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678章 与众不同

作品:文坛救世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卖萌无敌小小宝

    【很久以前,大概也就是二十年前吧,我曾在一栋学生公寓里住过。那时候我刚刚十八岁,才上大学而已,爸妈担心我一来在燕京人生地不熟,二来头一次离开家,所以帮忙找了这个宿舍……】

    事先有所准备之后,写起来速度就要非常迅速了。

    张楚在对宿舍情况的描写上面跟村上春树有着迥然不同的结果,因为两个国家的现状并不一样,不可能写国内有榻榻米或者其余东西。

    他写的同样也不是现在自己在读的燕京大学宿舍,而是把上辈子自己读的那个二本院校宿舍状况通过笔下写出来!

    那时候经济还不算特别发达,两人间想都没想,四人间都是在做梦,一层楼过去几乎都是八人间,同时也没有空调这些。

    这样的宿舍很多人都曾经住过,估计读者们看了之后肯定能会心一笑,大家当初都曾经遭罪过。

    代入感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汇聚而成的,从不起眼的细节慢慢将读者带入其中。

    如果写住什么高端公寓,上什么私人学院,那么应该就只有玛丽苏爱好者会喜欢,普通人根本没有感同身受的意思!

    爱好清洁,对制作地图有兴趣的室友,而主角宁远则是有些茫然,喜欢的东西非常广,但比较偏好戏剧、剧本这些。

    住寝室最好的问题就是要迁就别人,不能随便自己的想法,必须考虑到室友们的想法才对。

    张楚笔下的宁远就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声,室友一大清早在教室里面做广播体操吵得他睡不着觉,于是便当面提了出来。

    跟朋友吐槽奇葩室友的事情估计每个人都曾经做过,宁远也不例外。

    跟杜冉已经一年时间没见,在地铁上面偶然遇见之后两人便聊起来,只不过当初认识杜冉的时候,她还是宁远哥们许牧的女朋友。

    当初的三人经常一起出去玩,那时候杜冉跟宁远并不怎么熟悉,两人待在一起无话可说,全靠许牧来进行调节气氛,可后来许牧却自杀了!

    故事并不复杂,甚至很简单,重点在于主角的心里描写上面。

    即便宁远有些特立独行,但确实是很多人内心的一种展现,只不过表达得更加旁若无人一些。

    他是个很有青春时代特色的大学生,喝酒、上课跟女孩们恋爱、开fang,可谓是应有尽有,足以让一种单身狗们羡慕不已。

    但他又趋于离群,跟周围人好像都不一样。

    有些人的年龄永远留在了十七八岁,而有些人却不得不面临成长带来的残酷!

    张楚很清楚明白的知道这个成长所带来的痛苦迷惘,但写起来却有些吃力了。

    写作风格、文笔、故事内容,甚至连以前做好的背景都得再好好谋划一下,一味地追求共鸣似乎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写起来太费力了,不知道这五千字最后能留下多少!”

    张楚活动着脖子,眼下他写出来的内容连初稿都还算不上,到时候修改、删减之后可能会变得面目全非。

    在写作《达芬奇密码》、《悟空传》这些作品的时候,他并没有对文字、对话、人物描写有太多的雕琢,重点放在故事上面。

    只要故事讲得好,其余内容就可以稍微次要一些!

    可现在《挪威的森林》汉化需要太多太多的东西,他甚至觉得这一次可能要花费双倍甚至更多的时间才行。

    俗话说慢工出细活,他也不想让整个里面充斥着翻译腔,用翻译腔讲诉国内年轻人们的爱情故事,这样的违和感太严重。

    这一次他暂时并没有给任何人透露新书的消息,只是在认真上课之余好好对待,偶尔上课、下课的时候就当起了观察者,观察现在的年轻人、情侣之间究竟是怎么相处,如何对话!

    文学作品从生活中来,却又要高于生活。

    ……

    “你想去找心理医生?发生什么事情了?”

    周康听到张楚打来电话的内容之后,整个人不由得大惊失色!

