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054:挑选家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家丁?

    牙婆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下意识将视线转向老管家。

    这个细节落到姜芃姬眼中,她眉梢微蹙,手中的檀香扇早已合起,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手心,冷这声音问道,“有问题?嗯?”

    不过眨眼功夫,冷冽的眼神带了几分不善,仿佛巨石一般压在人心头,有种说不出的憋闷。

    虽然这件牙行有官方许可,属于正规营业,但说白了依旧是赚着人口贩卖的脏钱。

    在这一行业,说起见风使舵和见人说人话的本事,谁能比得过他们?

    眼前这位牙婆更是行业翘楚,不然也无法将生意经营到如今这个程度。

    然而现在却有些邪门儿了,牙婆险些被姜芃姬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不得不努力低下肥壮的身躯,额头的汗水像是滑腻腻的油一般冒出来,鬓间的绢花儿因为她的动作而不停颤抖。

    【农夫山泉有点悬】:excuse嘎?原来主播今天是要直播挑选家丁啊?

    【睡遍三国男神】:哈哈哈,睡遍文臣武将有望,主播打算弄私人部曲?

    【一米阳光】:不过好奇怪啊,为何主播说要买家丁,那个牙婆是那种反应?

    这个问题不仅是那些观众想要知道,姜芃姬本人也有些懵逼,不过看到老管家的表情,她倏地明白前因后果,唇角一勾,补了句,“对了,柳府发卖出去的壮丁就不用送到我面前了。”

    之前柳府犯事儿被发卖的家丁多半被弄到这家牙行了,至于牙婆为何惊诧?

    其实想想也能理解,但凡有些底子的高门大户,家里头用的护院家丁都是家生子,保证对主人家忠心耿耿,像是这样中途跑出去采买的家丁,来历干不干净不说,忠心度也是个问题。

    柳氏算不上鼎盛,但也传承数百年了,姜芃姬亲自出来采买家丁,牙婆自然会惊讶。

    这时候,老管家老神在在地开口,打消了牙婆的疑虑,下去挑选安排合适的人过来。

    作为行业小标兵,牙婆的办事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不过片刻功夫已经凑好了人。

    牙婆讨好地说道,“回郎君的话,奴都将他们带过来了,现在都在院子里等着。”

    声音谄媚得几乎能甜出糖尿病,若不是她的身体还在不自觉颤抖,估计会自然一些。

    真是邪了门儿了,本以为是一桩大买卖,眼巴巴凑过去,哪里晓得一碰上那个少年的眼睛,竟然有种全身衣服都被扒光,连心脏是啥颜色都被对方瞧了去的感觉,整个人冷飕飕的。

    姜芃姬看着牙婆不自然的姿态,颜色略淡的唇勾了勾,染上一抹极淡的笑。

    她起身说,“那就去看看,要是不合心意,还要劳烦你再换一批人。”

    “这是自然,整个河间郡,哪家牙行能比奴这里的更好。”牙婆都要拍着胸脯保证了。

    等待挑选的人都在院子,牙婆殷勤地领路,暗示道,“郎君还有其他要相看的么?”

    牙婆么,人家的任务是啥?

    府宅官员或者富豪人家想要买宠妾、歌童、舞女、厨娘、针线上人或者粗使奴婢都会找牙婆,这才是真正赚的部分,像是那些家丁书童之类的,价格虽然高,但卖出去的单子少。

    管家人老了,但是耳朵很尖,差点儿要吹胡子瞪眼睛。

    姜芃姬也不是啥正经人,眉头一挑,带着些许风流邪气,“你这地方能有什么好看的?”

    牙婆一看有戏,顿时来了精神,大力推荐道,“郎君可别看奴这里的店面小,但质量上乘。连那琅琅巷的几位头牌,都是奴家这里出去的,一等一的美人儿。”

    琅琅巷,名字听着古怪,其实就是红灯区,不可言说的地方。

    “哦?果真如此?”无视老管家尴尬的咳嗽,姜芃姬笑意盈盈,表现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琅琅巷那几位我倒是听人说起过,听说她们不仅天香国色,还才艺双绝。原本还纳罕哪位大家这么有本事,将人调、教得那么好,没想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管家:“……”

    【一米阳光】:真没想到你是这样重口味的主播,连牙婆都调戏#笑哭

    姜芃姬夸人的时候,总喜欢直视对方,眼底像是盛了一汪清澈见底的潭水,清可见底,满满的真诚,让人不由自主就会相信她说的话。哪怕是见惯世面的牙婆,这会儿脸也有些臊。

    管家硬着头皮,低声道,“二郎君,这……”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如果能带回如花似玉的美人,天天看着心情不也愉悦?”

    老管家:“……”

    总有种不翔的预感……他家二郎君,总不会为了看美人儿,哪天跑去琅琅巷吧?

    说话间,三人已经到了院内,空地上站着几排人,依次按照高个儿到低个儿排列。

    虽然身上穿的都是粗布麻衣,偶尔还有几个补丁,不过这些人的精神面貌都算好,皮肤看着也没多少泥垢,不管相貌如何,给人的第一印象就不错。

    这间牙行生意兴隆,在河间郡经营多年,比其他牙行都要好一些,自然也是有道理的。

    “你这里有这些人的来历记录么?”姜芃姬走到众人面前,视线从每一个人的身上扫过,脑海中出现浩繁信息,不过片刻就被消化干净,心中已经有了取舍。

    做牙行这种买卖的,“货品”信息自然准备充足。

    上面的记录也不复杂,但堆积在一起十分没有秩序,不像是柳府的账册那般一目了然。

    她也不挑剔,几乎是刷刷几下就翻过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拿它扇风。

    牙婆心中略有些不乐,觉得姜芃姬这样的态度,怎么能挑选好下人?

    硬着头皮,她指着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那可是这群人中间最有气力的,还有些身手。

    “郎君,您看这位如何,勤奋老实,手脚干净,要不是他们那边荒了两年,赶上老父老母去世,家中没了下葬的钱财,也不会自卖到这里……”牙婆虽然黑心,但不敢坑姜芃姬。

    如果是一般情况下,那名壮汉的确是好选择,不过姜芃姬不喜欢。

    “呵,不用,这人剔除了。”姜芃姬眼皮都不抬地说道,“他父母就是被他的懒惰拖死的。”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