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51:姜芃姬的布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丰仪道,“儿子以为,主公怕是早就有这份心思了。”

    丰真瞥了一眼自家熊儿子。

    是的,这小子再也不是他引以为傲的好笋了,而是熊儿子·丰仪!

    丰仪低声问道,“儿子敢问父亲,您以为大夏乃至东庆,如何灭国的?”

    丰真的眉头不由得紧蹙,熊儿子这个问题颇有深意。

    “若要让盛世王朝长久续存,自然不能在同一个问题上再跌一跤。”

    丰真用一种格外陌生的眼神盯着自家儿子,沉默了许久,让万秀儿这个旁观者都坐不住了。

    良久之后,丰真叹着对儿子道。

    “有什么想法,说吧。”

    丰真的猜测没错,丰仪的密信的确到了姜芃姬手中。

    信中的内容只有她和卫慈见过。

    “歹竹出好笋,丰真这浪子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儿,能摊上这么一个儿子。”卫慈仔细将密信折叠起来,端来一盏油灯将其点燃,橘红的火苗猛地上窜,顷刻便将密信吞噬了个干净,“文证和怀瑜家的大娘子也是了不得,假以时日,朝堂之上必有一席之地……”

    姜芃姬笑道,“这也说明金鳞书院的教育是成功的,丰仪这几个孩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金鳞书院相对开放的教育模式下,这些学生的眼界比预想中还要长远一些,隐隐能触摸到姜芃姬这盘棋局的内涵。固然有本身天赋的缘故,但所受的教育也起到了很大作用。

    卫慈道,“主公的意思……是否真如丰仪几人所言……”

    姜芃姬道,“几个孩子……呵,他们还是年轻了,大胆猜测也只猜对了三成。”

    受限于时代,极少有士人敢将灭国的锅甩在赋役、士族、土地兼并之类的问题上。

    为什么?

    因为大多士人出身高贵,质疑这些问题的同时,也是在否定自我阶层,损害自身利益。

    丰仪几个孩子能跳出藩篱,这种觉悟是不可多得的。

    卫慈道,“主公打算如何回应?”

    姜芃姬笑道,“赐婚吧,让他们心里有个数就行。”

    她花了这么多年布局,现在还不是露出獠牙的好时机。

    因为她布的这个局,挑战的是根深蒂固数百年的利益阶层,关系到太多人的利益和命运。

    大夏与东庆等国,灭国的根由是什么?

    阶层利益分配不均匀。

    最少的人霸占着九成九的资源,社会岂能不乱?

    王朝更替不过是一次次资源洗牌。

    姜芃姬若想让未来的王朝更加长久的延续,让百姓享受更久的和平,她就要努力让资源分得平均一些。分得平均,意味着占有九成九资源的家伙要将自己兜里的东西掏出来。

    谁也不是圣人,士族作为受益者就跟不可能了。

    姜芃姬要想办法减缓土地兼并,本质上就是动了这个阶层的根本利益,更别说她还弄了金鳞书院、大力推广教育,本身也是挑战士族阶层对教育的垄断_(:3)∠)_

    说来也有趣,若追根究底,高贵的士族也曾是豪强地主出身。

    他们通过一次次政治投资和博弈,换取政治和经济方面的特权。

    几代经营,从地方政权入手,逐渐染指中央,站稳脚跟,博取更多的话语权。

    他们抱团取暖,迅速壮大,兼并无数土地,享受各种特权,逐渐割据成后世的名门大族。

    蛋糕有限,他们想要享受更多的利益,那就要将试图爬上来分他们蛋糕的家伙踹下去。

    于是,官场垄断和文化垄断应运而生。

    姜芃姬想要打断这种垄断,单纯靠暴力靠杀人靠碾压是没有用的。

    没有这一批士族,爬上来的寒门也会成为新晋权贵,生生不息,永无止境。

    别以为寒门饱受士族鄙夷之苦,他们就会代表广大庶民群体,为百姓争取利益了。

    寒门只会努力向上爬,跻身士族群体,心安理得蜕变成新的剥削阶层。

    所以,姜芃姬真正要对付的不仅仅是士族,还有寒门出身的新贵。

    金鳞书院和推广文化教育是为了打破文化垄断,日后推出的“科举取士”则是为了打破官场垄断。当然,直播间观众也说“科举取士”有利有弊,姜芃姬还需要再研究研究,尽量融合前世联邦的考试教学制度,将其改造成能适应这个时代的新制度……

    至少,要让底层百姓看到改变命运的希望。

    只要扩大官吏来源,自然会对士族的垄断产生冲击,这批新晋新贵会分薄士族阶层原有的蛋糕。但姜芃姬不仅要防备士族,同时也要防备这批新贵。因此,如何合理控制他们,缩小他们与普通百姓的距离,又是重中之重。

    随着这个问题浮出水面,赋役改革无可避免。

    原有的赋役制度,给士族阶层大开绿灯,让他们富的更富,让贫穷的百姓更穷,土地兼并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百姓手中的田地全部流入士族豪强手中,资源天平彻底倾斜。

    若是其他时代,还能加重富人阶层的税率,设定高额的遗产税,让富人与穷人之间的差距不要太大。但在这个时代,遗产税别指望了,针对剥削阶层的高额税率也很难实行。

    毕竟,制定律法的就是这批万恶的剥削阶层呀。

    若这么做,怕是身边的心腹也要反水一大半。她没这么鲁莽,所以她要换个思路,尽可能减轻百姓负担的同时,给他们创造收入,同时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实现打土豪的目的。

    现有的赋役制度肯定不可行,它就是土地兼并的帮凶之一。

    相较于士族庶族阶层,普通百姓就是弱者,他们很难保住手中的田产。

    姜芃姬就来了个一刀切,让田产全部归为国有,借此遏制土地兼并。

    与其说归为国有,倒不如说是归为“皇室”所有。

    这就需要坚硬的拳头。

    目前为止,姜芃姬这点做的还不错,打到哪里掠夺到哪里。

    在这基础上,将田赋有关的杂七杂八的税目合并到地税,减少官府收税的工作量,减少复杂的环节也就能减少偷税漏税的风险。百姓根据家庭人丁数目从官府租赁面积不等的土地,而地税以百姓每年的收成为标准,耕作越多,收成越多,缴纳的税越多,反之则越少。

    “若是这一决定传出去,士族庶族还不得集体炸锅——”

    姜芃姬想了想,提笔给丰真写了一封信。

    为了他儿子的性命,这货上了她的贼船就别想下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