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48:强迫症晚期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丰真怎么也想不到自家乖巧听话的大宝贝儿子,关键时刻却冷不丁给他挖了这么个大坑。

    此时的他还在路上。

    从南盛宁州到东庆丸州,两地相隔甚远,丰真一行人赶了一个多月的路,一身骨头都要颠簸碎了了。除了舟车劳顿,南北两地的气候温度也让丰真不太适应。南盛的冷是带着湿气的阴冷,冻得骨头都打想打哆嗦,东庆冬日的冷却是铺天盖地的风雪,出个门都要全副武装。

    他们抵达丸州的时候,距离除夕不足一月,百姓大多窝在家里过冬,路上极少能看到人影。

    外头天寒地冻,车厢内却是暖意融融。

    车厢内,丰真和钱素两个文士都全副武装,戴着锦帽、披着貂裘,怀中揣着暖烘烘的手炉。

    钱素是生长在温暖水乡的南方人,何时见过北方这么大的雪?

    起初还有些兴奋,看得久了,那股子新鲜退去,心底只剩对百姓的担忧。

    “积雪厚重,不知百姓这个冬日该怎么过……”

    虽说瑞雪兆丰年,但雪太大了,那就是雪灾,百姓房屋质量又不好,每逢冬日不知有多少百姓的房屋被积雪压垮。没了遮风挡雨避寒的房子,这么冷的冬天该怎么过呀——

    钱素眉头染着愁色,反观丰真这货一路都是好心情,甚至有雅兴温酒小酌,喝得两颊飘红。

    最后,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才解释了两句,宽慰了钱素。

    “你没发现我们一路行来,路边就没瞧见一具百姓尸体?”

    莫说冻死在外头的尸体,他们连大活人都没瞧见几个,官道上的积雪倒是收拾得干干净净。

    丰真吹捧了一下自家主公,笑道,“主公治下宽和,待百姓极好,岂会让他们连冬日都过不好?今年这场大雪不算太大,百姓应对早已有了章程。哪怕百姓居住的屋子被积雪压垮了,官府也会将他们安置在避难之处,等房子修缮好了再回去的,不会让他们有三长两短。”

    外人说得天花乱坠也比不上亲眼所见,丰真笑着道,“进了城你便知道了。”

    其实,不用进城,钱素也知道自己担心有些多余。

    进入丸州之后,钱素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官道附近总有村落,这些村落的房子还都整整齐齐,好似一个娘胎出来的多胞胎兄弟。要知道百姓的村落,房子盖得五花八门,不仅模样不好看,质量不牢固,位置也是乱七八糟。这些村子却不太一样,整整齐齐,看着就舒服。

    不仅如此,他还时不时瞧见有百姓爬上屋顶清扫积雪。

    隔得距离有些远,他瞧不清百姓的模样,但却看得见对方穿着很厚实,足以御寒。

    丰真给他解惑,“官道附近的村落都是官府统一招募流民新建的,这些百姓大多都是流民,还有一部分是深山村落的百姓,经由官府做主,从山上迁徙下来。建在官道附近,其实也是为了他们运粮方便,借由官道的四通八达,百姓可以将家中积累下来的农物运往各地贩卖。”

    此处距离深山不远,还有开辟出来的农田,百姓可以在此修生养息,自给自足。

    当然,官道的养护也由这些村落轮流负,例如冬日积雪,各自负责清扫某一段路。

    一个冬季下来,官府会下拨一定的钱粮或者各种植株春种给这些村子的百姓。

    钱素道,“故土难离,他们会愿意离开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

    “起初还真有一部分百姓不愿意,甚至怀疑里头有什么阴谋。”丰真笑着道,“东庆也经历数年战乱,百姓深受其苦。官府给他们搬了地方,换了房子,送了良田、春种、农具、耕牛,谁又会真正死守着老地方不肯挪窝呢?树挪死,人挪活,只要一个村子的某些人变得富足了,其他人再固执也会心动。主公心怀大善,这些百姓也不是不知好歹……”

    除了少数几个心腹,无人知道姜芃姬在下怎样一盘大棋。

    钱素听后,赞同丰真的说辞,姜芃姬的确是个仁善的明主。耗费这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只为了让百姓过上好日子,住上好房子,实在是难得。不少诸侯只晓得发展自身,从百姓身上榨取更多的资本去逐鹿天下,难得有这么一个诸侯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却造福黎民百姓。

    越是了解,钱素越是替曾经的自己感到羞惭。

    偏见真是要不得!

    丰真听了钱素的话,但笑不语。

    姜芃姬造福百姓是真,不过这个建设计划也不仅仅是为了百姓。

    因为乱世,不少百姓出生无法登记户籍,属于黑户,没有户口自然无法进行人口稽查。

    没有精确的人口统计,日后的税法如何执行?

    将百姓迁徙到固定的村子,统计人口,安排户籍,不仅是为了造福百姓,同时也是为了对百姓进行统一管理,保证社会治安。这些屋子也不是送的,照旧还是低价租赁给百姓,鼓励百姓生产创造价值,再向官府买下屋子的永久居住权……这些都是隐形存在的人口红利。

    在丸州,这样的村落比比皆是。

    这些村落全是围绕耕地和官府修筑的道路建设的,少则一村四五十户人,多则一村百户人。

    当然,这些建设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基本是修好一个村子搬一批人。

    起初百姓还不大愿意,后来都伸长脖子,盼星星盼月亮,希望能轮到自家。

    车轱辘继续往前滚,没多久便看到高大巍峨的象阳。

    说是县已经不大附和了,这里的常住人口甚至比最大的州府还要多,城池不停向外扩建。

    当然,这些扩建都是有章程的。

    入了城,看到城内整整齐齐的房子,钱素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如果他知道世上有个词叫“强迫症”,大概能明白心底的感受。

    不论是村落建设还是城池建设,主事人的强迫症是不是到了无可救药的晚期?

    屋子要整齐划一,屋檐的装饰都要一模一样,建筑规格不能有一处不同,甚至连地上铺着的青砖都要按照一定的规律……因为姜芃姬当年在湟水会盟安利青砖制作方法,不少诸侯回去也开始折腾,但他们弄得四不像,青砖铺得不是很美观整齐,但象阳这里却不一样啊!!!

    待在这样整齐的地方住久了,估计连性格都会在潜移默化中被改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