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1:郎君,你这样很危险啊(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冷笑着道,“里面装着的晒干草药有迷人神志的功效,若是研磨之后制成香料,放入香炉焚烧或者掺入食物,甚至会使人热汗直冒、心跳加速、神志眯瞪、产生欢愉之感。当然,若是放入量极大,甚至会让人心脏骤然停止跳动,四肢抽搐,口吐白沫,一命呜呼。”

    直播间的观众听她的话,纷纷警惕起来,这些形容,怎么那么像是那些东西?

    【抠脚吃饭】:艹,这些所谓的香料,尼玛不会是罂粟吧?

    【朕的江山如画】:有点常识好么,这哪里像是罂粟?我是学中医的,也没见过这东西。主播现在所在的世界和我们的世界不一样,出现陌生植物也正常……

    【糖炒栗子】:主播,这东西还是早点毁掉好了,看着都感觉有些害怕。

    不仅直播间的观众害怕,老管家更是身子一颤,脸上布满错愕担心的神色。

    自家郎君手中怎么会有这种阴毒的东西?

    “郎君是想让奴将这些……”混入孟悢主仆的膳食?

    老管家后半句没有说出来,姜芃姬已经开口打断他的话。

    “这些东西是我从别的地方偶然得到的,不过它们和那个孟悢有关,我怕他们主仆身边也有这种东西。若是制成粉混入香料或者味重的食物,害了人就不好了。”

    她故意将话说重了,夸大负面效用,这香料的确有她所说的功效,却需要大量提纯浓缩。

    目前来讲,若是用量适宜,它的确是一种提神醒脑的香料辅材。

    不过她手中这两个香囊里头的药材都是经过初步提纯的,量不小,若是长期放置空气不流通的室内,的确会让人精神恍惚。那些畜生糟蹋了多少女子,这东西恐怕功不可没。

    姜芃姬还要留着孟悢这对主仆的小命几天,但不意味着就不限制他们的举动了。

    若是他们在生命最后几天还到处浪,又祸害了哪个良家女子,她姜芃姬不就成了帮凶?

    更别说,这对主仆还将主意打到继夫人身上,甚至还觊觎内院其他女眷。

    呵呵,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他们既然这样不爱惜小命,那她将其利用彻底,也不用生出什么负面情绪了。

    老管家一听,瞬间提起精神,一张老脸布满了酝怒之色,狠狠道,“那个畜生要是敢真的害人,奴一定亲自打断他的腿。这里是河间柳府,可不是他们沧州孟府!”

    姜芃姬暗暗好笑,说,“管家派人盯着点他们,免得这主仆作妖。反正不过几日,他们就该离开柳府了,绝对碍不到你的眼……说不定,以后也没这个机会了呢。”

    老管家郑重其事地领命,不过等他视线落到那两枚香囊上,又有些迟疑了。

    想了想,略显为难地开口劝阻。

    “郎君既然知道这是害人的东西,怎么能戴在身边。还恕老奴僭越,这东西应当早早焚毁。”

    姜芃姬摇头,转而将香囊放在手中翻转了两下,薄唇微启,“管家一番好心,我怎么不懂?不过,这东西留着还有它的用处。我知道它有害,哪里不会防范?不会让它害到自己的。”

    老管家感叹一声,看着长大的郎君越发有自己的主见了。

    “郎君既然已经有了打算,奴也不敢置喙,只希望郎君行事,一切以己身为重。”

    尽管老管家是柳府的仆人,然而他这辈子都在柳府效力,姜芃姬更是他看着长大的,说句僭越的话,他内心早已将郎君当成自个儿的孙辈,自然不希望看到她吃亏受伤。

    “嗯,我有分寸,管家不用担心。”

    姜芃姬点点头,她玩的是别人,愉悦的是自己,又怎么会犯蠢把自己也坑进去?

    原本也就这么多吩咐了,可临了突然想起什么,又开口对管家说道,“对了,徐轲那边,你让人去查一查他家里还有哪些亲戚,若是那些亲戚与徐轲关系不错,稍微照拂两分好了。”

    管家错愕,倒是没想到自家郎君对那个徐轲如此看重,不过想想自己老爷对徐轲的态度,老管家反而淡定了不少……只是心底不由得琢磨开来,难道那个徐轲未来大有前途?

    “喏。”

    姜芃姬嗯了一声,“管家办事我放心。”

    她突然多了这么一个举措,倒不是为了别的,只是突然想起柳佘说的话。

    如今这个时代十分看重以血缘为纽带的宗族关系,其次便是师生友人这种非血缘关系,人与人之间的交际关系以及结构,与她以前所熟悉的社会,有着极大的区别。

    例如继夫人和孟悢这件事情,在她看来,孟悢该死就是要死,再怎么顾虑继夫人的感受,难道就能因此抹去孟悢应有的罪恶?答案是不能,所以孟悢要死,纠结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可她的正常反应在这个世界的人看来,却显得太过冷漠冷血,甚至是绝情无义。

    当然,不能因为这样就武断认为她属于高智商,低情商的人,事实上她的情商也相当高。

    所以意识到这点之后,她要改变自己的行事,考虑事情的时候将这部分变数也考虑进去。

    徐轲么,就是那个试验的小白鼠了。

    管家办事雷厉风行,果断速度,比那些小年轻干脆利索多了。

    “郎君,这个便是他们藏匿的物件。”

    将一个精巧的,约莫大拇指盖大小的胭脂盒子往前一推,老管家简直要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了,要不是姜芃姬特地嘱咐,谁能想到那对主仆竟然将这种脏东西带进柳府?

    不过柳府也不是皇宫内院,进出也不会搜旁人身,更加不可能仔仔细细检查“客人”行囊。

    “作用还挺精巧。”姜芃姬接过来打开,只见盒子里的粉末被压食成了饼状,哪怕隔着一段距离,也能嗅到那种沁人浓郁的香气,若是嗅得久了,甚至会觉得全身燥热难受。

    老管家看到她还想伸出手指蹭粉,连忙出手阻止,后怕道,“郎君切勿大意,这东西……”

    姜芃姬了然笑了笑,“就这么点儿量,我不会受影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