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469章 龙阳之好【一更求订阅】

作品:文坛救世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卖萌无敌小小宝

    张楚早有准备,他将背包里面打印好的两本书拿了出来,用双手递过去说道:“这是刚完稿不久的作品,还没有来得及认真仔细修改。”

    徐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副老花眼镜戴在鼻梁之上,他瓮声瓮气的回答:“没事,我们也不是专门的文学家,先解解眼馋再说。”

    “这名字看起来就很不错,想当年我演的霸王还是被拍成了3D版本的京剧,只可惜没有怎么在电影院上映,只有在全国艺联放了几天就下映。”

    尚常荣稍微有些感慨,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翻开书就阅读起来。

    而张楚则是稍微有些无聊,这两位老先生都认真在看《霸王别姬》,而自己要是玩手机的话,好像有点太不尊重人了。

    可是坐在这边又非常无聊,总不能没有主人的同意就在别人家里闲逛,所以他就有点坐卧不宁。

    “算了算了,趁这个时间想想鬼吹灯2的情节吧,早点把它写出来,省得一天到晚被涂总催。”

    张楚从背包里面拿出便签纸跟签字笔来,自己时不时在这上面几个字,将里面的剧情点一个接着一个拎出来。

    ……

    尚常荣虽不是文学家,但他也绝不是文盲,毕竟他老子是尚小云,不可能不学习这些。

    而且京剧这些表演跟历史、文学也都有关系,那些精美绝伦的唱词光靠死记硬背不行,还得好好理解才行,这样才更能体会到角色,从而把这个角色给演活。

    小说的第一句话让尚常荣非常不喜,什么叫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严格算起来,他虽然被尊称为老艺术家,但其实在旧社会也会被称为戏子。

    “这孩子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

    尚常荣牢牢将这句话记在心中,对张楚的观感一下子就低了个台阶。

    而他身边的徐纪刚刚看到这句话,不由自主的抬起脑袋来看了张楚一眼,心里有无数话想要说出来,可由于老友也在一旁,自然无法开口。

    “这叫什么事儿,一上来就侮辱人,我应该早点把他的这本书要过来看看的!”徐纪有些自责,老尚肯定也看到了这句话,到时候还真不好收场。

    还没等这段思绪想透彻,那一句“他,可是他最爱的男人”又将徐纪给震撼住了,现在的年轻人写书都这么直白?

    自古以来,酷爱男风的人很多,甚至专门有龙阳之好、断袖之癖的称呼。**是比较严重的事情,戏班里面很多演员都被有过这种行为,因为他们社会地位低下,因为他们入戏太深,表演旦角的时候被一些富商、官员们看中。

    就像是在经典名著《红楼梦》里面也有类似的描写,主角贾宝玉跟琪官可是有确凿情况的,琪官的红汉巾被系在了宝玉的腰间,由此宝玉也挨了顿贾政的毒打。

    琪官何许人也?

    原本是忠顺亲王府专宠的戏班演员,擅长唱小旦。

    而在大观园里面的另外几名戏剧演员也演绎出来另一段断袖之爱,唱小生的藕官与唱小旦的药官,唱戏的时候扮作两口儿装亲热,可到了台下之后却糊里糊涂变成了真的!

    尚常荣在戏剧界这么多年,当然知道真实的情况以及过往历史上面发生的事情,其实这已经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可万万没想到会被张楚这么直接了当的写出来。

    这到底是弘扬京剧之美,还是来揭京剧之短的?

    对于他而言,维护京剧的美名显然是最重要的事情,别看同性恋在很多国家地区都可以合法结婚了,但在当今社会还是备受偏见的。

    “这老徐也真是的,这种题材的小说怎么可能改编成电影?要是真拍出来了,我恐怕要成为千古罪人了!”

    尚常荣在心里不由得埋怨起徐纪来,这哪里适合拍成电影,完全就是京剧的阴暗面嘛。

    他在心里直接把这个小说给毙了,不管它能不能出版,反正一定不能被拍成电影。

    小说还没看几百字,这尚常荣的第一印象就已经非常差了,若不是碍于老友的面子,他现在就想把这一叠A4纸扔过去,然后把张楚给撵出去!

    抱着挑刺的心态,尚常荣继续往下翻阅起来,只不过速度是越来越慢了,从一目十行变成了仔细查看。

    前面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但这一路看下来似乎被冠上无情无义标签的这两种人,在这部片子里竟然是最情深义重的!

    妓.女妩媚一笑,眼中却是泪光盈盈,怀中的清秀少年怯怯垂下眼睑。妓.女心一狠,断下孩子的畸形手指,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关于老燕京市井热闹的描写仿佛将尚常荣带到自己的童年时代,在建国左右那些年就是这样热闹。

    多久没见到过这种充满时代气息的作品了?

    虽然从小没有吃过太多苦,但为了生计在街头表演京剧的事情还是听他的父亲、兄长以及戏班的师兄长辈们经常提及。

    看到小石头演砸了大闹蟠桃会的戏,用一块砖敲额头的戏份时,尚常荣竟然有些心酸!

    这就是戏子,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须付出百倍、千倍的努力来。

    若是别人恐怕觉得这里面有些夸张,不过尚常荣觉得很正常,甚至后面小豆子给关师傅签下死契也正常不过。

    梨园里面规矩就是如此,进门之后,生死勿论,师傅掌握生杀大权!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小说里面反复出现了这一句话,明明其余唱腔都能记住,可小豆子在这里偏偏转不过来弯。

    被师傅毒打也不改变,这曲《思凡》算是京剧的启蒙作品,多少年轻学徒都会背。

    在此之前根本就没有人在意过身份认同这回事儿,大家以往都是该怎么唱怎么唱,从不去想里面的弯弯道道。

    可是在张楚的描写下,这次次唱错的思凡便成了小豆子对男性身份的坚持!

    当师兄小石头将小豆子的唱词纠正过来时,这段孽缘便逐渐开始滋生,小小年纪便开始把自己当成了女性。

    “有点意思啊,这个角度还是挺新颖的。”

    尚常荣心中的不满稍微减弱了点,思凡流传这么久,但从没有人从这个角度去思考、描写过旦角演员的心理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