    都说艺术家跟文学奖很容易得抑郁症,他们总是把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东西,通过想象把它写进了书中。

    这些作品赋予了读者们对未来生活的憧憬,然而他们在生活中却得不到文学作品中所描述的那些东西时就会感觉到失望与悲观。

    之前还有诗人曾经卧轨自杀,现在张楚竟然想要去看心理医生了,周康又是着急又是惊吓!

    暂且不说他跟张楚在工作上面的关系,就凭他跟张楚老爸张博文多年同学情,现在老同学的儿子竟然要去看心理医生。

    尽管周康算是比较开明的人士,但当他依然摆脱不了偏见,认为去看心理医生是非常不妙的事情。

    张楚连忙解释着说道:“我还好,我找心理医生并不是去看病的,而是想跟医生交流交流,我新书里面会有抑郁症的相关内容。”

    “你写什么书啊,居然有抑郁症,还得跑去找医生?”周康万分不解,他可不希望张楚因为写书而写出什么精神疾病来,现在的明星似乎没个抑郁症都不好意思见人一样!

    “新书内容是爱情题材的,其余就不透露了。周叔你帮我联系一个靠谱的心理医生呗,最好是口风紧点的,而且经验丰富,要是能安排我跟抑郁症患者直接见面就更好了。另外我们国家这边有没有疗养院啊?”

    如果对这些内容一点不了解的话,那写起来就会很空洞虚假。

    整部的基调就是孤独寂寞,而女主角杜冉虽然没有直接明说是抑郁症,但她相关的描述甚至居住的疗养院就是治疗抑郁症的。

    现实中的人对抑郁症的印象就是无病呻吟、多愁善感,甚至很多人都觉得这类型病就是闲出来的,去工地搬一年砖头就不治而愈!

    最大的误解就是抑郁症不是真正的疾病,然而它确是一种很严重的疾病,是跟大脑改变有关系的健康问题,并不是努力工作就能击败抑郁。

    还有人说抑郁症是制药厂的用来卖药的噱头,是一些小心眼的人为了逃避现实世界的责任跟压力强行挂上的头衔。

    通过写这篇《挪威的森林》,张楚也希望能在某种程度上面纠正人们的错误观点,正视这种疾病,并且多多关注身边的人!

    不要因为每次有名人因为抑郁症而自杀才会被大众关注,而这种时候也往往是被当做娱乐新闻来看。

    网友们在感叹一番之后并没有真正去了解抑郁症,去反思自己的状态。

    既然张楚现在有如此高的关注度,同时又在里面会涉及到这个精神疾病,那他显然就想真实的将它展现在读者们面前,算是尽到一点微薄之力。

    周康知道张楚的打算之后并没有否决,但在内心里面却提高了警惕,很多外表上面看起来阳光快乐的人却在私底下承受痛苦,这孩子该不会也是用写书当借口,其实去找医生吧?

    他琢磨着等会儿挂掉电话之后就给老同学打个电话去说明说明情况,这种事情必须要家长参与才行。

    不过抑郁症主动去找医生的话,那也是件值得欣慰的事情。

    “我一定给你找个合适的医生问问情况。你平时多跟同学出去玩玩嘛,不是在攀岩吗?去户外活动也是有好处的,别长期一个人呆在家写书,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朝气!”

    张楚听到周康的嘱咐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周叔,我真的没有抑郁症,我就是单纯有些宅而已。”

    “是是是,我知道你没病。我就是关心关心而已!”

    挂掉电话之后,张楚就摇摇头,自己的准备工作还是没有到位,明明都已经写了很多内容了,才发现自己并不了解抑郁症,也不了解抑郁症患者的内心世界。

    里面几位女性角色的形象非常重要,但她们几个人之间却有着完全不同的性格。

    首先是杜冉,她跟男主角宁远的哥们许牧是青梅竹马,长大之后顺理成章的变成男女朋友,但是在跟许牧恋爱的时候却没有戳破最后一层窗户纸。

    在经历了许牧自杀事件之后,她精神有些不稳定,最后住进了疗养院,最后还是走上了自杀这条路。

    杜冉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人,她把自己装在一个自我封闭的世界中,以至于她的一言一行都是那么不同!

