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227:赔了儿子又折粮(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运粮队伍在茶肆稍作休整之后又上路了,河间郡就在前方不远处,只需要再坚持半天,他们就能从繁重的运送任务中脱身了……众多伙夫抱着这个念头,仿佛四肢又有用不完的力。

    终于,他们在日落之前抵达河间郡城门口。

    因为队伍冗长,扈从头领没办法像之前那样纵马闯入,只能耐着心,等队伍慢慢排到自己。

    此时,一个模样机灵的伙夫小跑上前询问。

    “军爷,咱们将这些粮食送到城内就能完工了?”

    扈从头领翻了个白眼,怒声怒气地道,“谁跟你这么说的?等着命令就是,不该管的别管!”

    伙夫问他,他问谁去?

    粮队那么大的规模,一路行来引起不少注视,孟浑应该早早知道他们来了才对。

    只是,到现在还是不知道那个乱贼到底想干什么,对方又会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用何等方式接手这批粮食。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安心等待对方派人,然后一手交人一手给粮。

    正想着,队伍已经快排到自己了,扈从头领瞧着高大巍峨的城门,不由得蹙了蹙眉头。

    因为城门守卫的工作是轮番倒的,而今天值班的守卫和之前的并不是同一批,所以他们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扈从头领就是制造城门血案的元凶。众人眼睛只看到粮队,不由得起了疑心。

    一个城门守卫上前询问,“你们是哪里来的?车上装着什么东西?”

    一双滴溜溜的鼠眼在伙夫和那些押送粮草的兵卒身上打转,内心想着如何榨出点儿油水。

    这种事情他们做得多了,暗地里占占便宜,让进出城门的百姓交点孝敬银,民不与官斗,哪怕城门守卫还算不上官,但大多数百姓还是会咬着牙被占便宜,花财消灾。

    只要不将事情闹大,上头基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城门守卫是个比较肥的差事。

    城门守卫说完,正要大摇大摆上前搜查车上的粮食,甚至将一个挡路的伙夫抬手推开。

    那个伙夫不敢吱声,只能眼巴巴瞧着扈从头领。

    “摸着还挺硬实……你们就没个主事的人,回答一声车上装了什么?”

    城门守卫抬手摁了摁粮袋,仅仅凭手感,他多少已经猜出里头装着什么东西。

    但他要挑事儿啊,让粮队的主事主动送上孝敬银子的,自然不能这么罢休,于是,他作势要将腰间的刀拔出来,捅破粮袋,“我觉得这车上的东西有问题,全部拆开来查一查!”

    不过,他的刀还只拔出来一半,一条黑色的鞭影从天而降,甩在他的手臂,抽出淋淋鲜血。

    “没眼色的狗东西。”

    扈从头领冷冷收起鞭子,瞧着那个守卫疼得在地上打滚儿。

    其他百姓发现这里的异动,纷纷露出惊恐的模样,生怕自己被扈从头领的鞭子波及到。

    “孟氏押送的粮食,也是你们这些低三下四的狗东西能碰的?”

    冷嗤一声,扈从头领轻轻喊了一声“驾”,马儿听话地迈开马蹄,作势要直接进城。

    此时,负责那一辆车的伙夫瞧见了什么,有些疑惑地压在粮袋下的东西扯出来。

    这东西……之前好像没有吧?

    一展开,只见粗布上画着一颗黑色的人头,将那个伙夫吓了一跳,啊的一声喊了一出来,惊动了队伍前方的扈从头领。他不耐烦地拧紧眉头,呵斥道,“鬼吼鬼叫什么!”

    伙夫不顾地上石子儿,连忙跪下,双手哆哆嗦嗦地捧着那张粗布。

    “军、军爷……并非小人故意惊扰军爷,而是这……这鬼东西……”

    伙夫手上捧着的东西吸引了扈从头领的注意力。

    驱马上前,弯腰将伙夫高高举起的粗布抢了过来,展开一看,瞬时黑了脸色。

    弄个伙夫看不出来,他怎么会瞧不出来?

    这粗布上画着的人头,分明是他们孟氏二郎君——孟悢!

    哪怕这炭块画得粗糙,却保留了人物最鲜明的特征,让人一眼就能瞧出画上的人是谁。

    扈从头领攥紧了拳头,厉声呵道,“快点说,这东西是打哪里来的?”

    那个被一鞭子抽废了手臂的城门守卫还在地上疼得打滚,伙夫不敢有所隐瞒,实话实说。

    “回军爷的话,这东西是小的从粮袋下面发现的,之前、之前……可没这东西……”

    伙夫一想到粗布上画着的人头,顿时冷汗直冒,内心惴惴不安。

    “粮袋?”扈从头领喃喃一声,跳下马,挥手拂开挡路的伙夫,径直走到粮车前,仔仔细细瞧了一遍,竟然也发现了一张质地一样的粗布,上面没有画人头,而是奇怪的纹路。

    瞬间,他心中生寒,高声喊道,“所有人都查一查粮车,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东西!”

    他正惴惴难安,此时值班的城门守卫队不依不饶了,纷纷上前,试图拔刀。

    “何来刁民,竟然敢当众伤人?”

    扈从头领冷冷一嗤,道,“我不仅敢伤人,我还敢杀人!再敢过来,杀了你们!”

    他话音刚落,负责押送粮食的兵卒纷纷拥上前,枪头纷纷对向城门守卫,双方呈现对峙之势。不过城门守卫只有二三十人,而押送粮食的兵卒却足足有两百余人!

    此时,每一辆粮车上面都发现一到三张不等的粗布,大小不一,一看就知道是胡乱撕扯的。

    大多粗布上面都是奇怪的纹路,有些粗布上则是一些粗糙丑陋的字。

    扈从头领冷着脸,将搜到的粗布慢慢拼接起来,竟然是一副图!

    这幅图旁写着一些小字,扈从头领仔细辨认,看完之后脸色已经彻底青紫。

    【送得可真慢,若想孟悢活命,速速将粮食送到此地,过时不候。孟氏叛臣孟浑留。】

    这、这可真是嚣张至极!

    扈从头领恨不得将这些粗布全部撕了,然而他不能这么做,孟浑留下的这些话已经十分清楚,他们很需要粮食,而且等得耐心耗尽,要是他们再拖延时间,孟悢郎君可就小命不保了。

    孟悢要是死了,他也活不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