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190章 爱得深沉(求票求订阅)

作品:文坛救世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卖萌无敌小小宝

    第一个奖项颁发的是最佳诗歌奖,赫然便是张楚的老熟人!

    马启伟作为诗歌类的评委,再加上他《诗刊》总编的身份,担任这个奖项的颁奖人绰绰有余。

    这位老当益壮的文学大师一上台便引发全场的热烈掌声,“谢谢大家。感谢大家对中国文学的热闹,诗歌组在征文活动中收获了许多优秀的作品,下列诗人荣获全国百强称号,他们分别是露珠、若人、细柳清风、紫衣、张建学……”

    全国百强总比没有的要强,但张楚发现只要通过初选的作品好像都在这里面了,毕竟每个类型也就一百篇作品进入到最终环节而已。

    还真是一个都不能少。

    “获得本届中国好文学诗歌类征文一等奖的作品是水和子的《沧海横流》!”

    当一个女诗人上台领奖的时候,全场观众几乎都沸腾了起来,谁也没想到这么一首慷慨大气的诗作竟然会是女诗人写出来的!

    张楚也忍不住鼓起掌来,将掌声献给这位大气磅礴的作品。

    ……

    一个个奖项接连颁出,当最佳中篇金奖得主走下舞台之后,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最后一个奖项上面。

    长篇历来都是文学大家们的舞台,这是备受瞩目的项目,同时也是难度最大的!

    一部优秀的长篇创作短则一两个月,长则两三年甚至更久,但是张楚却打破了这种传说。

    虽然没人知道《少年派》究竟是花了多少时间写出来的,但人们根据他之前的作品时间就能推测出端倪来。

    《心理罪》是九月初发行的,而那时候张楚还在微.博上面连载《西游日记》,最早也是在九月才开始创作的!

    之前还有人不服气,认为张楚这作品是从英文或者印度语里面翻译过来的作品,往届不是没有这种人。

    但当他们满世界去查询之后,根本找不到《少年派》的踪迹!

    要想找的话,得去另外一个世界才行。

    伴随着作.协zhu席慢慢走上台,张楚的心跳速度越来越快了。

    哪怕他嘴上说着不在乎拿不拿奖,但事到临头还是紧张得很,手心里都微微冒汗。

    两世为人,这是他第一次参加颁奖礼,而且是以候选人的身份出现,当然跟旁观者不同。

    “获得本届中国好文学最佳长篇金奖的作品是张楚《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原本清晰可闻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似乎无比遥远,张楚耳朵里全是嗡嗡嗡的声音,整个世界都仿佛变慢了许多。

    他看到前排的人扭过头来,他看到身边周康欣喜若狂的脸,他看到移动过来的大摇臂摄像机,这一切的一切都那么逼真!

    “我真的获奖了?”

    张楚有些茫然的站了起来,前排评委们的掌声,中间对手们的沉默,后方读者们的欢呼,都让他的思绪回到了现实。

    周康狠狠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发呆了,快上去领奖吧!”

    张楚这才迈开腿朝着舞台走去,他还以为马启伟之前是在暗示自己拿不到奖了,可没想到这竟然是位老顽童,硬生生让自己惴惴不安了那么久。

    坐在前排的陈英松很是得意的扬起了下巴,他对周围的老友说道:“看到没有,这是我最初发现的书,不愧是给了满分的!”

    “是是是,就你慧眼识英才。”一边的马启伟忍不住怼了起来,他很期待明年给张楚上上课。

    舞台上,李静泽认真打量了一下自己这位小师弟,他可是专门跟别人换了来颁奖的,为的就是跟张楚见个面。

    作为中国作.协的副zhu.席,李静泽跟张楚握了握手,说道:“恭喜你你了,《少年派》确实写得很好!”

    “谢谢李主席。”

    “燕大中文系是个好地方,你好好学习、积累,争取之后可以跟前辈那样给我们文坛带来辉煌。”李静泽将证书跟奖杯交到了张楚手中,语重心长的教育起来。

    他就担心现在的年轻人心浮气躁,沉不下心来好好学习,写作这件事儿一旦浮躁就完了!

    ……

    斗鱼直播间内,当李静泽宣布获奖作品的时候,弹幕几乎要把整个屏幕给盖住了!

    观众们都在为张楚跟《少年派》庆祝,甚至鱼丸什么的打赏都纷纷扔了过来。

    “我就知道是这样!”

    “给《少年派》打call~”

    “恭喜张楚,这部写得太好了。”

    “实至名归!”

    “牛逼,拿奖了!”

    “这货竟然拿奖了,不枉费我花钱购买了一下。”

    “普天同庆!撒花庆祝!”

    守候在电脑前面的韦文林兴奋的从椅子上面蹦起来,高兴得像个200斤的小孩。

    基友的荣誉就是自己的荣誉,韦文林这一跳把寝室其余人倒是吓了个半死,还以为地震了呢!

    “拿奖了!我就知道张楚那家伙会拿奖,今晚撸串去,哥请客!”

    原本怒目的几人顿时高兴得附和起来,“恭喜恭喜了!”

    ……

    站在舞台上看观众席,跟坐在观众席上看舞台是全然不同的体验。

    张楚发现台下一张张脸庞都那么清晰,可以看到他们脸上的高兴、不屑、欣喜跟赞赏。

    他靠近麦克风,想了想开口说道:“说实话,我之前准备了获奖感言,但现在一下子全忘记了。这是关于理查德-帕克的故事,那个曾经被吃掉的少年在故事里面变成了猛虎,很多人都在问我哪个故事究竟是真的,希望大家不要把我的话当成标准答案来对待。

    另外这里有一首小诗想要送给在场的部分人,请不要随便给别人扣帽子。”

    周康苦着一张脸,张楚该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讽刺别人吧,他心里率先颤抖了一下。

    舞台上面的张楚看到现场导演跟其余人瞬间变了的面孔,但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调整好气息开口吟诵起来: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的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着土地爱得深沉!”

    周康站起来了,

    马启伟、陈英松站起来了,现场的观众们也都纷纷站起来!

    他们知道张楚为什么要念这首诗,他们知道这首诗究竟是什么意思。

    响彻云霄般的掌声在报告厅内响起,久久没有挺下来。

    这是对“香蕉人”称谓的有力驳斥!

    是对崇洋媚外指控的最佳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