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318:当时年少春衫薄(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琅琊不愧是人杰地灵之处,别的地方尚是春寒料峭,此间已经暖风袭袭,花卉含苞欲放。

    早春时分,风光正好,

    春风吹拂在人身上,激起些许慵懒的暖意。

    爱美成性的女郎早早换上轻薄的春装,鲜嫩的颜色衬得人比花娇,乌发云鬓高挽,缀一两朵怯怯绽放的花儿,哪怕没有涂脂抹粉,素面朝天,依旧遮挡不住那股勃勃欲出的青春气息。

    女郎爱俏,各位年轻的郎君也不遑多让,衣袂翩翩,风度斐然,衣袖间携卷着淡淡香风。

    叮当叮当——

    几个玲儿有节奏地撞击,随着马儿矫健的步伐,一下一下地响着,清脆的铃声伴随着马蹄声,好似一曲欢快的曲儿,旁人听了也能感觉出主人此时悠闲惬意的心情。

    一阵骚动从城门传来,人群中隐隐传来百姓的讨论和欢呼之音。

    “那头就是之前在张江村吃人的大虫?嗨,长得贼渗人。”

    “是啊,瞧着个头,少说也有六石了!难怪能吃了这么多人,为害一方,连府衙都管不了。”

    “俺媳妇儿就是张江村的,听说这头大虫吃了四个娃娃了,娃娃的爹娘进山除它,反而被吃得只剩一副骨头,那副惨样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看了都觉得两股战战,腿儿发软……”

    街道两旁围着不少看热闹的百姓,对着那头被四个大汉扛着的老虎低声交谈。

    此时,又有一头个头稍小的老虎被扛了进来,有见识的人立马认出这是一头母虎。

    “乖乖,本以为为害张江村的是一头大虫,没想到竟然是夫妻作案,一公一母!”

    “岂止啊,你瞧那头母大虫的肚子,瘪得不正常,跟母马刚生完崽儿似的……”

    人群议论纷纷,两旁茶肆的客人听到底下动静,也纷纷探出头来,被那两头死得不能再死的大虫吓了一跳,哪怕它们已经死了,但一身的威势依旧令人魂飞胆裂。

    从外表来看,两头老虎模样十分完整,两眼部位有干涸的乌黑鲜血。

    哪怕不是经验老道的猎手,众人也能知道两只老虎是怎么死的。

    肯定是被人用箭矢一箭射中眼睛,刺穿大脑,当时毙命。

    手法干净利落,也最大限度保证了两张虎皮的完整,不少百姓看得眼热。

    一个书生道,“如此威风凛凛的大虫,倒是少见。不知射杀之人是谁,堪称一句英勇无双。”

    “诶?你竟不知?”

    他的友人诧异,依靠在二楼茶肆的窗旁,朝外一看,似乎在找谁。

    “怎么的?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内情?”

    友人优雅轻笑,说道,“若这两头大虫当真是危害张江村的,打死它们的,定然只有那人。”

    “这话什么意思?”书生不解。

    “你有所不知,前日郡守不是举办了雅集,邀请各位士子畅谈天下大势?”

    书生依旧狐疑,道,“那日生了点儿小病,着凉了,未曾过去。不知雅集上发生了何事?”

    友人哑然一笑,状似潇洒般将扇面合上,轻叹道,“那日雅集之上,一名士子直言武夫祸国,认为南盛险些被南蛮四部灭国,除了南蛮四部强大之外,另一重原因便是南盛国主过于轻信武将,才使得朝纲不稳,内忧未解,被南蛮四部捡了便宜,兵临城下……”

    南盛虽然也是东庆的敌人,但好歹是一个爹生的兄弟,被外人打了,心里也不舒服。

    不管是南盛还是东庆,它们都不愿意承认南盛国土一割再割是自己弱小。

    曾经的大夏朝吞并九州,令四海升平,让万国来朝,九州大地无人敢呛声,那是何等威仪?

    五国都是从大夏朝分裂出来的,全都自诩正统,一个爹生的五个儿子。

    谁愿意承认它们败给异族是因为自己弱?

    肯定是因为自己疏忽了,内在有隐患,所以让外人捡了便宜。

    这个锅甩来甩去,最后甩到武将头上。

    不同于东庆重文抑武,南盛对待武人的态度还算可以。

    以东庆苛刻的标准来看,南盛那边的待遇甚至算得上优渥。

    可南盛国主作死,跟南蛮四部联姻之后,直接间接害死了不少真正的忠君爱国的武将,将兵权交给自家外戚和值得“信任”的宦官,而这些人却为了些许利益,和南蛮四部暗通曲款!

    南盛的军队在前头打仗,前脚做出什么部署,后脚就有南盛国主的“心腹”将这些消息卖给了南蛮四部的人,这种情形下要是还能赢,除非南蛮四部的人都是瞎子,打仗全靠感觉。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个锅被一致甩到武将身上,间接使得东庆打压武将的风气更厉害了。

    书生听了友人的转述,也觉得这话没毛病。

    可他仍旧想不明白,雅集上的矛盾和底下的大虫有什么关系?

    友人又说,“那位士子刚说完,便有人一杯子砸了他脑袋,额头都磕出血丝了。”

    书生倒吸一口冷气。

    郡守出面举办的雅集,是谁胆子那么大,竟然公然动手?

    “怎么敢动手?”

    友人为他解惑,说道,“那人不仅动手了,还混不吝地说了一句,险些把那位士子给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你猜那人说了什么?”

    书生顿时来了兴致,追问道,“说了什么?”

    友人想了想,学着那人的口吻转述,“就凭你这三两雏鸡肉,别说摔你一杯子,便是甩你两刮子,你倒是打回来给我瞧一个。嘴皮子利索,也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有着精力在这儿谈天论地,不如滚回家修生养息,养养精元,免得你家夫人又抱怨你下不了蛋。”

    书生听了,顿时觉得有些牙疼,“这话忒毒!”

    友人劫后余生一般,赞同地点点头。

    哪里是毒啊,那时的场面险些控制不住,那个士子都弃了仪态,撩袖子要跟人拼命了。

    结果不用说,那个士子没有占到半点儿便宜。

    “这还没完,那人打了人之后,还振振有词地说,‘文人遵从至圣先师教诲,学君子六艺,按照你们这些人的说法,骑射全是无用之功,为何要学?文人以文治国,武人以力护国。若无文人,朝纲不清,纲纪混乱;若无武人,边境难安,国家不保。谁能比谁更重要?矫情’。”