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789章 世上已千年

作品:文坛救世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卖萌无敌小小宝

    一个多亿的购房协议是张楚签订过最大的合约,由不得他不谨慎。

    在双方律师的见证下,张楚爽快的签上名字,然后在国土局跟房管部门去办理房屋所有权变更。

    就算是他去年赚了那么多,一口气拿出一亿多块钱出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整个四合院还打算重新修改一下,这又得一大笔钱。

    大概新学期开学的时候,他就能住进去。

    一个人居住,安全保证是必须要考虑的事情,万一有人铤而走险,张楚就是最好的目标。

    马不停蹄的把这件事情处理完,张楚才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小区里面。

    正如他说的那样,这么累的情况下,完全没心情写书!

    更何况现在一点准备都没有,随便开始写的话,那真的就只能被原著小说给桎梏住。

    其实现在普通百姓对贪污**这个事情已经司空见惯,根本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

    无官不贪,只是没有查到他身上罢了。

    报道中的**,总是多少亿、多少东西。

    这些东西在很多人看起来只不过是一个普通数字罢了!

    有些老百姓的心态就是这样,你们贪官弄走几个亿、几十个亿关我什么是?

    那是国库的,你弄不走,我也拿不走、分不到一分钱。

    有本事你把省委或者市委的大楼抱回家去!

    反正只要我家的几间小屋、自己的利益不要被触碰到就行。

    有这样想法的人非常多,他们对于反腐的支持力度跟理解力度并不足!

    张楚想要把芸芸众生对这个时代最痛彻心扉的感受写出来,这样让读者们感受到切肤之痛,他们才会更加喜欢这部作品。

    既然是写反腐作品,那就不能高高在上,应该落脚到最继承,要把**是如何伤害人民最根本利益的事情讲清楚。

    比如在《人民的名义》里面有一个情节就是讲破产工厂,这正是在**的侵蚀下,这些工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下岗的人看到这个情节之后,会不会感同身受?

    那是必然的情况。

    张楚并不准备敷衍了事,而是打算将它写好,朝着经典的方向发展。

    原本他其实并不想跟纪委这些单位合作,因为那些机构其实都比较麻烦,要求非常多!

    审核一下张楚写出来的东西算是小事,甚至有人还建议让张楚把作品大纲和人物模板给写出来做备案。

    要不是指望他们大开绿灯放自己去监狱采访,张楚早就拒绝合作了。

    谁没事想找个大爷坐在头上指手画脚的!

    虽然在机场因为摄像机的关系被不少人看到了,但在网络上面却没几个人知道张楚回国的消息。

    几乎所有粉丝都以为张楚还在好莱坞那边浪,根本不知道这货已经悄悄回国,并且紧锣密鼓筹备起新书来。

    ……

    天还没亮,整个小区静悄悄的一片。

    可张楚就被叮铃叮铃的门铃声给惊醒!

    “谁啊?一大早是要做什么?”

    他揉着眼睛,嘴里嘟囔着,从卧室走了出来。

    虽然瞌睡还没睡醒,但该有的警觉一点没少,先打开猫眼看看外面站的是谁,陌生人就不开门。

    周康一脸无奈的站在防盗门前,而身后则是扛着摄像机开始录像的刘维。

    “是我们!现在都已经七点过了,你还没起床吗?”

    张楚还没开门,抹茶就兴奋的从底下的小门钻了出来,仰着脑袋盯着上门的两人。

    “这么早你们到底想要干嘛?”

    一边打着呵欠,张楚一边将房门打开,好不容易把时差倒好,现在却要天不亮就起来。

    刘维给了他一个脸部特写,忠诚的纪录着周围的一切。

    周康蹲下来将抹茶抱起,嘱咐着说道:“我们跟监狱那边约定的时间是上午九点。你抓紧时间洗漱吧,说不定还能吃个早饭。”

    穿着珊瑚绒睡衣的张楚点点头,“你们随便坐,我去上个洗手间。”

    去监狱采访是他期待已久的事情,为了这个事情牺牲点睡眠时间也没有什么问题。

    男人在洗漱换衣服上面的速度当然不用多提,当张楚穿着件黑色羊绒大衣出来的时候,才过了不到十五分钟!