    这个沉默寡言的人,常常自言自语说话,不理会别人是否听懂、明白。

    在《挪威的森林》开头第一章,张楚就写到了其实杜冉跟宁远并不想爱,但在后文之中他们俩却又成为了男女朋友,这看起来有些许的矛盾。

    但谁规定了非得相爱才会成为情侣呢?

    读者们往往在这里会被杜冉的热情所迷惑,混淆她不爱男主角的事实。

    不爱他,却把第一次都给了他,杜冉觉得宁远就像是自己男友的影子,跟着宁远就好像男友还活着一般!

    跟不食人间烟火般的杜冉不同,林绿跟宁远是同一门课的同学,虽然也遭遇了亲人去世的痛苦,但她却非常乐观开朗。

    林绿仿佛是宁远的拯救者,将他从黑暗与虚无边上拉回来。

    或许林绿就是挪威那茂密森林中的一抹阳光。

    在中还有另外一个女性角色,那就是段雪玲,她是杜冉在疗养院的室友,也是杜冉无话不谈的对象。

    原本宁远想要了解杜冉的情况,没想到却意外走进了段雪玲的世界当中,这位会弹琴弹吉他、喜爱抽烟的女人也是里面的重点描述对象!

    这么多角色或多或少都有心理上面的疾病,张楚对这些东西双眼摸瞎,当然得求助专业人士才行。

    如果这个地方搞不定的话,那文章的进度就要在这被卡住。

    要写什么东西就要弄明白什么东西,这三位女性角色要是不能描写得生动形象,整本书的文学价值就会大打折扣!

    张楚并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既然要写,那就争取写出来最好的一面!

    ……

    周康在挂掉电话之后,整个人夸张的扯了张纸巾擦拭着额头上面的汗水。

    刚刚可是将他的冷汗都给吓出来了,张楚现在是翰林文化传媒公司的顶梁柱,是绝对灵魂,万万不能出现什么问题。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周康就会选择让张楚千万不要去写这本书,到时候万一学海明威那些文学奖一样把自己也弄成了抑郁症,那可就危险了!

    但周康同时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劝说张楚,所以他把目标放在了张博文跟楚岚身上,估计这两人的话才能勉强让张楚动摇。

    “为什么爱情里面要有抑郁症,有白血病不就足够了吗?”

    经纪人小声吐槽着,白血病简直就成了偶像剧或者是言情的标配,女主角要是不得个白血病的话,都不好意思跟男主破镜重圆。

    现在张楚的那不知名新书里面却出现了抑郁症,而且还不是仅仅挂着名头,周康一阵头大!

    他又没接触过心理医生,怎么知道哪个医生最为靠谱?

    这样的事情肯定不能去询问别人,要是询问朋友或者同事的话,别人肯定会非常好奇,为什么自己要找心理医生。

    所以这件事情必须得低调才行,周康想了想就在知乎匿名提了个问题,看看燕京哪个心理医生最为靠谱。

    用这种方式最为保险,谁也不知道这个问题背后竟然隐藏着他!

    在等待网友们回答问题的时候,周康拨通了张博文的电话。

    “老张,最近你们忙不忙?”

    张博文坐在办公室里面舒舒服服的看着电视,言不由衷的说道:“忙,忙得很!虽然暂时不开新的分店,但现在这几个店就忙的要命。”

    周康语重心长的说道:“就算再忙你们也得关心一下张楚的心理状况吧。这孩子让我找心理医生,说是为了写作,但我琢磨着吧,肯定也有这方面的苗头。要不然那么多病不去写,非得写个抑郁症!”

    “他说了写就是为了写呗。当初他为了写《霸王别姬》不是去戏楼里面办了张vip月票吗?”

    张博文很是心大,完全没有任何担心,他对自己儿子的性格还算了解,根本不可能得抑郁症。

    “合着我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啊,反正你们平时多跟他聊聊吧,我在这边也帮你们盯着点。”

    “老周你就是杞人忧天,担心得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