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068:厉害了,Word主播!(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魏静娴此时此刻没有半分心思,不过万秀儿跟她讲话,出于礼貌也要回应两句。

    “她之前都能用那么松动的弓矢射来猎物,百步开外的果子自然也不在话下,想来郑郎君要吃些暗亏了。”魏静娴附和着说了句,“若是输了,她自然讨不了好,可若是赢得漂亮,谁又会关心事情始末?只会记得她柳兰亭箭法了得,拉得开重弓,射得了百步之外的果子。”

    她讲的,实际上也是姜芃姬的打算。

    你敢折辱我,我便踩着你找回丢失的面子。

    秉承一贯的帅气风格,最后一箭可是干净利落。

    嗖得一声,眨眼的片刻功夫,第三枚奇异果已经被射落,不偏不倚正中央。

    四周寂静骇然,甚至连风瑾的眼底都闪烁着些许惊诧之色。

    “你这弓……”风瑾接过姜芃姬手中的弓,一入手便知此弓不凡,试着拉开,重量更是超出了预料,然后扭头看向身边这位小伙伴,“少说也有一石了吧?”

    “嗯,是一石,不过还有些轻,又是许久不用的新弓,拉直满月的时候,总觉得弓身有些不爽。”

    姜芃姬觉得,此时风瑾的内心应该是这样的——

    风瑾OS:憋缩话,我想静静。

    一石?

    哪怕许多成年男子都无法拉至满月吧?

    更别说像姜芃姬刚才那么轻松惬意了,从头到尾就没见他额头冒出半滴汗水好么?

    而直播间的诸位观众则一脸懵逼,一石的弓……很牛掰么?

    【挚爱铁观音】:虽然听不懂,但依旧要摆出听得懂并且觉得主播很牛掰的样子_(:з)∠)_

    【美少女战士阿渊】:哪位历史好的能科普一下,一石到底是什么单位?

    【睡遍三国男神】:#高冷一笑,根据历史时期不同,一旦约等于30到60公斤,主播这个世界不清楚,不过看风少年的表情,我觉得应该是超出“正常12岁青少年”该有的范畴。

    观众们谈论这一石到底等于多少公斤,而姜芃姬早就养成无视直播屏幕的习惯。

    她可没有忘记自己这次的目的,对着郑斌露出自然的笑,“现在,轮到你了!”

    现在,郑斌已经骑虎难下,要是不应下来,这份折辱远比他之前欺负徐轲还要多。

    他欺负柳兰亭的下人出气,人家直接扇了他的脸面出气,档次一听就不一样。

    忍者内心冒出的火气,不顾身边书童哀求的目光,厉声呵斥对方去五十步外顶果子。

    相较于徐轲的镇定,郑斌的书童就显得有些怯场了,两条大腿哆哆嗦嗦,脑袋上的奇异果更是摇摇欲坠,当看到郑斌举起弓,两腿一软直接瘫在地上,身前的衣裳慢慢印出一片湿痕。

    呦,竟然被吓得尿裤子了?

    姜芃姬眉梢一挑,十分流氓地吹了一声口哨,冲着脸色青黑的郑斌露出灿烂洁白的牙。

    “无趣,不玩了。”

    【中央取暖空调】:给主播配个心声——噫,装了个比就跑,感觉贼特么刺激!

    姜芃姬:“……”

    郑斌:“……”

    她说完,徐轲和踏雪纷纷双手肃立两侧,那匹大白马更是迈着矜傲的步子跟上主人步伐。

    郑斌良久才回过神,愤恨将手中的弓掷在地上,咬牙切齿道,“莽夫!”

    一旁默默围观的风瑾抬头望望天,看看地,就是不看郑斌……他能说柳兰亭是妹子么?

    巫马君看得瞠目结舌,良久才道,“怪哉,柳仲卿怎么养了如此放浪形骸的郎君?”

    这哪里是君子?

    分明是个浪子!

    “如今年少轻狂的狂士还少么,等她年纪大了,自然会浪子回头的。”

    风瑾一句话,轻飘飘给这件事情定了性。

    少年人意气之争而已,柳羲纵然放浪形骸,但往深了说,这也是一种时尚好么?

    现在东庆国都上阳城十分流行这样的“狂”,有些士族郎君服散之后还会脱去一身衣裳,旷天野地狂奔,相较之下……柳兰亭这样的行为,已经十分乖巧保守了。

    上官婉坐在大马上看得清清楚楚,她也不怎么喜欢那个郑斌,刚才那一幕真是大快人心。

    “真没看出来,兰亭哥哥也有这么记仇的一面。”

    上官婉爬不下去,干脆被白马带着跟上姜芃姬的步伐了。

    “记仇?婉儿这话可就不对了,你家兰亭哥哥光明磊落,一向不记仇的。”

    姜芃姬笑着说道,在旁人听来这话就是无耻至极,尽给自己脸上贴金,却没想到她又补充了一句,“因为我一向是当场就把仇报了,哪里需要留着事后,再费脑子去记?”

    说完,她帮助上官婉从马上下来,“帮我跟静儿说一声,今天在场的,没哪个合适她。”

    魏静娴出身不低,没有必要在婚事上委屈她自己,在符合门当户对的条件下,她完全有资格慢慢挑选,对于远古时代女性来讲婚嫁是一辈子的事情,自然要慎重再慎重。

    “婉儿知道了。”上官婉有些不情不愿地回到贵女那个圈子,“会私底下和静娴姐姐讲的。”

    这事情毕竟还没有真正捅出来,盖着一层遮羞布呢,上官婉年纪虽小,但心思玲珑剔透。

    解决完这事情,姜芃姬才有功夫去处理徐轲。

    她语气不是很好,脸色看不出喜怒,“回去再跟你好好讲。”

    另一边,巫马君对姜芃姬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好奇。

    他眼神灼灼地看着姜芃姬,“虽然轻狂,但也算得上年少有为,怀瑜不为我引见引见?”

    瞧见风瑾带人过来,姜芃姬意有所指地挑眉,“兄弟?”

    风瑾白皙的面容猛地染上一层红晕,见识过这人的不着调,他可不会天真以为这个兄弟是正经兄弟,“兰亭别闹,你难道忘了他了?之前流落匪窝,你不也见过?”

    匪窝?什么时候的事情?

    巫马君一脸茫然之色。

    姜芃姬唇角始终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哦?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印象。”

    巫马君眼皮跳了跳,不知道这两人说的什么。

    “是啊,当时四郎君风寒高热,昏迷得厉害,若非你收留,恐怕……”风瑾态度轻松自然,仿佛谈家常一般,“那时候就想引见你们两人认识,只是没想到事情繁忙,拖到了现在。”

    巫马君脸色一僵,这是一言不合就多了一个救命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