    “在去采访之前,我必须得提醒你一下,可能那些罪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会非常拘谨,不可能轻易敞开心扉来讲诉自己的过去。你想要了解的话,那就得有良好的沟通技巧。要不然过去之后可能没有什么收获。”

    “我会尽量努力来展开深层次的对话,希望比采访一个陌生人要轻松。”

    张楚昨晚在睡觉前查阅过这方面的讯息,知道从衣着开始就得注意。

    比如去监狱采访的时候,不能穿得太过于随便,也不能穿得花枝招展引人侧目,要比较大方、庄重。

    所以他才选择这一身大衣,可以让他的外表跟气质看起来不那么年轻!

    采访前肯定都要做些准备工作,了解一下受访者的背景资料,但服刑人员的资料基本上也就是百科上面的履历以及纪委发布的贪污详情。

    这时候就要找监狱里面的警察询问一下,他们其实才对这些人的过往了解比较透彻。

    “我媳妇儿帮你去问了个秘诀,采访罪犯的时候不要机械的一问一答,而是要采取讲故事的方式。你先跟着他走,从他讲的故事里寻找你的兴趣点,然后再引导他讲诉你要了解的事情,让他慢慢跟着你的节奏走。”

    对于这次采访的重视程度,周康还在张楚之上。

    他背后忙碌的时候可不少,一直都没有怎么休息过,也算是把经纪人的真正职责扛了起来。

    抹茶显然不能同去,只能被张楚关在屋子里面,连平时供它自由出入的小门都给关闭了!

    小说并不是那么容易写的,反腐类型的小说必须要做到真实让人信服,不可能天马行空的任凭想象力飞驰。

    其实张楚已经算是捡了很大的便宜,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站在原著小说跟改编电视剧的基础之上再来写书,能省去相当多的工序。

    这一次张楚他们要采访的是曾经的国资委主任姜杰以及中石油高管王祥书,算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两个人。

    ……

    两扇又厚有重的铁门紧紧地关着,数米高的围墙上拉着一道道电网。

    高耸的岗楼里,持枪的武装战士警惕地注视着监狱内的动静。

    这里就是号称中国第一监狱的秦城监狱!

    它位于燕京北部的燕山东麓,以囚禁高官和名人而著称于世。

    很多身处高位、拥有权力的官员,因为没能抵挡住某些诱惑而陆续走进秦城监狱!

    也正因为这一点,如今的秦城监狱却成为了极具现实意义的反腐倡廉教育基地,经常有部委机关和地方公检法的人员来这里参加反腐倡廉的教育活动。

    没什么比这个更有震撼的!

    电网里面是那些曾经跟自己一样同为国家干部的高官,而他们却只能永远被关押在这里,所受到的触动非比寻常。

    或许是接待过了许多参加反腐活动的官员,这边大门的警察虽然很严厉,但却做了简单的介绍。

    两世为人,张楚都不能跟监狱扯上关系。

    现在跨进铁门之后,整个人的心情格外紧张而庄重!

    监狱内的状况让他颇为惊讶,一条笔直宽阔的柏油路出现在眼前,这里的楼群中央有舞台、篮球场、羽毛球场。

    他还看到了理发室、浴室、医务室、晒衣场等等。

    在每间个房子的窗外都装有铁棚,高高的围墙下横贯着一条威严的警戒线。

    若不是刘维有专门申请下来的拍摄资格,恐怕他的摄像机在进入监狱的时候就被收缴了!

