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464章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作品:文坛救世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卖萌无敌小小宝

    夕阳西斜,张楚在学校食堂吃过晚饭之后就跟好友们分开,那几人打球的打球,自习的自习,看书的看书,参加社团活动的参加社团活动,而他也得开车回去撸猫顺便写书。

    一百多平米的房子并不算大,可抹茶独自一猫在家里依旧稍显孤独,张楚用手摸了摸它的下巴,将它抬起来的爪子捏在手中,打趣的说道:“抹茶,要不然我给你找几个男宠吧?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帅猫,或者喜欢什么样子的美妞,我都给你买回来。”

    抹茶仰着躺在张楚的腿上,它偏着脑袋根本听不懂铲屎官究竟在说什么,伸着爪子想要跟张楚对对掌。

    家里有时候真的是太安静了,“买只鹦鹉?”

    这个想法不知道怎么从张楚脑海里面冒了出来,他直接拿出手机在备忘录里面写了下来,既能给抹茶找个伴又能让家里多点生气,好像是不错的想法。

    只不过他低头看了看张嘴吐着舌头的抹茶,那尖锐的牙齿看起来有些锋利,能在房间里面抓住老鼠的它,会不会把鹦鹉也给弄死?

    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逗弄了一会儿抹茶,张楚也站起身来进入到书房里面,他可不是玩物丧志之辈,今天的任务还差两万字呢。

    他计划要在一周内把《霸王别姬》的写出来,用五天时间写第一稿,然后用两天来修改弄出修改版,到时候才算是勉强告一段落。

    对于很多人来说,修改差不多算是第二次创作,甚至在修改上面花费的时间跟精力都要远超首次创作。

    不过这对于张楚来说却不算太大难度,有原著作为指向性参考,当然会轻松许多。

    机械键盘敲打的声音很快就在书房里面响起来,柔和的音乐也从印象中流淌出。

    【婊.子无情,

    戏子无义。

    婊.子合该在床上有情,

    戏子,只能在台上有义。】

    这句话总领全文,将的所有内容都简单提炼出来,《霸王别姬》其实就是讲诉了婊.子和戏子的故事,但事实却不像这段文字说的那样。

    看到后面的话,读者们或许才会发现这两句话明明说的就是反话!

    正代表了作者的一种感慨,明明该无情的婊.子却有了情义。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依附的东西,娃娃依附脐带,孩子依附娘亲,女人依附男人。

    婊.子的魅力只是在床上,离开了床即又死去;戏子的魅力只在台上,一下台即又死去。

    人间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

    【他是虞姬,跟他演对手戏的,自是霸王了。霸王乃虞姬所依附之物。君王意气尽,当他穷途末路,她也活不下去了。但这不过是戏。到底他俩没有死。

    怎么说好呢?

    咳,他,可是他最爱的男人……真是难以细说从头。

    粉霞艳光还未登场,还是先来调弦索,拉胡琴。场面之中,坐下打单皮小鼓,左手司板的先生,仿佛准备好了。明知二人都不落实,仍不免带着陈旧的迷茫的欢喜,拍和着人家的故事。

    灯暗了。只一线流光,伴咿呀半声,大红的幔幕扯起——】

    一开头就直接挑明了,这饰演虞姬跟霸王的两个京剧演员之间有着超越世俗的爱恋,但却只说了他最爱他,并没有说他也是他的最爱。

    这里张楚并没有保持跟电影一致,而是选择这种总领基调的开头,这种不一样的爱情故事或许会更加吸引人。

    而且用戏剧表演开场时候的大红幔幕拉开来形容开始描写正文的方式,巧妙将京剧元素融汇进来,一点也不显得突兀!

    下文笔锋一转,就来到了民国十八年,也就是一九二九年的冬天。

    张楚此前从没有写过带有民国时期的文学作品,幸亏他已经在脑子里面模拟过许多次,现在打字倒也挺快的,并没有停下来。

    【天桥在正阳门和永定门之间,东边就是天坛,明清两朝的皇帝,每年到天坛祭祀,都经过这桥,他们把桥被比作凡间人世,桥南算是天界,所以这座桥被视作人间,天上的一道关口,加上又是“天子”走了,便叫“天桥”。后来,清朝没了,天桥也就堕落凡尘,不再是天子专有。这里渐渐形成一个小市场,桥北两侧有茶馆,饭铺,估衣滩。桥西有鸟市,对过有。各种小食摊子,还有摞地抠饼的卖艺人。热热闹闹,兴兴旺旺。】

    简单几句话就将热闹的老燕京城风貌展现在文字上面,寥寥几笔就让人依稀看到了那个从封建社会留下来的时代。

    底层人民的生活依稀可见,虽然有报童吆喝着东北军戒严了,日本鬼子要开打了,不过老百姓们连填饱肚子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关心谁开打了呢?

    抱着孩子的妓.女艳红成了这一章的主角,从她这一路走过来,市井生活变得越发生动,似乎从文字变成了影像出现在眼前。

    说书的,变戏法的,摔跤的,抖空竹的,打把戏的,荤相声的,拉大弓的,卖大力丸的,演硬气功的,好不热闹!

    这是小豆子与小石头初次见面的地方,小石头等人表演美猴王大脑蟠桃会之后的场景,谁知道这孩子失手演砸了,引起了地痞的不满。

    最终小石头表演了个光头碎砖头才算是挽回一点尊严,这个身影被牵着娘手的孩子给记在心头。

    关师傅对小豆子的身板面容都非常满意,奈何这孩子右手却有六根手指!

    唱京剧的怎么能有这种装扮呢?

    出去还不吓到那些观众么。

    可小豆子他娘艳红不光是跪下了,甚至还狠下心来将儿子多余的那根手指头给剁掉!

    剁开骨血,剁开一条生死之路!

    张楚用“一张大红纸摊开了”来形容现场的血腥,那流淌的血液可不就是像极了大红纸么?

    越是鲜艳,越是讽刺。

    就像是艳红说的那样,但凡有三寸宽的活路,她也不会当上妓.女,她卖了自己去养活他。

    “咿~呀~啊~呜~”

    运气练声的声音在晨光熹微时响起来,想要成为角儿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一章内容很长,足足有一万二千字。

    当张楚写完之后发现时间竟然都已经来到了晚上十一点半,他扭动了一下脖子,又将文档拖到最前面,这下开始认认真真起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

    边写边改,写完还要改,写作就是跟修改脱离不开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