于燕大校园的西侧,步行几分钟就能抵达西二门,然后再步行几分钟就能抵达张楚租的房子,位置很近。

    “你们宿舍条件相当不错的,距离学五食堂很近,这边非常便宜,炒牛肉丝跟大炖菜是公认的经典,你可以去试试。如果食堂吃不惯的话,学校外面餐馆也挺多的。”

    李涛很健谈,滔滔不绝的讲述着自己知道的事情,他在燕大已经好些年,对里面的美食了如指掌。

    两人在宿舍一楼的宿管阿姨处登记完成后,就沿着楼梯来到了二楼,对于没有电梯的宿舍而言,这显然是个很理想的数字,意味着可以少走几层楼梯。

    整层楼的人看起来并不多,只有少数几个寝室的门开着,家长们正忙天火地铺床、整理内务。

    看到自己面前222寝室号,张楚都想给安排住宿的工作人员糊一脸,这什么鬼,为什么自己要住222寝室的2号床!

    这难道还得庆幸自己是在45号楼,而不22号楼吗?

    “同学,你也是2楼22寝室的吗?”一个身材彪悍的中年男子正在寝室内铺床,旁边则是一个戴黑框眼镜的年轻学生在套枕套。

    张楚扬了扬手中的钥匙说道,“我是2号床的,我叫张楚,来自江东省。你们呢?”

    “二号床?”

    那个眼镜男生憋着笑,嘴巴都快合不拢了。

    “笑出来吧,没事。”张楚无奈的说道,这222寝室2号床的笑料恐怕要伴随他整个大学生涯。

    “不好意思,我真的忍不住。我是3号床的杨凌,跟你一个专业。”杨凌着实没想到这么本质的数字竟然是给燕大中文系今年最有名的学生。

    一边的李涛同样忍俊不禁起来,虽然每栋楼都有2楼22号寝室2号床,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跟张楚一样。

    张楚默默将自己的床铺号拍了个照,准备发到微.博上面去求安慰。

    这时候杨凌才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室友竟然是打着空手来的,“你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今晚怎么办?”

    “我一个人来的,这会儿已经在狗东到家上面下单了,让他们直接送过来。超市里面有的东西,他们都会配送,就是配送费挺贵的。”

    当真是科技改变生活,现在别说是外卖了,就连床单被褥都能直接让他们送到寝室楼下来。

    这时一直在忙碌铺床的中年大汉才停下来,他竖起大拇指说道:“我原本就想让杨凌自己来的,你看别人多省事儿。”

    燕大的宿舍有点奇怪,双层床分为上下铺,而张楚高中时候的学校住宿同样是四人间,但每个床只有上铺,下铺则是书桌跟柜子。

    “那你就在宿舍里面等送快递的吧,我还要去迎新点接其余人,开学后我们有的是机会再见。”李涛挥了挥手,他作为迎新人员,今明两天的工作任务相当繁重。

    “那李哥先去忙吧,拜拜!”

    目送着李涛远去之后,张楚才找到了自己的床跟书桌,他将书包放在书桌上,然后认真打量起寝室环境来。

    空调、风扇都有,还有张楚从没有接触过的暖气,阳台看起来还挺宽的,也有独立的厕所,只不过洗澡的话还得去每层楼的浴室。

    暖气、澡堂对于南方学生来说似乎都很陌生,反正张楚又不打算每天都住在学校里面,这些倒可以接受。

    毕竟两人是初次见面,杨凌跟张楚也没有太过于熟络,为了避免场面太尴尬,杨凌主动扬了扬手上的那本《南方周末》说道,“我今天在车上看到了你的专访,你那首《生活》写得相当好,生活可不就是一张网嘛!”

    张楚这段时间都忙得忘记接受过专访的事情了,他惊讶的回答道:“这么快就出了,我自己都还没看过,真不知道这篇专访写得好不好。”

    “挺好的吧,我知道你是个幽默的人,跟那么本质的寝室号跟床铺号很相配。”

    “不提这个,我们还是朋友。”张楚之前只知道自己被分在了45乙号楼,根本不知道具体的寝室、床铺号码。

    杨凌做了个抱歉的手势,笑着说道:“别人都说你不会作诗,我觉得你那首《生活》真的写得很简练,而且形象。”

    当初张楚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的时候,那记者曾说过类似的问题,很多人都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不是真正的诗歌,没有任何韵脚或者格式可言,而且里面的意向也都虚无缥缈。

    现代诗并不需要跟古代的那些绝句或者律诗一样讲究工整,他在面对采访时候就抛出了这样一首格外别致的诗歌来!

    《生活》

    网

    全诗只有一个字,甚至没有标点符号便将生活的内涵囊括其中,这原本是地球上著名朦胧派诗人北岛最有名的诗歌之一,被广为传颂。

    这同样是很多学生的最爱,因为在被老师强制朗诵诗歌的时候,上台报个诗歌名字后,说一个字就能下台了!

    上辈子的张楚就做出过这种事情来,当着全班朗诵《生活》,几秒钟之后就下台来,引得同学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世界上最短的诗歌莫过于此,张楚此前也写过一个号称是世界上最短的推理,但跟这比起来还是太长了。

    毕竟只有一个字,不能更少!

    杨凌的语气充满了佩服,当自己还在当学生的时候,自己的室友竟然已经开始跟那些著名的评论人员叫板,这反驳听起来格外有力。

    “这也是有感而发而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张楚谦虚的说道,起码北岛的这首诗比什么梨花体要好得多,这才是新诗!

    “写得很好,很解气,那些老顽固就是看不惯任何新事物,他们的偏见早就该被打破了。”杨凌夸赞道,跟这样的同学当四年室友,想必很有意思。

    张楚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特意在南方周末专访自己的时候放出来这首诗,就是想给南方都市报的那个特约评论员看到,真不知道那个崇尚古诗的评论员看到这首最短的诗歌之后是什么表情。

    ****************

    终于上架了,求正版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打赏!

    今天十更大爆发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