    饶是如此,有很多地方也是他不能拍摄的。

    张楚虽然想要去看看监狱里面那些房间的具体情况,看看那些落马贪官们是不是真的在监狱里面有很好的待遇。

    可是许可上面并没有批准这一项,而是让他们在探监区内跟着两人交谈,同时还有狱警在旁边陪同以及录音。

    出乎意料,被采访者姜杰竟然穿着一身西装,只是没有打领带,并没有跟想象中那样穿着蓝白相间的囚服!

    “你们就是来采访我的人?”姜杰明明五十多岁了,但头发已经基本上花白,可整个人却有一种书卷气息。

    若不是坐在监狱里面,张楚可不会把他看成是一名罪犯。

    “姜老师您好,我叫张楚,是负责来采访您的。”

    张楚想要跟他握握手,可却被一旁的狱警给阻止了,不让他们有任何身体上面的接触。

    姜杰摇摇头,“看起来你才在读大学吧,你居然能进秦城监狱来采访,你们是准备录制什么节目?”

    “这不是法制节目,这是在拍我个人的纪录片。是这样的,我打算写一部以反腐为主题的小说,但对于其中的细节并不了解,所以就想来听听你们的想法。”

    这下轮到姜杰疑惑了,眼前这个年轻人好像有点意思啊!

    打算写反腐小说而已,竟然有能耐进来中国第一监狱采访自己,并且还有随身的摄像师拍摄纪录片,这恐怕是最顶尖的待遇。

    自己不过是进监狱一年多时间而已,怎么不知道国内有了这么个年轻有为或者说是背景通天的作家?

    “你是作家?”他随口询问起来。

    张楚点点头,“没错。只不过我刚刚开始写书的时候,您就已经东窗案发,所以应该没听说过我的名字才对!”

    姜杰现在坐牢,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所以根本不着急回答张楚之前提出来的问题,而是询问道:“那你写过什么作品吗?我在监狱里面还是能看看书的,说不定看过你的书。”

    这监狱显然跟普通监狱不一样,起码囚犯们之前都是有一定地位的人,在这边的待遇要好得多。

    不需要去工厂干活,也可以在监狱的图书馆里面借书来看。

    张楚也不知道秦城监狱的图书馆里面有没有收纳自己的作品,这些人应该不会看那些幻想小说才对吧?

    所以他掰着手指头说道:“我写过《神探夏洛克》、《心理罪之城市之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鬼吹灯》、《万历十五年》、《达芬奇密码》、《搜神记》等等。”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张楚自己都没想到在这短短的一年半时间内他竟然写了那么多部作品,还有好几个近期的作品没有被提及。

    姜杰本以为张楚是个靠关系的二世主或者三世主,他正在脑子里面搜寻姓张的高官名字,可没想到张楚念了一堆作品名字出来。

    “这些都是你写的?”

    “那当然了!”

    “我在图书馆里面看到过《少年派》跟《万历十五年》,你那本《万历十五年》写得非常不错,有点意思。”

    其实姜杰已经把《万历十五年》翻来覆去看过好几遍,今天突然发现坐在自己面前要采访自己的,竟然是那作品的作者,这世界好像也太小了点!

    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才进监狱一年多时间,国内竟然就涌现出了这么才华横溢的年轻人!

    张楚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只不过这一次是跟纪委还有最高检合作来写一本书。那姜老师,你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

    他并不想看网络上面报道的那些空洞乏味的履历,而是想知道为什么已经身居高位了却要铤而走险。

    究竟是什么样的思维或者什么样的诱惑,让这群见惯了大场面的官员为之堕落!

    “说起来我也是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18岁下乡插队,先后当过团高官、乡长、副县长这些。我进来之后长期扪心自问,为什么艰苦过了,创业关过了,**这一关却没有过?”

    姜杰苦笑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我觉得最根本的还是随着职务的升迁,荣誉的取得,让我忘掉了初心,丢掉了本色吧。年轻人,我给你一句忠告:朋友不在乎有多少,一定要是真正的朋友才行!”

    跑前跑后,鞍前马后的那群人看中的都是他手中的权力,而不是姜杰本人。

    为了这群所谓的朋友,他把原则都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