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137章 竖子欺人太甚!(4/10)

作品:文坛救世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卖萌无敌小小宝

    地铁上,张楚的新室友杨凌正在切身感受着燕京地铁的拥挤,就算现在不是上班时间,也足足过了好几个站之后才能拿出手机来玩。

    他对张楚是格外佩服的,燕大中文系这么多年来,培养出的作家其实并不多,像张楚这样刚刚进校就有大名气的新生少之又少。

    这就有点像是燕京电影学院里突然来了个人气爆棚的新生代演员一个道理,都有点鹤立鸡群的意思。

    “哎呀,刚刚忘记让他跟我互粉了!”

    杨凌有些懊恼的说道,自己室友是大V,要是互相关注之后,说出去给高中那些朋友听也非常有面子。

    只不过刚刚见面的时间太短,室友张楚忙着收拾东西,而自己又要送老爸去机场,根本没想到这一茬。

    待到杨凌查看了一下张楚的微.博之后,他呆愣愣的说道:“小钢炮又开火了,这次不知道打谁……”

    虽然他不是圣母性格,但也有些心疼这个被张楚@的人,估计那个人的名字要伴随着张楚这首改编版的江城子流传下去。

    “写得真好,哈哈哈哈,苏轼的棺材板估计都压不住了。”杨凌兴致勃勃的评论道,同时点了个赞。

    此前,网友们都还在为了《生活》这首一个字的诗歌欢呼,都还在认真分析这首一字诗的动人之处。

    结果转眼前,张楚这货竟然又折腾出了一首看起来分外眼熟的词。

    只要是上过中学的人,大概都会被强制要求背诵苏轼的《江城子-密州出猎》,而作为一个现代人,他们也会不自觉被电视上面的广告狂轰滥炸。

    当这两者结合在一起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效果呢?

    张楚给出了答案来,只要看过他这条微.博的网友几乎都被其中的广告词给洗脑了,简直有毒!

    “妈呀,这首词我居然看一遍都会背,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学习了。”

    “治肾亏,不含糖,我仿佛知道了什么。朱子庆老师人到中年,的确需要补一补!”

    “张楚你承包了我一年的笑点,苏轼今晚会找你的。”

    “你有本事写密州出猎,你有本事再写他那首十年生死两茫茫啊!”

    “阿迪王给了你多少广告费?我特步给双倍!”

    “唉,这个朱子庆是何苦呢,睁眼说瞎话就算了,还被写了首词。莫名心疼这位需要各种补品的中年大叔。”

    “@朱子庆治肾亏,请认准九芝堂,六味地黄丸欢迎你!”

    “西瓜霜招你惹你呢?抱着喜之郎不约!”

    “实话实说,三金葡萄糖挺好的,小时候经常喝。”

    “太有才了!”

    ……

    被张楚@的朱子庆其实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这首词,自古以来诗词不分家,他突然觉得自己跟这样一个愣头青打口水仗很吃亏。

    人家又不准备混诗坛,就算自己批评再厉害也无关痛痒,更何况现在自己倒变成了笑柄。

    朱子庆摸了摸自己的腰,然后又摸了摸头顶稀稀疏疏的头发,被张楚这首词气得直哆嗦!

    再看了看下面的评论,几乎都是嘲讽自己的,他用手重重的拍了拍电脑桌,发出嘭一声巨响。

    牛顿曾说过,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朱子庆今天终于深切的体会到了这一点,他的右手直接拍红,疼得他哇哇直叫。

    “竖子欺人太甚!”

    朱子庆这会儿却再也不敢在网络上面冒头了,他以前批评别人都是点赞的居多,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当代诗坛的护道人。

    可惜这一次却没有几个人拥护他的观点,不能因为一个字就否认说它不是诗歌。

    言简意赅的诗歌有何不可?

    生活难道不是一张网?

    就算现在张楚跟朱子庆自己的举动,不过也是生活这张网上面的一条细线而已!

    ……

    张楚根本就没有把朱子庆的话放在心中,他这只不过是顺手解决个小麻烦而已。

    这会儿他正看着手机上面一个陌生的号码发呆,这个来自燕京010区号的座机号码给自己打了两次电话。

    之前一直都有租房中介的人给他打电话租房买房什么的,信息泄露非常快,张楚还以为这号码同样是中介,来了之后就直接掐断。

    “居然还这么锲而不舍,工作热情也太高了吧!”

    张楚默默将这个号码拉入了黑名单,这些推销电话非常恼火。

    与此同时,燕京大学一栋办公楼内,中文系的系主任阎柳拿着电话听筒一阵呆愣愣的。

    不仅是没人接,而且还被拉入黑名单了!

    他还真有点难以接受,自己主动给一个学生打电话,居然被拉黑!

    这小子,真有性格!

    “马老,你看这小子,居然不接电话。要不然等会儿我找他辅导员问问?”

    阎柳苦笑着对一边沙发上的花白头发老人说道,这张楚江东的号码停用了,可燕京的手机号又拉黑,简直没辙。

    这跑来燕京大学中文系办公楼的不是别人,正是《诗刊》的总编马启伟!

    他相当喜欢张楚在南方周末上面的写的那首《生活》,想要刊登在这一期的《诗刊》上面。

    马启伟原本就是燕大中文系的客座教授,轻车熟路就直接找上门来,想要直接当面跟张楚聊聊。

    或许人老了就特别爱才,在他看来张楚这种有才华的人肯定要有点性格才行,没性格的话就像圆滑的石头,不可能写出优秀的东西来。

    “让我给他打电话试试吧,这小子难道没来开学报到吗。”

    说罢,马启伟就拿起自己的手机来,按照刚刚阎柳给的号码拨打过去,谁曾想到刚刚才响两声便被接通了!

    ……

    张楚虽然换了电话卡,但却没有换手机,上面存的姓名都还在。

    他看到马启伟这个名字后,立即就接通了电话,“马老师?”

    “你这臭小子怎么把你们系主任的电话给拉黑了,等会儿赶紧解开,免得他找你有事儿还打不通电话。”马启伟熟稔而亲切的教训起来,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自己的目的。

    “刚刚那是主任的电话啊?我还以为是推销的广告呢,等会儿就弄。马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看了你在南方周末上面的专访,你既然要发新诗,为什么不选择我们《诗刊》呢?”

    张楚恍然大悟,感情马启伟是来兴师问罪的,他连连道歉说道:“主要当时没考虑那么多,下次如果还要写新诗,一定交给你们!”

    “没有下次了!”

    咯噔一声,张楚这会儿突然紧张起来,难道《诗刊》也把自己给拉黑?

    谁知道马启伟话锋一转,接着说道:“没有下次了,你这次就把《生活》刊登在我们杂志上。”

    心情仿佛像是坐上了过山车,张楚松了口气,直接答应下来。

    “没问题,你们直接刊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