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063:汍水雅集(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年少精贵?

    【兰摧玉不折】:噫,风少年,年少精贵,多撸伤身,主播才是老司机!

    【霸道总裁】:(*/ω╲*)年少精贵啥的,纯洁的我啥都不明白。

    【偷渡非酋】:(*/ω╲*)噫,羞得整个人都变黄了。

    风瑾面上露出一坨红晕,压低声音道,“兰亭莫要污蔑人,瑾何时做过那等事情?”

    姜芃姬更加鄙视了,“去了还不做那等事情,怀瑜可需要找寻名医瞧瞧?”

    风瑾:“……”

    这就是传说中的黄泥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谁说进了青楼就一定要找妹子?

    就不能安安静静听一听曲子,看看美人妙舞?

    貌似每次见着姜芃姬都没什么好事情,风瑾有些郁闷地吃了一口茶,顺了顺火气。

    这时候,他注意到坐在姜芃姬身后一侧,低眉顺目的徐轲,问道,“这位是?”

    姜芃姬说,“我的新书童,人虽傲,但还算有两分本事,兴许以后能得大用。”

    风瑾怪哉道,“竟然能从兰亭口中听到这般高的评价,想来此子非凡。”

    他是见识过姜芃姬这张嘴的,也不知道她的眼睛怎么长的,似乎什么人到了她面前都无所遁形,徐轲能得到她的重视,这本身就说明他不弱,这让年少气盛的少年升起一些争强心思。

    一时间,风瑾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柳兰亭是个妹子啊!

    姜芃姬斜眼瞧了一眼,吃着茶说道,“再不凡,那也是我的账房。”

    讲真,这个时代的茶和她想象中的茶有很大不同,里头还要加很多香料,那些滋味简直难以描述,然而奇怪的是,她喝多了,反而慢慢适应那种滋味,太可怕。

    “兰亭不玩词令?”风瑾笑着对几名郎君颔首,低声和她咬耳朵。

    姜芃姬挑眉,“一己之短攻敌之长,一向不是我的风格。”

    风瑾想了想她的擅长,默默扶额,身边这个家伙就不该来雅集这种地方好么?

    “雅集也有骑马和投壶射箭之类的活动,你可以大展拳脚。”风瑾安抚道。

    别说整个河间郡,甚至连身处上阳的他也听说过河间才子柳佘的名声,作为他“儿子”的柳兰亭却是个“文盲”,不通辞赋的人,这简直出乎预料。

    不过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父亲风采斐然,又不意味着孩子也得是文坛巨匠。

    “哦?”姜芃姬扫了一眼那些像是开屏孔雀一般的郎君,不屑笑道,“我听说每到春季时节,雄性动物总喜欢向雌性展示自己魁梧的身姿和卓绝能力……以他们的能力,坐着弹弹琴唱唱曲儿还行,念叨一些酸牙的辞赋也尚可,至于骑马射箭投壶之类的,未免太勉强了。”

    风瑾:“……”

    不该谈这个话题的,再谈下去,他真怕自己没命活着离开雅集。

    会被人打死好么?

    风瑾聪明地选择转移话题,免得姜芃姬说出更加刺激人的话。

    “今天这雅集,兰亭怎么会来?”

    不同于平时文学交流的雅集诗会,今天这个雅集相亲性质更多一些。

    姜芃姬冲着那面山水屏风挑眉道,语气始终带着暖意,“静儿也来了。”

    若是旁人,听了这话估计会以为姜芃姬思念未婚妻,趁着雅集的机会过来,一解思慕之苦。

    然而风瑾并非常人,他和姜芃姬相识不久,但寥寥几次相处却有种故友般的熟稔。

    风瑾蹙眉道,仅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问道,“魏府难道想要悔婚不成?”

    “怀瑜莫不成忘了?”姜芃姬挑眉,眼中带着戏谑之色,“这桩婚事本来就不长久,静儿到了议亲年纪,等笄礼之后也该成婚了。如今河间郡适龄郎君不多,不该早早打算?”

    远古时代的婚事都早早定下来,等到了年纪再开始找,未必能找到适合自己心意的。

    风瑾问出这话,表情变了变,似乎也被自己绕进去了,“你就……半点儿不快都没有?”

    回答风瑾的是姜芃姬一记充满嗔意的白眼。

    风瑾:“……”

    哦,明明面前这位是妹子,他却总是不由自主将对方当成了哥们儿。

    “既然早已知道这次雅集的目的,兰亭更加不该来才对。”

    哪怕她只是明面上的假郎君,魏府这种行为也是给她戴绿帽好么?

    姜芃姬说,“我蒙着被子继续睡懒觉,就能当外头的太阳不存在了?而且我是真心喜欢静儿,那么好的女孩本就该有好归宿,过来瞧瞧魏府瞧上的郎君是个什么货色,给静儿把把关。”

    不管魏府如何,魏静娴的确是无辜的,在没有冲突的情形下,对美女的喜欢凌驾一切。

    “那你看出什么了?”

    风瑾不喜欢背后嚼人舌根,但他现在是当着人家的面说的。

    姜芃姬可不是风瑾,没啥顾虑,借着吃茶的功夫,视线投向一人,“真正的草包,他身上的香粉来源不同丫鬟,估计有三人,其中有个通房有了身孕,约莫五个月左右……”

    风瑾一开始还能认真听着,然而挺久了,渐渐有种三观都碎了的感觉。

    “这个更绝,觊觎他兄长新过门的嫡妻,估计昨夜没少做风流梦……”

    “……那个嗜好男风,对女性感觉冷淡,若是嫁了他,估计就是个守活寡的命……”

    姜芃姬低声和风瑾交流八卦,“至于这个粉色衣裳,簪着花的,他嗜好***而且有虐待的倾向……啧啧,好一副美貌人皮,可惜内里污秽不堪,谁嫁谁倒霉……”

    “至于那位青色衣袍的,人倒还算忠厚,偶尔有些小糊涂,平时过于木讷小心,只能算是中庸,家中寡母强势,恐怕新妇嫁过去要被磋磨,也不是什么好人选……”

    正说着,外头又走进来一名身穿青石色衣袍的少年,风姿湛然不亚于身边的风瑾。

    风瑾倏地笑了,“那兰亭瞧瞧那个,又是何等模样?”

    “第一眼么,长得还行,可惜不是什么良人。”

    姜芃姬吃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总是压低声音说话,嗓子很容易哑,“这人年幼丧母,家境虽然还行,但他不受重视,并且受到身边的人磋磨,使得他心性偏向偏激狭隘,不过这人喜欢隐忍,是条会蛰伏的毒蛇……目前又没了约束,真实脾性肯定让人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