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066:厉害了,Word主播!(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巫马君两面都不想得罪,所以选择了中立,而风瑾心中已经燃起怒火。

    只见那名郎君从食案上取来一枚奇异果,体积比成人拳头大一些。

    徐轲眼睛睁得圆大,捧着那枚奇异果,似乎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风瑾难得卸下温润的表象,冷冷道,“这里有女眷,若一箭射偏,岂不是惊扰贵人?”

    对方咄咄逼人,“礼、乐、射、御、数、书,此乃君子六艺,更是君子安身立命之本,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要义。在座诸君自小学习,怎会连小小箭矢都无法掌控?”

    说完,他旋即又笑了,年纪不大,但嘴角却噙着阴毒的笑。

    想起姜芃姬之前对这位粉裳郎君的判断,风瑾不得不再度佩服她识人的能力。

    暗暗深吸一口气,面上依旧维持缓和的神情,“郎君莫不是忘了,这可是兰亭的书童,柳府的下人,你又如何能僭越擅自处置她的人?此非君子所为,还请三思。”

    柳兰亭能宰了一窝匪寨的匪徒,哪里是什么善茬?

    与其说风瑾是在保徐轲,还不如说他是在预防有可能发生的“闹剧”。

    而且他也实在是想不通,为何有人喜欢在这个关节找柳兰亭的麻烦?

    不知道柳兰亭她父亲是今年的总考评官,一句话就能决定很多年轻士子一生的前途?

    对方冷哼了一声,“呵,若是这名贱奴出了事,大不了赔他柳兰亭十个八个就是了。没眼色的,把弓矢取来……想来柳兰亭出身书香世家,家教严谨,不至于为贱奴和人讨理……”

    徐轲原本脸上隐隐有愠怒之色,如今更是气得连双手都在颤抖。

    这群不知民生,只知享乐的国之蛀虫,草菅人命,尸位素餐……年纪不大,心却挺狠。

    耳边传来那人略略得意的声音,“以五十步为限,让他去站好,记得别哆嗦,免得射偏了。”

    护卫雅集的家丁不少,外头又围着一层白布,既能挡风又能遮住旁人窥探的视线。

    魏静娴听到隔壁的喧闹,有些疑惑地招了丫鬟女婢过去询问,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万秀儿坐在一旁,凝眉道,“今日好好的雅集,不谈诗论作,怎么弄出这码事情?”

    不明真相的贵女低低笑道,“听说那位郑郎君对静娴有意已久,估计是吃味了。”

    若是换成平常被这么打趣,魏静娴早就丢给对方一个嗔怒的眼神,现在不知怎么的,有些走神了,让万秀儿轻轻推了好几下才回过神来,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万秀儿直白地表示自己的不满,“纵然是吃味,也不该如此折辱人。”

    诗词比不过人家书童也就罢了,竟然还恼羞成怒拿人开刀,这种吃相未免太过难看了。

    想了想,她招来身边的侍女,低声嘱咐对方两句,让柳兰亭自己过来收拾烂摊子。

    魏静娴对万秀儿投以感激的目光,这令后者心中倍感纳罕。

    今天这雅集处处透着怪异,万秀儿不由得蹙起淡眉。

    另一处,姜芃姬依旧牵着缰绳在遛马。

    一群观众莫名其妙开始喊她大师兄,喊上官婉为萝莉版师父,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戳到这些人的萌点,感觉跟一群疯子在那里自嗨一样……时代的代沟,果然无法逾越。

    “咦?”

    “又怎么了?”

    姜芃姬抬起眼皮,这位小祖宗还想继续遛马?

    她脚下的木屐都要被石子儿磨坏了好么?

    上官婉狐疑不定,“兰亭哥哥,那边好像有人在向这里跑来,对着我招手呢。”

    “招手?”姜芃姬蹙眉,心中闪过不快,她对着上官婉说道,“我瞧瞧。”

    轻身提气,轻松跃上马背,吓得上官婉险些惊呼出声。

    “抓好绳子。”说完,一直安静漫步走的白马突然扬起蹄子,跑得飞快,“有什么事情?”

    姜芃姬控制缰绳,马儿精确地在那名陌生侍女面前停了步子。

    侍女蹲身行礼,然后才道,“奴家娘子令奴过来通知郎君一声,快些回去。”

    “没头没脑一句话,谁知道发生了什么……”

    姜芃姬低声嘀咕,正在这时,被她揽着的上官婉左右张望,然后咦了一声,指着雅集那边空出的一片场地说道,“兰亭哥哥看那边,怎么箭靶……像个人?”

    箭靶?像个人?

    姜芃姬蹙着眉头,顺着上官婉所指的方向看去。

    因为背对着,上官婉没瞧见对方瞬间沉下来的脸色,等了半天也没听对方回应。

    “兰亭哥哥?”

    良久,身后传来一声略带邪气的压抑声音,“婉儿想不想玩射箭?”

    姜芃姬勾了勾唇,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欺负人欺负上家门了是吧?

    不等上官婉答应,姜芃姬从马儿背上挂着的马饰上取下弓箭。

    “抓紧缰绳!”

    正说着,她双腿加紧马肚,原本温顺的白马突然打了个激灵,马蹄扬起,朝着雅集亭畔奔驰而去。姜芃姬镇定自若地从箭筒抽出一支箭,弓身瞬间满月。

    要知道这把弓可是整整一石的强弓,如今这个时代一石约等于50公斤,能轻松拉开一石的弓箭,一些成年男子也许能做到,但放到十二岁的少年(少女)身上就有些惊悚了。

    这一边徐轲忍者内心升腾的怒火,将那枚奇异果顶在头上。

    正对面五十步之外,那个穿着粉色衣袍的郎君始终带着笑,从侍从手里接过自己的弓箭,掂量一下重量,心中略有满意,这是平时练习的弓,拉至满月需要半石的力气。

    一旁的风瑾见他真的拉开了弓,而且瞄准的部位明显是徐轲的心脏,心头怒火升腾,上前一把拉住对方举弓的手,而与此同时,一支长箭破空而来,带来的风刃划得他脸颊微疼。

    电光火石,在所有人都懵逼的瞬间,那位郎君梳理整齐的发巾被箭矢带飞,一头乌发散落。

    噔——

    大半截箭矢狠狠没入一棵梨树的树干,露在外头的箭尾颤抖许久才停了下来。

    “我的人,谁给你的权利动手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