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774章 翻天覆地的变化【三更求订阅】

作品:文坛救世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卖萌无敌小小宝

    正如漂在燕京的人被成为北漂。

    如果一个人生活在纽约,那么他就是一名纽约客。

    有人说,纽约是世界的首都!

    它就像是一个文化大熔炉,在这里能看到形形色色的人。

    任何肤色、任何族裔、任何信仰的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安身立命的地方。

    大苹果城来者不拒,兼容并蓄,复杂多远的环境造就了《纽约客》的独一无二!

    如果问一个纽约人,什么东西最能代表纽约这座城市的精神,答案可能就是这本跟纽约一起长大的杂志。

    高质量的内容以及厚实的读者基础,使得它在当下纸媒寒冬里依旧可以自由而任性。

    其余媒体都因为读者减少而削减忍受、缩短报道周期。

    可《纽约客》却依旧严守传统,重要的作者每两三个月才出一篇稿子,每篇一万字左右的文章需要一两周进行校对。

    所以它们的格调并不是大风刮来的,而是得益于对每周内容的严格把控!

    看看纽约客现在的编辑部阵容就知道了:9名文字编辑,音乐、影评、书评三类文艺评论员共11人,艺术设计部门15人,版权部由16人组成,事实核查部18人,编务助理8人,制作、图书室、公关等21人。

    另外还有特约撰稿人70人,漫画插图师24人,摄影师5人。

    阵容非常豪华!

    这个签约员工数量跟纽约时报比起来都毫不逊色。

    但它仅仅是个周刊而已,后者却是日报。

    苏茜-福斯特只不过是这一百多位雇员中的一位罢了!

    她本以为是恶作剧的电话,但没想到传真机真就开始运转起来,不停歇的打了十来张A4纸出来,后面还附带有兰登书屋的地址。

    “这位张楚真的写了篇科幻短篇小说?”

    信息不对称带来的影响就是这样,苏茜印象中根本没有这篇叫做《AI》。

    但为了验证一下信息,她谷歌了一下这些关键词。

    实力强大的搜索软件瞬间将结果带给她,竟然已经有很多读者在网上询问了!

    “上帝,已经快十天过去了。为什么我们还看不到英文版的人工智能?”

    “谁去中国的社交媒体上面提醒他一下,我们许多人都还在等着。”

    “其实我已经悄悄用谷歌翻译将人工智能看了一下,只不过这个翻译确实需要再智能一点点,看得非常难受!”

    “我恨你。”

    “把人工智能交出来!”

    “人工智能、挪威的森林都看不了,我想说F开头的单词!”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心碎了。”

    原来是真的有这篇小说,而且也已经在中国用中文发行了!

    苏茜的确也搜索到了中文版的《人工智能》,她将谷歌翻译之后的结果拿出来跟自己传真收到的版本做了一下对比。

    “果然还是自己这边翻译得更好,这谷歌翻译还需要再加强加强!”

    确定了张楚的作品之后,苏茜才把目光放在作品身上。

    《纽约客》本身人气很高,并不需要蹭张楚的热度。

    杂志社的短篇小说稿件一直都处于过剩的状态,一周才发一篇,99%的作品都会被淘汰!

    并不会说这是知名作家写的短篇小说就特别照顾,反而会要求更加严格。

    其实现在一个不利因素已经摆在面前了。

    那就是字数太多!

    杂志在字数方面要求是比较严格的,都正常来说八千字就是极限,少部分极其优秀的作品可以放宽到一万字。

    但在传真过来的文件统计上面直接就写了三万多单词,超出太多太多!

    如果狠心将小说进行删减的话,想要删减的内容肯定非常多,到时候看起来就支离破碎,甚至完全改变原意。

    苏茜从心里就不看好这篇小说,她已经在心里下了死亡通知单。

    没戏!

    不过好奇心却驱使着她想要一探究竟,能引发推特、Reddit、Instagram等地方网友们吐槽的作品究竟会是什么样子。

    推不推它是一回事儿,看不看又是另外一回事。

    闲着也是闲着,苏茜将打印好的文件放在办公桌前面,她手里习惯性的拿上笔准备开始批注!

    时间一点点过去,她阅读的速度放得很慢,其中不少习惯性用语跟书面表达都做了修改提醒,甚至部分单词的使用跟语法也有提醒。

    哪怕沈云华在美国生活了好些年,但距离地道的美国人还是有所差距。

    平时可能无关紧要,但是在这时候就显得尤为突出。

    苏茜第一遍阅读的时候都还没准备改剧情,起码得让她觉得有修改的价值才行!

    现在社会都是快节奏的社会,如果《人工智能》没有被放在《纽约客》上面的价值,那么她也不愿意浪费时间帮张楚修改。

    一个弱小的机器人男孩被赋予了爱,可正是这份深沉的感情使得弱小的他执着又徒劳地去追逐一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这部小说探索了人类进化的问题,也许是未来社会要面临的问题。

    有了这个思维,紧接着来的问题便是人工智能的伦理问题。

    人与人工智能的区别究竟在哪里?

    张楚这篇小说找寻的答案其实很简单,人是有自主意识的,人工智能没有自主意识,服从是唯一,为了这个目的不惜一切代价!

    小说的结尾表达了一个极端的进化论思想:存在是永恒的,但人类的存在不是永恒的!

    苏茜将鼻梁上的眼镜往上推了推,她并不难看出小说中存在一种对人类前景的思考,有一种对人和生命的生命的关怀。

    这些思考和仁慈的思想超越了故事本身,又借用故事的名义,使之升华!

    “这几句话好像是叶芝在《被偷走的孩子》里面的诗句,没想到放在小说里面这么恰当。”

    第一遍阅读完之后,苏茜的心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自己果然是看轻了张楚的作品,如果字数短点的话,的确有资格出现在《纽约客》上面!

    她也是一位妈妈,能理解到小说里妈妈莫妮卡的心情。

    不过理解并不等于说赞同。

    既然把机器人小男孩领养,那就要对他负责才行!

    “这下可就有点麻烦了,真要把它作为本期的选题交上去?”

    苏茜面容纠结,不想去做那种毫无把握的事情,但却又抱有一点点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