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50:请家法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夫人,不好了,老爷突然说要准备家法——”

    老管家急匆匆过来找万秀儿搬救兵的时候,万秀儿正在护理养肤,险些没有反应过来。

    “准备家法?”

    闻言,万秀儿眉梢轻蹙。

    府上还有这东西?

    不对——重点应该是为什么请家法,罚的是谁!

    万秀儿急忙从席垫起身,顾不上涂脂抹粉,直接素颜朝天跟着管家去“救人”。

    “老爷怎么突然请家法了?何人犯错?犯了何错?”嘴上这么问,但聪慧如她,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测。丰真府上满打满算才三个正经主人,丰真不会请家法罚自己,那就只剩一个丰仪了……只是,丰仪这个孩子自来乖巧,如何会惹得丰真动怒,不惜去请什么家法?

    老管家也是伺候丰真多年的老人了,作为下人的他不会擅自插手丰真教育孩子,他如此匆忙过来找自己救场,可见这次事情不同寻常。万秀儿眉头紧拧,脚下行走带风,顾不上仪态。

    老管家苍白着脸道,“老奴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知道大郎君跟老爷说了什么,老爷突然暴怒,不仅要请家法,还扬言要亲自鞭死大郎君,省得他、省得他又闯下弥天大祸……”

    万秀儿惊了。

    “闯下弥天大祸?这罪名搁在谁身上都有可能,但容礼是他看着长大的儿子,容礼是什么脾性,他这个当父亲的能不知道?不问缘由、不分青红皂白就说这般狠话,丰子实是疯了?”

    万秀儿的话有理有据,引起了老管家的深刻共鸣。

    是啊,自家大郎君可是大家伙儿看着长大的好苗子,这些日子也是刻苦攻读、该上学上学、该用功用功,身上没有半点儿纨绔气息,他也洁身自好,从不与那些败家子儿鬼混。

    同龄人早就在女闾这种烟花场所七进七出,他们家大郎君身边却连个伺候女婢都没有。

    不嫖不赌不酗酒,上哪儿找这么省心的官二代啊。

    老管家心里也纳闷,下意识忽略自家夫人那句“丰子实是疯了”这样毫不客气的叱骂。

    在他心里,丰真也的确挺欠骂的。

    万秀儿带人过来的时候,大老远听到丰真满含怒意的叱骂。

    “孽子,你这是要气死你父亲是不是?瞧瞧你做了什么,这种祸及全家的事儿你也敢做?”丰真听到动静,还以为老管家已经请来家法,“东西拿来,看我不打断这个孽子的双腿。”

    万秀儿径直上前道,“什么打断双腿?我看谁敢动手!”

    站着的丰真和跪着耷拉脑袋的丰仪齐刷刷看向她,后者目光平静,前者余怒未消。

    “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丰真气得血液加速,浑身冒热汗,说话也有些冲,“你先回去!”

    “你打我儿子,什么叫‘没有我的事情’?”万秀儿挡在丰仪跟前,气势上丝毫不数丰真,一句话怼了回去,“你要动家法教训孩子,我不反对,但动辄打断腿、鞭死之类的话,未免也太过了些。他是你儿子,难道不是我儿子了?打他之前,你难道不该给我个交代?”

    丰真愕然睁圆了眼睛,暗下恼怒老管家多事儿,居然将万秀儿也扯进来了。

    只是,丰仪闯下的祸事儿不能宣扬出去,他只能将下人全部屏退了,指着丰仪道,“孽子,你自己说说自己做错了什么。让你娘评评理,请家法打断你双腿究竟是我过分还是你活该!”

    说完,丰真压抑着怒火,对着万秀儿道,“此事并非为夫狠毒,实在是这孽子给家里闯下了近乎灭门之祸啊。若是现在不好好给他点儿教训,让他长长教训,日后如何护得住他?”

    万秀儿这才惊觉自己好像误会什么了。

    她将目光转向丰仪,温声道,“容礼,你说说怎么回事。”

    丰仪乖巧而简略说了一遍自己给姜芃姬写密信的事儿。

    万秀儿问道,“只是一封密信?”

    丰仪硬着头皮道,“密信的内容,牵涉有些大……”

    丰真在一旁怒火冲冲地补刀,“岂止是牵涉有些大?你难道不知,一旦你做的这些事情传扬出去,会有多少人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赋税这么大的事情,谁给你勇气沾碰的?本以为你稳重成熟,没想到……还不如指望你当个纨绔,养废就养废,至少不会招惹这么大的祸!”

    万秀儿起初听得有些茫然,当她从丰真口中听到“赋税”二字,略有些明了。

    “事情牵涉多大?”

    丰真冷笑道,“但凡有些家底的士族和寒门,怕是做梦都想将这小子挫骨扬灰了。”

    万秀儿心中一冷,低声问道,“密信还能追回来么?”

    丰真神色疲倦地轻叹一声,眉宇间的轻浮早就收敛干净,只剩浓浓的愁苦,他生气的同时何尝不担心自家这个熊孩子,奈何无力回天,“追不回来,太迟了,怕密信都到主公手中了。”

    丰真生气儿子闯祸,但更加担心丰仪会被自家主公抓了祭天。

    哪怕主公没有将这熊孩子祭天,那些被主公动了蛋糕的“受害者”也会暗中报复。

    丰仪道,“父亲——”

    丰真怒道,“别喊,我没你这孽子!现在记得我是你老子了?”

    闯祸的时候怎么不多想想?

    这么糟心的儿子趁早打死算了,他跟老婆努努力,说不定还能重新创个小号。

    丰仪原先还有些忐忑,见丰真这个态度,反而镇定下来了。

    “父亲,儿子以为事情兴许没有父亲想象中那么严峻——”

    丰真冷笑道,“我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还多,你想在你父亲我面前搬弄才智,还嫩着了。”

    丰仪道,“儿子只是觉得,主公与以往圣贤明君皆不同……”

    “你现在拍她马屁,她也听不见,更不会放过你一马。主公的确是与众不同,但她也是……”

    说到这里,丰真头疼得抬手揉着额头。

    感性念旧的诸侯可是走不长远的,自家这位主公更是一天十二时辰保持令人惧怕的理智。

    若是祭天丰仪能达到最大利益,她可不会手下留情。

    当然,丰仪这点儿分量拿来祭天还不够,只看谁那么倒霉被她抓来充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