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0:郎君,你这样很危险啊(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说了大半天,系统不吱声。

    姜芃姬无趣地道,“算了,和你一个系统说这些做什么,你根本不懂那种刺激的乐趣。”

    系统:“……”

    它到底是犯了什么孽,才会摊上如此难缠又绅(变)士(态)的宿主?

    “宝宝觉得……宝宝就算升级到了2.0,有可能也跟不上宿主的节奏。”

    姜芃姬笑着道,“得,跟不上就跟不上,这样欺负起来才更加带劲么。”

    系统:“……你竟然无耻地说出心里话了……”

    不仅是系统被姜芃姬刷了下限,徐轲本人也表示……郎君果然还是郎君,非常人能懂。

    “为何一副吃惊失神的模样?”姜芃姬不满地说,“事情暂时便这么定了,你这几天该做什么做什么,别弄得战战兢兢的。至于那一伙偷盗的人,你按照我的意思继续去做便好。”

    徐轲一拱手,道了一声喏。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直到迂腐的人,若是换了那种真正的正人君子,对于她这种无耻又出格的举动,说不定会觉得看不惯,哪怕嘴上不说出来,但心里对她的印象也要大打折扣。

    可徐轲出身普通,曾经当过游侠,又经历亡母惨死,自己深陷大牢,险些没命的事情,他对这种行为的接受度远远高于正常人。更甚者,只要姜芃姬做的事情不损害到他本身利益,也不是她自己作死,自掘坟墓,他一般不会出言阻止,顶多想办法去将场子圆回来。

    退一万步说,他本人也不喜欢孟悢那种尸位素餐的毒瘤,死了就死了,死前若是能给自己效忠的郎君谋来最大化的利益,那也是死得其所,徐轲是脑抽了才会为孟悢考虑。

    姜芃姬看似在认真阅读竹简上的内容,实则一心二用,一个计划在心中迅速成型。

    “系统!”

    装聋作哑的系统听到她在内心喊自己,也顾不上闹小性子,立马狗腿状回复。

    “宿主有什么吩咐?”

    姜芃姬问系统,“我前不久刚开启过任务直播模式,这东西应该没什么限制吧?我的意思是,两次任务直播之间,有没有间隔多少时间这样的规定?若是没有限制,我想再开一次。”

    系统错愕,什么时候它家宿主这么勤奋了?

    依照对方无利不起早的性格,系统斟酌着说,“并没有限制,不过像是这种带着完成任务性质的直播模式,一般都比较累。主播通常都会休息一段时间,再开启下次任务直播。”

    姜芃姬说,“没有时间限制那就好。上一次是全互动直播模式,内容由观众投票选择。这次就换成半互动直播模式,直播主题我来定。你要升级的话,最好这两天就升完,我选择的这个任务直播模式,有可能要维持相当长一段时间,也能算是一个小单元了。”

    系统嗯了一声,回答说,“我决定等今天直播结束之后就升级,预计十二个小时,不会耽误宿主第二天的日常直播。关于半互动直播,宿主已经想好直播主题了么?”

    尽管觉得心里有些毛毛的,然而宿主愿意勤劳直播,作为系统的它自然只会觉得开心。

    毕竟,宿主和系统,两者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题目已经有了,你可以先挂上预告标题,告诉直播间的观众。”姜芃姬倏地笑得邪魅狂狷,“这次的直播主题,那就是——如何优雅而不浪费地整死孟悢。”

    系统:“……哈?宿主,你真的要绅(变)士(态)了么?”

    “把标题挂上去就行,其余的不用问那么多。我自己心里有分寸,不会弄砸直播的。”

    很快,直播间的观众发现屏幕上方多了一个滚动的标题。

    【下期直播预告——如何优雅而不浪费地整死孟悢,各位观众敬请期待!!!!!】

    噫!

    下一秒,满屏幕的弹幕统一换了个画风。

    【春冽】:能小心翼翼地问一下,下期直播是明天吗?是的话,我今天要蹲直播间!

    【朕的江山如画】:主播说的整死,那就是真的要人命,心疼孟悢一秒。

    【抠脚吃饭】:虽然杀人是不对的,然而看到主播这个预告,为何我那么兴奋期待?

    【糖炒栗子】:期待+1,不过我更想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直播,方便我追啊。

    虽然这个直播间的上限已经提升到一万人,然而对于直播观众这个群体来讲,还是僧多粥少,想要抢到直播间的位置,这可是需要过五关斩六将,要过硬的网速、手速以及运气。

    若是能提前一步知道直播开启的时间,他们也多了一分抢到位置的可能性。

    询问的人越来越多,姜芃姬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好机会?

    【主播V】:具体时间还未确定,你们可以先关注直播间,直播开启会第一时间通知各位。

    对哦,一经提醒,不少观众也想明白了,纷纷给直播间上了关注。

    一句话,姜芃姬这间直播间的关注订阅又多了好几千。

    系统:“……”

    虽然宿主很排斥直播这种行为,然而抓紧一切有利于自己机会的本事,倒是令人刮目相看。

    安排好徐轲的事情,姜芃姬又读了一会儿书,然后招来管家,仔细询问了孟悢主仆的举动。

    老管家似乎早有准备,仔仔细细将孟悢一整天的行程都报了一遍。

    开玩笑,他当了柳府多年的管家,又怎么会没点儿心眼和本事?

    孟悢的事情他也知道,不过作为仆人,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暗暗记在心里就行。

    到了柳府,甭管他孟悢是谁的崽子,是龙是虎都得趴着,更别说那还只是一条虫而已。

    “你让人盯紧了那个孟悢,有什么消息立刻告诉我。”姜芃姬说到这里,蓦地顿了一下,又补充一句,“另外,下人给他们浆洗衣裳,收拾房间的时候,让他们注意一下,那对主仆随身携带的物件中,有没有这种药材……除此之外,厨房重地,也别让他们靠近。”

    说着,她取出那枚从迎春楼带出来的香囊,饶是管家见多识广,也不可能知道生僻的药材。

    “这是?”管家看到那两枚明显是男性佩戴的香囊,不由得想歪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